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Fate/Grand Order】一个苍银弓骑画画段子。

起因是看到了推上SeTsuNa太太的一张阿拉什和玛塔·哈丽的图,哇塞那色调,那人体,艺术盲找不到词来夸的!
然后我的脑袋就稍微联想了一下……想得很歪。

————

奥兹曼迪亚斯热爱美丽的事物。他身出豪门,人处上位,自幼见遍了人工的精妙奢华,自然的鬼斧神工。他用眼睛吸纳了千般的美妙,不论它们产自平凡还是苦难,也自然当将这一切挽留并重新创造出来。万事万物都应被掌握在他的手中,再从他的手中获得新生。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成了这所学校美术系的传奇巨佬。他画图,他雕塑,他几乎无所不能,人人崇敬他的威能,宛如崇敬王者和神明。学校是他的国土,他的画室就是凡人不能涉足的神殿。
我有东西想要献给“法老”。裸体的...

【Fate/Grand Order】但那个可不是铁人啊!(阿拉什x奥兹曼迪亚斯)

前言:
那双眼睛有时也不会有奇妙的预见的某位弓兵祸从口出的故事。
是篇蠢文,自迦系列,御主阿宅警告。OOC不可免。

————————

正文:

阿拉什·卡曼戈有个不太为人知的固执点,那就是他对许多现代的事物都习惯冠上自己习惯的称呼,比如把摩托称为铁马,将列车唤做铁龙。这有一种古朴的可爱,于是除了少数几个认真的家伙以外,没人想要费心去指正他的口癖。
但是就在那一天,他路过了公共休息区,看着从活动摸鱼回来歇息的御主神情微妙地盯着大屏幕,屏幕上的飞行器在呼啸间变成了巨大的人形。“啊,Master,”他随口打了个招呼。“你又在看那个铁人的预告片啊。”令他意外的是,御主打了个颤,然后站起身,径直朝他走来...

【Fate】阿拉什先生,去相亲吧(阿拉什x奥兹曼迪亚斯,ALTER版)

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鬼。
比起FGO更像苍银。可能带点弓剑弓。 

————

“阿拉什先生,去相亲吧。”沙条爱歌说。
此时Archer已经成型了有一段时间,这是他在这里第一次听到她叫他的名字。
【一段时间】有多久并不重要,可能是十个小时,是十天,或者是十个月。【这里】是哪里也不重要,圣杯的底部,黑泥的深处,此刻也只是所普通的少女心泛滥的房间:墙壁上贴着骑士王的大幅照片,电视屏幕上映着的都是透过他人之眼所见的苍银之骑士的作战风采。
而【他的名字】就更加无关紧要了。
只有【她】是最重要的,是唯一的,是不可抗拒的。
于是弓兵明知故问地接了话。“为什么?”
白皙的脸蛋上顿时泛起一片兴奋的红晕。“因为你一...

【Fate Grand/Order】最完美男友及其他(阿拉什x奥兹曼迪亚斯)

一个脑洞的扩展。人设和相关事件经不起逻辑性的推敲,反正我只有这种程度……绝非是持有什么不好的意思,而是觉得“她应该是他搭档”而写到了某位角色的。

————

阿拉什·卡曼戈是最完美的男朋友。

第一次他们相遇在一间新开的画廊。奥兹曼迪亚斯隐瞒了自己作为资助方的身份,独自前去观赏。在一副有关星空的抽象画前,他见到了穿着套头衫的黑发青年。对方的几句感叹暴露了他完全是个外行,但感知力和洞察力却敏锐得惊人。俩人相谈甚欢,尽兴而散。
第二次他们相遇在中央公园,将尼托克丽丝和她的女伴送去机场的年轻总裁想要顺便散散心,却在游乐区瞥到了似曾相识的影子。青年拉开弓弦的姿势专业,神态严肃,仿佛对面不是气球而是敌...

【Fate/Grand Order】FALL in love(阿拉什x奥兹曼迪亚斯)

迦勒底有些甜蜜的暧昧传言,关于波斯的勇者和埃及的神王。
经常能看那两位在一起攀谈和共行呢,这是后勤人员的证言;太阳的对那个弓兵的偏爱简直明显到可笑,这是英雄之王的刻薄;那个温柔的大哥哥在提到国王大人时,似乎很开心呢!这是书本化身的发言。
啊呀,好像很般配/有趣啊,那两个人?憧憬恋爱滋味的女性们在窃语着。连沉迷奇特嗜好物的海盗船长,也曾对着某刻的背影x2啧过一声HOMO现充。
这不是挺好的吗,御主的少年心想。
他还记得自己在某堆篝火旁听过的那些真心话。如果能得人并肩,如果能情投意合,对于生来就远离了平凡的大英雄来说,也是能在此处收获到的平凡的幸福吧……于是他好奇地打探了一次,黑发的从者只是笑着说也不是Master...

【Fate/Grand Order】N.F.D ZERO(阿拉什x奥兹曼迪亚斯)

之前那篇能把死神气半死的情侣组的Not Final Destination(点我)的前传,关于两人的初遇。 
名字太长标题装不下只能缩写系列233
 
———— 
 
正文: 
 
“这样就可以了吧。”阿拉什看着窗帘熊熊燃烧起来,火焰很快卷过了宴会厅的左半边——偷溜进来一个多小时后,他才等到一盏吊灯毫无征兆地掉下来,崩裂的火花攀上桌布,继而爬上窗帘。他走向大门,用尽全力推了几下,被卡死了。看来这就是把隆重婚宴变成盛大葬礼的罪魁祸首了。 
黑烟向他袭来,黑发青年咳嗽着躲到了墙角:所以他不喜欢火灾,当熏肉的滋味可太不好受,幸好后天的那位新娘不...

【渣乱涂】小信长来我迦(其实是个苍银弓骑梗)

第一次的本能寺玩家终于请到了Nobu! 
虽然知道信长是对骑乘技能特攻不过偷懒写成对骑兵了。


也许照这样努力1000年后我可以成为画手(

【Fate/Grand Order】Not Final Destination(阿拉什x奥兹曼迪亚斯

前言:
由一个不厚道脑洞而来的小短文。
有点血浆,不过还远不能算R-18G的程度吧……

————

正文:

“啊,我想去坐那个。”穿着绿色卫衣的黑发青年指着那边说。
他的同行者看了看昂贵的腕表。“已经六点半了。”奥兹曼迪亚斯皱起了眉头。“游乐园就要关门了,那个过山车也肯定不会开了。”
“正因为是关门了,没别人在,才非去不可啊。”阿拉什笑到。“拜托了啊,法老小哥。这次就让我无理取闹一回吧,你肯定能做到的吧?”
棕发人盯着他,虹膜中的金色直接渗进了那双黑眼里。“你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干了。”他掏出手机,按下几个键。“好,搞定了,但是过会儿余也要和你上去。”
阿拉什的笑容变淡了。“这样不——”
“你没拒绝的权力。既然是余拉着...

【Fate/Grand Order】五日之间(阿拉什x奥兹曼迪亚斯)

前言:
搞SCP梗那会儿突然想到的一个点子。失明的阿拉什和失语的拉二。
架空,of course架空,符合史实(月球史)的那两人怎是无知的我能写的了的呢。虽然架不架空我都会OOC啦,尤其那谁。
不要介意语言问题,毕竟全宇宙都说日语。

被搞怕了所以这里只放第一段。

——————

正文:

“真是一双令人畏惧的眼睛。”
伴着这句话,阿拉什•卡曼戈最后见到的,是一轮格外灿烂的金日。

他被人揉推着进了房间,再粗暴的外力和沉重的脚镣也没能扰乱他的重心。我的待遇还不错?他想。屋内没有血腥和腐败的气息,骚臭味很轻,还有丝微弱的甜香,甚至,还可能有一张好床。
因为他听到了织物和织物摩擦的声音。
有床,还有个人。
在...

我要和全世界人民宣布我有狗了!!!我有狗了!!!!!我——有——狗——了————!!!!!!!狼王他自己大驾光临了!!!!!

天哪,羁绊在四和五的时候摸他脑袋他还会闭眼低声哼哼和嗷嗷叫……卧槽为什么这么可爱的我死了。


1 / 16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