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Fate/Grand Order】蠢货脑洞合集(阿拉什x奥兹曼迪亚斯有)

前言:
不知道攒齐七个脑洞能不能召唤神龙和圣杯,虽然前者肯定比较良心。
虽然设定是自伽,但是为什么会有旧剑在……嘛就当某条遥远的未来的世界线上我伽御主中了五百万有幸抽到他了吧(
拉二真是太适合玩娇娇梗。

————

【小杰克找妈妈】

杰克:哦卡桑!
御主:哦我的乖乖小杰克,今天的大龙也要靠你了!

杰克:哦卡桑!
绿茶:你把伽勒底的妹子都叫一遍是你自由啦,但是我是个男的好吗……

杰克:哦卡桑!
红茶: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来给你布丁。真是的,你又让我想起御主了,为什么她就是喜欢用一些不正经的称呼来叫人呢……

杰克:哦卡……桑?
不方便透露姓名的海盗船长:哦杰克氏这是什么新型的普雷吗虽然有点震撼但是呼呼呼我非常欢——(被赶来的弓兵x2暴击)

杰克:哦卡桑!
表情凝重起来的拉二:……
御主:(他不会生气了吧?)等等法老我可以解释——
拉二:余生前被上百个孩子叫过父亲,被叫母亲还是第一次……这种体会很新鲜!幼小的暗杀者哦!余准许了,你可以在用这个称呼叫余!哈哈哈哈哈哈!
御主:不愧是法老!别的男从者根本绕不过去的脑回路,他轻易地就绕过去了!让人憧憬!让人崇拜啊!



####


【新成员是KISS魔】

小黑找到了C阶的可爱女孩子!

童谣:呀~~~你干什么!讨厌!
小黑:你还没,还没和人接过吻吧?还没吧!你第一次接吻的对象不是……哎管他是谁呢!而是我克洛伊!

正好路过的拉二:为什么余总觉得好像有点………微妙的不对呢。


####


【两人的奋战】

阿拉什:最惊险的一次战斗吗……那应该是上次我和法老小哥组队出去和御主失散的那次了。到最后我手头什么能做弓的材料都没有了,法老小哥也放不出魔了。周围的敌人却依然不见减少。
旧剑:所以呢?
阿拉什:于是我就扯下了法老小哥的裤子,脱下了他的内裤……
旧剑:…………难道,你们、你们两个是,补魔了?!!所以才能回复魔力杀出重围?
阿拉什:哦,并不是的,我只是用他内裤里的橡皮筋做个了弹弓,一直平A坚持到御主来救援的。

[无视了历史服饰结构的上古笑话再利用]


####


【论后宫】

(前略)
拉二:的确,尼托克丽丝这次说的不错,勇者是个男人。男人作为余的伴侣当然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加入法老的后宫就实在是有些不合规矩、强人所难了……
拉二:那么,反·过·来思考不就好了!
拉二:不是勇者加入余的后宫,而是余加入勇者的后宫又如何!这样不就说的通了吗!魔术师小丫头喜欢看的那个叫做“漫画”的东西里,男主角身边的亲密者里往往都会有一两名男性。这十分合情合理啊!哈哈哈哈!
拉二:……不过,在这里,勇者的“后宫”只要有余一人就足够了,不是吗。
尼托:不愧是奥兹曼迪亚斯大人,太英明了!
阿拉什:(啊,我觉得那就不叫后宫了吧,不过你开心就好。)


####


【坟头爆炸组是三个人】

阿拉什:哦Sa——对了现在应该叫你亚瑟吧,你找我吗?真不巧,我已经和法老小哥约好出去逛街了。
旧剑:你和Rider,不,奥兹曼迪亚斯一起逛街吗……
阿拉什:嗯,有点东西要买。要一起去吗?
旧剑:难得你来邀请我,但是……
(但是我拒绝!(だが斷る!)我亚瑟·潘德拉贡,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就是向那些自以为能闪到我的家伙说“NO”!)
旧剑:我还有点别的事呢,下次再说吧~


####


【野兽VS野兽】

拉二:在你这家伙的床上,有三头黑色的野兽在肆意地翻滚,魔术师哟,难道你没看到吗——不,你是没看到吧,对于房间卫生视而不见,把家务都交给红色弓兵的你,被余送了幼崽却自由放养的你,是不可能明白余的心情的。
御主:法老啊,被您这么蔑视可让人很受宠若惊,区区野兽我也是有在好好养的……不过呢这家伙是白色的,名字叫芙芙!(掏出了芙芙)
拉二:……主要是那个盾兵小姑娘在养吧。
御主:马修是我的人(心)所以马修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心)


####


【勇者的世界】

阿拉什:我叫阿拉什·卡曼戈,我有些与众不同。我已经察觉到了,我察觉到自己其实是个勇者。既然是个勇者,首先是不是应该干点什么,比如挽救世界,或者去喜欢巨乳什么的……

(咔哒!尼托克丽丝出现)
阿拉什:还真的出现了啊,巨……
尼托:找到你了喔,我的敌人,西亚的弓兵!
阿拉什:啊竟然是敌人么,还头顶兔耳,这造型略显可爱了吧?请问一下你到底是我的什么敌人啊?
尼托:不管你承不承认,我是你阿拉什恋情之路上的敌人!
阿拉什:情敌?!为什么小姑娘你会是我的情敌,我明明记得我还是单身……
尼托:我一定不会把法老交给你的!
阿拉什:法老?我的恋人是那么高级的级别吗?好吧,既然如此我就要更加地努力……

(咔哒!拉二出现)
阿拉什:看这位小哥的打扮,莫非就是小姑娘嘴里的法老吗……
拉二:喂,勇者!
阿拉什:用子安○人的声音开口了!不妙啊,我怎么记得我和他打过很激烈的一场。
拉二:其实,余就是你的恋人奥兹曼迪亚斯,哼哼,哼哈哈哈哈!
阿拉什:还真是我的恋人吗,笑声好洪亮啊。不过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的话,看起来似乎也变得有点儿可爱了。而且与其说他是“法老小哥”倒不如说他也是个“懂得人心的褐色欧派”(千里眼发动)怎么回事儿,挺带感的吗,我的恋人……
尼托:不敬者!丫嚣张个屁啊!(举起手杖)

评论(4)
热度(164)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