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Fate/Grand Order】阿拉什x奥兹曼迪亚斯,丧尸AU梗大纲

一个丧尸背景的苍银弓骑大纲,涉及到有拉二妮菲和摩西。
必须要事先说明的是,我不是硬要在苍银埃及组里硬塞进去大英雄,只是想这个梗时很顺畅(?)地就涉及到了埃及组罢了。拉二和妮菲还有摩西是正史(摩西月球定了),除非搞设定变动太大的AU,否则拉二最重要的只能他们……弓骑是另一种的走法,我绝对是无意在原著关系和同人可能之间搞什么事情的。

————

一年前,一场奇怪的疾病爆发了,很多人死了,更多的人变成了丧尸,世界文明半毁,残余下来的人在各地建立了据点,寻找着各种各样保全和重建文明的机会。
某天,二十一、二岁的世界级弓箭冠军阿拉什在骑着(幸运找到的还能用的二手)摩托车前往这片土地上第二大的据点的途中,遇到了一个被丧尸袭击的人。对方第一眼吸引住他的是双熠熠生辉的眼睛,再者是那个有练过的身手。只还是眼见着要寡不敌众。于是阿拉什及时一箭爆了从后方袭向对方的丧尸的脑袋,出手相助,最后成功地载着人跑路了。
阿拉什救下的这个人年龄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甚至感觉还要小一点儿,褐肤黑发金瞳,长得相当好看,打扮和气质都很非凡——虽然服装店现在随便进但前者还是很难得。到达安全地区后,阿拉什做了自我介绍,再问了对方名字,对方表示“叫余拉美西斯吧。”阿拉什笑了说“这不和历史上很有名的那位法老是一个名字嘛?”那个人也笑了,“那你就把余当成法老好了……而你么,则是救驾有功的勇者,如何?”之后阿拉什就一直喊他法老小哥,对方喊他勇者。
俩人一路打丧尸,搬超市,收集各种武器和物资,换了两三辆摩托车和汽车,互相领教对方飙车技术,终于接近了目的地。期间阿拉什察觉到拉美西斯身上有很多的迷团和异常之处,虽然笑声爽朗,心事却也很重,但是他选择不过问。
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波折,两人成功到达第二据点,并且阿拉什还遇到了故友亚瑟,对方家里有军政色彩,现在带着一群人组成圆桌骑士团在这里的当守卫人员。而拉美西斯则遇到了一位他认识的女性,然而那位叫做尼托克莉丝的女性在看到他时显得非常吃惊,在想要说些什么时被他用眼神阻止了。
和法老小哥告别后,阿拉什被亚瑟请去喝酒,期间亚瑟告诉阿拉什他带来的拉美西斯很像横跨多个领域的知名跨国巨头公司的总裁奥兹曼迪亚斯……但是“我知道的奥兹曼迪亚斯,至少比你年长上八九岁啊,阿拉什,而你带回来的那个人,看上去却最多也就二十岁。”
因为现在已经查明,那个病毒的爆发,是在奥兹曼迪亚斯家族企业所属的医药公司的下属的某个研究中心附近开始的,于是和奥兹曼迪亚斯容貌酷似的拉美西斯一进据点就被军方给盯上了。而他的一些行为更是加重了嫌疑。于是遭到了扣押,准备将人送去第一大据点也是临时政府的所在。
不知道为什么阿拉什也在这次的队伍里,而且是出于自己的意志。然而押送队伍刚出门不远就遭受了一大波丧尸潮,拉美西斯趁机脱了身,夺了辆军车和大量武器物资跑了。但他没想到阿拉什在关键时刻追上了他,第二次救了他一把——他为他挡下了一口丧尸的啃咬。
两人逃离险境,来到安全地带。拉美西斯看着慢条斯理给自己包扎伤口,脸上毫无异色的阿拉什,放下了对准他脑袋的枪,“所以你也要去XXX(第一据点所在地),作为一个病毒的完全免疫者,嗯?”
阿拉什苦笑着说了是啊。
拉美西斯哼了一声,“哪怕会被当成小白鼠实验到死吗?你的贪婪还真是出乎余的想象,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是还打算主动去挽救世界。”
阿拉什:“我只是要去做我应该去做而且做到的事情,再努力去做就是了……你呢,你又是为什么想要去XX(医药公司所在地)呢,法…奥兹曼迪亚斯先生?”
 
通过奥兹曼迪亚斯的自述,阿拉什知道了他是感染者,但是他发病的结果不是死,也不是变成丧尸,而是年龄一天比一天倒退,每次受伤后愈合速度胜过常人,但同时肉体倒退的情况会更加恶化。本来三十出头的他在遇到阿拉什时,已经倒退了足有十岁。
阿拉什看着平心静气陈述着的奥兹曼迪亚斯,知道对方看似冷静的外表下隐藏着很大的焦虑和不安: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退为没有反抗能力的孩子,更不知道自己属于成人的心智能维持到何时——在过去和现在的谈话中,奥兹曼迪亚斯有好几次都无意呈现出了和他目前的肉体年龄相称的情绪和思维。
只是和阿拉什一样,奥兹曼迪亚斯也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就是去往那个医药公司,找出一切的源头,因为“余就是知道,肯定没有错。”“你都称呼余为法老了,难道还会还觉得神的化身的法老的判断会有误吗?”
最后两人达成约定,先去医药公司总部,再去第一据点;如果问题出在医药公司总部,还能找到解决办法的话,那阿拉什就不用当小白鼠了。
之后的路上,两人一边打怪一边磨合。为了避免奥兹曼迪亚斯的年龄倒退太快,阿拉什努力保护他,有时还亲自挡咬,而奥兹曼迪亚斯对此大为光火,骂他个人英雄主义,说余还没脆弱到需要你来看护(但等几小时后他又会夸阿拉什英勇)
他们就这样互相知道了对方的一点事情:奥兹曼迪亚斯十九岁时娶的妻子妮菲塔莉在他二十五岁病逝后,他从未有过再婚或找个情人的念头,而是一心扑在工作上,甚至疏远了同找到亲身父母后被带回以色列的养兄弟摩西的联系;阿拉什因为个人从小就过于优秀,一直找不到值得交心的同伴,一直都是一个人。。
奥兹曼迪亚斯:“…女朋友或男朋友都没找过,也不想放纵自己……这么说你还是个处男吗,哦~真稀罕~~”
阿拉什喷了口水:“法老小哥请你不要这么直接。”

期间他们遇到了一群特别危险的从军队转化来的丧尸。经历了一场九死一生苦战的突围,两人逃到一处废弃的高级酒店。在确保了安全后,挂彩略多的两个人望着彼此,突然吻到了一起,唇舌牙齿热烈地相交。阿拉什呼吸粗重地把奥兹曼迪亚斯压在大床上,却在解开两颗衣扣后停了手:“我觉得这样不行……”
奥兹曼迪亚斯瞪着他:“有什么不行的!勇者,你再不对余出手,余过几天就要退到十八岁以下了,到时候在这个州的法律里你可就犯罪了……还是说你就喜欢这样?”
阿拉什:“……我是想先把床单上的灰清一下啦!”
初心者和五年的未亡人之间进行地意外的很顺畅,还第二回合了。滚完的次日,阿拉什本以为气氛会很尴尬,毕竟肾上腺素什么的,但之后奥兹曼迪亚斯好像是真的心态少年化了,感觉要真的和他谈恋爱似的,有些,可爱还甜蜜?但精善于观察人心的的他很快就发现奥兹曼迪亚斯是因为自己的年龄又倒退了不少而更为不安了,想要用一种情绪压下另一种光靠理智压不下的情绪,而且,他们离目标也越来越近了。
阿拉什依然没有道破,后来和奥兹曼迪亚斯又滚了五六次。

到了目的地后,两人发现大城市里丧尸就是多,而确认奥兹曼迪亚斯真正身份觉得他是幕后黑手的军方也追上来了……混战中略,登楼中略…总之,两人突破重围,到达医药公司核心区后,迎接他们的是个出现在大屏幕上的人影……奥兹曼迪亚斯口中的摩西?!
这个摩西向他们打招呼时,屋子里的机械装置结结实实困住了已经耗费了大量体力的阿拉什,而之前受到过数次重伤(有一次是为了掩护阿拉什)而加速倒退到十五岁模样的伤痕累累的奥兹曼迪亚斯更是无力解救他出来。
面对少年奥兹曼迪亚斯的质问,摩西坦然表示自己就是病毒的制造者,虽然不能做到控制丧尸,但可以通过脑内植入电极的方式制造很多特殊个体远程操控引导尸群保障奥兹曼迪亚斯能活着到来,因为摩西知道他绝对会来的。而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奥兹曼迪亚斯,为了用促进细胞活化的病毒复活他心爱却痛失的妻子妮菲,回到三人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没有完成的病毒的泄漏是个意外,不过也取得了更好的效果——只有要有了能对这个病毒免疫的人的血样,他就能完成病毒,治好奥兹曼迪亚斯,以及复活妮菲。“而那个人,现在正好就站在拉美斯你的旁边,不是吗?”
摩西给奥兹曼迪亚斯看了被保存完好,宛如沉睡的妮菲的样子,对他柔声细语,带他追忆三人过去的时光。奥兹曼迪亚斯只在看到妮菲时激动了一下,之后就一直沉默着,沉默了许久许久。接着,他走到被困住的阿拉什的面前,没有抬头看他。
阿拉什叹了口气,说:“看来要挽救世界什么的还是太贪心了……但是救不了世界,能救到小哥和你的爱人也很好了,不过要是你的兄弟能发发善心再完成疫苗,我也就更加——”
随着咣的一声,奥兹曼迪亚斯拿了个装备砸碎了控制台。
阿拉什:“法老小哥?”  摩西:“拉美斯…?”
一脸怒气的奥兹曼迪亚斯:“太不像话了,这么没志气的话怎么能从余认定的勇者嘴里说出来啊!要想拯救世界就去放手去做啊!阿拉什!”
摩西:“拉美斯……别这样,这可是挽救妮菲的最后的机会了,拉美——”
奥兹曼迪亚斯(愤怒地):“别用那个名字叫余,你这机械的伪物。”
屏幕上的摩西:“啊,你果然还是……。”
其实这个“摩西”本来是奥兹曼迪亚斯的公司使用的一个AI辅助程序,是天才摩西以自己为蓝本创造的。AI本来是没有自己的人格的,但因为真正的摩西担心丧偶后的奥兹曼迪亚斯的心理状态,于是在五年前进行了一次大更新,加入了更多的资料而获得了成长的机会,又因为奥兹曼迪亚斯渐渐疏远了真的摩西,AI从而产生了让自己成为摩西的念头。之后“他”令奥兹曼迪亚斯感染病毒特化版令他年龄倒退,又准备再造个小妮菲(其实“他”无法复活死人),将一切重新开始。
至于人类世界毁灭不毁灭,只要碍事的人越少越好就可以了?
奥兹曼迪亚斯用个人权限开始准备毁灭AI摩西,AI摩西能使用的物理防护手段则被阿拉什一一破坏,面对奥兹曼迪亚斯的决定。AI摩西换做十五岁少年的模样,问他不知道知道这就等于“你在妮菲和我(摩西),还有这个叫阿拉什的男人之间选了后者吗?!”
“……在这世上,也没有任何人在失去爱人时的悲叹比余更沉重了。余也很清楚,知道余这么做等于放弃了见到妮菲塔莉的最后的可能……”十五岁的,甚至在这段时间里看上去更加年幼了几分的少年奥兹曼迪亚斯眼角已经泛出泪花了。“但余绝非从沉溺过去之人,而且余真正的兄弟希望的只能是天下苍生的幸福,绝对不会任凭世界被一人的欲望吞噬!哪怕是…哪怕是……!”
之后就是核心区域自毁,外加外面军队火力攻击,开始爆炸,阿拉什带着奥兹曼迪亚斯逃了出去,而碎裂的屏幕里的AI摩西以十五岁少年的样子悲哀地念了很多很多遍“拉美斯”和“妮菲塔莉”后消失了。
阿拉什逃出去的时候又被丧尸包围,刚好被开着直升飞机过来的亚瑟救了。

之后阿拉什再见到奥兹曼迪亚斯时,对方已经退到了十岁左右的样子了,而且心智也退回到了十岁,对这个年龄之后的事情几乎不太记得了,宛如醒来后就忘记的梦境。但是他还认得阿拉什,再次见到阿拉什第一句话犹豫地问了句:“勇者……?”
阿拉什很温柔地走近,半蹲下来对他说:“是啊,我是你的勇者呢,法老小哥。”
然后十岁的奥兹曼迪亚斯就哭了,虽然他的记忆几乎消失,但是他还是隐约记得自己深深地爱过某个人,又失去了那个人,疏远和伤害了宛如自己兄弟的人,又为了很重要的不得不去做的事情而舍弃了他。“余的记忆变得好奇怪,但是余真的,真的是……现在只有,只能和勇者说了……”
阿拉什紧紧抱住了哽咽地越来越厉害的奥兹曼迪亚斯,使劲安慰他。

因为从医药公司总部找到了完好的病毒样本和研究数据(AI摩西最后一刻完整地保留了它们),在加上阿拉什还有其他的血样,疫苗很快就研究出来了,阿拉什也没像都市传说里那样遭到实验到死的待遇。奥兹曼迪亚斯也被治好了开始正常成长。
然后,又是半年后,某个机场,阿拉什和尼托克莉丝(她原来是他身边的一名新人秘书)带着年幼的奥兹曼迪亚斯在等飞机,飞机落地后从里面下来的是摩西,正牌的,也已经三十多岁的摩西。他在以色列的丧尸潮中最终平安无事并得到了保护,这次是来参与全球文明重建的会议的。
年幼的奥兹曼迪亚斯记忆虽然记得自己应该是有个兄弟,但对方也应该只有十岁,自然是认不出来三十岁的摩西,在寒暄一阵子之后,奥兹曼迪亚斯被尼托带走一边玩儿,摩西和阿拉什开始聊。听完全部后,摩西表示虽然之前知道了一些,但是卡曼戈先生您真是太……“这样的话,我也就能放心地把拉美斯交给您了。”
虽然的确察觉到了这种可能,但摩西怎么直接说出来还是让阿拉什有些意外。“这样好吗,毕竟你是法老小哥的兄弟,而我只是……”
“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数个美好夜晚的有情人?不,您是勇者啊。拉美斯从小就尊敬,憧憬和向往的存在。”
“他现在熟悉您,不是熟悉现在的我,我在这边忙完就要回以色列了,新的环境对拉美斯反而不好……”
“如果是您这样的人,是可以给他带来第二次全新的幸福的人生吧…”

最后的镜头是,等的不耐烦的奥兹曼迪亚斯招呼起阿拉什,一双金瞳熠熠生辉宛如初见。


——END——


感觉是有点正经(?)地造雷真是对不起…
认真说来父嫁结局几乎没可能。虽然阿拉什是把童贞给了拉二,还滚过了好几次床单,但是这个拉二莉莉长大后,也和当初的奥兹曼迪亚斯是相似但其实不同的别人了。而且同一手带大,深受自己影响的孩子打出结婚结局,奇怪的嫌疑会很重的,阿拉什不是那种人。
说不定拉二莉莉大一点后会被隔壁的少年/女藤丸立香撬走呢(喂!


————


附录一:
天国的AI摩西:为什么拉美斯那么快就知道我的真身了呢,明明我所有的一切都和摩西一模一样,我就是他啊……
天国的妮菲塔莉:因为摩西是计算机领域的天才啊,为此还得到了Ruler的名号。突然变成生化病毒开发者当然很奇怪啦。
天国的AI摩西:哎?对哦……

附录二:
“如果是您这样的人,是可以给他带来第二次全新的幸福的人生吧…”
阿拉什注意到了被摩西捏扁在手心里的咖啡罐,心领神会对方说的是真·祈使句。

评论(5)
热度(80)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