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Fate/Grand Order】红弓狩人和金眼魔王的Bad End

基于2018年1月1日,我做的一个真实梦境的添油加醋的改编。
不说名字也知道谁是谁,对吧。
因为是梦所以我也不是故意非要用这种……的调调搞他们俩的,是吧。

————

红弓的狩人蹲下身去,合上被魔物撕裂的母鹿的眼睛。一缕稀罕的日光突然照亮了他没来得及撤走的指尖。他抬头望去,枯萎的橡木旁边立着个人影,褐肌黑袍,一双金眸宛如还未曾经历过死亡的炙阳。俊美和英气超越凡人的臆想。
那人开口质问。母鹿的幼子们顺服地匍匐在他的脚旁。
狩人知道自己遇到了此地的魔王。

最终,魔王敬重于狩人的勇气和善良,赐予他在林中狩猎的权力。之后,便有了那一次两次的相会,三句四句的短言,独来孤往的狩人和孑然一身的魔王经常偶遇在这处枯败阴冷的森林中,交谈在这片覆盖着无边灰云的天空下。
第五次遇见的时候,魔王指着狩人脚边的蛇。杀了它。
为什么?
余讨厌那东西。
狩人憋住了笑意,动作伶俐地将蛇捡起来,扔过了一株矮树。
你笑什么?
狩人只是耸了耸肩膀。他想他总不能告诉这位魔王小哥,他曾见过面包房的姑娘指着蜘蛛,对她的情人说过几乎一模一样的话。

狩人其实不该只是个狩人。他的体魄和精神万里也挑不出一个,也许本来会成为哪里的战士,成为哪里的勇者,可惜却晚生了百年。如今,伟大之力纷纷退去,衰败和昏暗统领了乾坤,偏安的人类死守着最后的一点点繁华不肯松手,试图用狂热的信仰换回神明的再生。
信徒崇拜神明。
信徒痛恨异端。
信徒们找到熟悉森林的狩人,希望他能带着他们清理不洁的魔物的首领,否则只能改问摆弄蜘蛛的女巫。为首的新任教士声嘶力竭,他身后面包房的姑娘在瑟瑟发抖,每人手中的熊熊火把映在狩人的眼睛里宛如死体中渗出的浊血。
可以啊。

狩人从不撒谎。
但他也并非知无不言。他引信徒们走上一条远离魔物的小道,自己则轻车熟路地绕到了安葬母鹿的地方。他见到了自己由衷盼望期到的人,说出了他真心想要倾诉的话。
魔王大笑,继而叹息。
余是和污浊同归于尽过一次的太阳的余烬,传续日光之存在。哪怕名字已被遗忘,神格名存实亡,但是本地仍有余应当坚守的指责,必须镇守的邪恶。狩人啊,余不能和你走。你的红弓也绝非应当为余拉响之物。去吧,趁火光还在那边逗留。

然而。
火光突然灭了。
泥做的黑蛇爬过他们脚边。一条,十条,千条,万条。继而铺天盖地。



庆祝吧!歌颂吧!此日正是值得祝福之日!!!
古老的教堂已是奢华一新,血红的新烛滴着热油,落进墙上还连着神经骚动不已的野兽眼珠里。人人脸上洋溢着疯狂喜悦,他们瞪大竖立的瞳仁,用半腐半僵的手臂端举起溢满污泥的银酒杯。教士咧着少了半个下巴的大嘴,高声宣布婚礼的开始。
于是圣像前,法阵上,黑衣的狩人便开始正式享用起他金眼的新娘。披着魔王时衣装的新娘只是看着自己新郎那琥珀中包裹着黑曜的双眼,连转开视线都已经做不到了。新郎的爱抚和新娘的肉体上的苦痛等值,新郎的亲吻与新娘灵魂上的损毁同价。甜蜜的爱语和激烈的爱情,一切都和在新娘体内肆虐着的布满蛇鳞的两根异物一般真实炙热。
纯黒的群蛇从地面下,从酒杯中,从纵声尖笑着的姑娘小伙孩童老人眼睛和嘴巴中爬出来,攀上围拥着的人体,同一双双贪婪地朝向新娘的手臂融成祭坛的枝条,将连在一起的两人高高升起,让狩人和他的金眼新娘在疯狂属民的扶持和托举上交$$$媾,是为婚礼的高$$$潮。
优异的肉身和人格,残留的神威与权能。
黑蛇心满意足,无比幸福地吃掉了残留的太阳。
此日正是神明复活,不,新生之日。被选中的狩人终于成了这些被释放的黑泥的爱子,所有邪恶污浊的新任君王。


————


原本梦境就有的部分:狩人遇到魔王,两人渐渐熟悉。信徒围剿异端,黑泥解封肆虐,教堂举办婚礼……然后在黑化狩人强X魔王一百遍啊一百遍时候周围群众热烈打CALL(喂)
醒后添油加醋的部分:鹿尸旁的初遇;想要杀蛇的片段;奔向凋亡的世界和传续日光的存在(by 玩过黑魂的朋友);被黑泥污染蛇化后的两条交接器;群蛇和镇民的托举;得到狩人优秀身体和人格以及魔王残留神格后的邪神的新生……其实和蛇有关的部分都是被朋友说了黑泥可以是吞噬太阳的黑蛇后互相聊出来的。

虽然梦里魔王的外表和性情都比较ALTER但本质还没有ALTER。
不过狩人最后是真的ALTER了呢(可喜可贺

评论(7)
热度(71)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