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Fate/Grand Order】五日之间(阿拉什x奥兹曼迪亚斯)

前言:
搞SCP梗那会儿突然想到的一个点子。失明的阿拉什和失语的拉二。
架空,of course架空,符合史实(月球史)的那两人怎是无知的我能写的了的呢。虽然架不架空我都会OOC啦,尤其那谁。
不要介意语言问题,毕竟全宇宙都说日语。

被搞怕了所以这里只放第一段。

——————

正文:

“真是一双令人畏惧的眼睛。”
伴着这句话,阿拉什•卡曼戈最后见到的,是一轮格外灿烂的金日。

他被人揉推着进了房间,再粗暴的外力和沉重的脚镣也没能扰乱他的重心。我的待遇还不错?他想。屋内没有血腥和腐败的气息,骚臭味很轻,还有丝微弱的甜香,甚至,还可能有一张好床。
因为他听到了织物和织物摩擦的声音。
有床,还有个人。
在他被押着走进来的途中,对方就有了警觉,汗水和心跳中吐露着提防的信息,但并不过于反应。押他过来的人说了句“看来你有伴儿了,可爱的小少爷。”就关上了沉重的木门,只留下他和那位先来的共室者。
“……你好?”阿拉什试着打了个招呼。
对方依然沉默。
他带着三分探索,七分谨慎迈开了脚步,毕竟再好的听力也辨不出静物。在足够让鸟儿在王宫绕行两圈的时间后,他的左腿触到了一些软绵,接着是冰冷的石头,他俯身用手摸了摸:是墙角,堆积的地毯,还有部分钱物。于是他坐了下去。
他的共室者似乎笑了一声。
接着阿拉什听到了金属相击的声音,有些像脚镣不过又有所区别,也许是铁链,他猜测着。在响亮链锁声下的是一双谨慎的赤足,脚步灵活,落地轻稳,就像宫廷里养的猫,或者是更大型的那类“猫”。对方向他走来,在不会超过一只长箭的距离停了下来。阿拉什想象着有打量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鼻尖却嗅到了别的味道:他进屋时闻到的那丝甜香此刻被判明了源头,面前这人的头发和皮肤里深刻着蜂蜜同乳香,渗透着被富足滋养的味道。
对方定是非富即贵之人。
这伙匪徒在他救助村民时用人质要挟他投降,之后用了毒而不是用刀子挖出他的双眼,这说明敌人不是要摧毁他的视力,只是想削弱他的战斗力,无损的他还另有用途,比如卖去奴隶,或是寻求赎金。啊呀,他们若发现我就是“那个”会射箭的家伙可就丢大人了,阿拉什不禁在心中苦笑,他可不敢想王听到他被擒时的模样。
总之,他的待遇不会差到哪里去,而把两个要好生对待的囚人关到一起也是个省时省力的法子。
金属的响声再起,他的共室者应该是坐回了床上。
青年重新站起来,顺着石墙细细摸索,摸到一处狭小的方窗和坚硬的铁栏,在约莫着快到那张床前时又折了回去。对边没有风感,所以也就没什么可探究的了。他坐回地毯上,思索着可行的计划……不知不觉间空气已经变冷,他的时间感提醒他这是到了晚上。他不觉饥渴,但某个想法却渐渐从角落扩大,迫切地占据了脑海的全部。
“呃……那个,”他最终尴尬地开了口。“我要怎么解手?”
沉默蔓延了很长时间。
他听到对方突然跳下地,急冲冲地向他走来,接着一只手抓上他的胳膊,把他拉了起来。那只手很柔软,掌心和指侧却带着些薄薄的茧子。阿拉什被拽到了另一个墙角,被按着肩膀固定在某处——这也顺便让他确定了对方比自己要矮上几分,力气并不很大——感到有风吹到他的脚边,这里有个不会太小的洞。
“这儿?”
回答他的是一声厌烦的哼以及走开的脚步。
他解开裤子,尽量掩饰着自己的动作……要是我没射中可怎么办啊,这片土地上的第一神射手在出生之后第一次这样想,会被那位小哥讨厌的吧,他可是连话都不想——
啊。
阿拉什突然恍然大悟。
他的共室者不是有意保持沉默;他的共室者是像他一样遭到了掠夺,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Have A Try

PDF 度盘 12tKyAUxkJGhx4GID3H0Byg 密码: 12wa

 

 

后记:
全文中心主旨:如何在不描述拉二的脸蛋和声音的前提下吹爆拉二。
如果不是我是个文笔稀烂的文盲,这个梗可能会比现在好看至少三倍吧。性感褐皮在线清理那段第一人称Ver非常令人激动可惜没啥空间加进去。
啊,这文如果配上拉二的内心弹幕估计就没办法看了……

 

评论(21)
热度(248)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