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授权翻译】After the fight(三人组)

oOTinaOo的作品翻译第二弹。
原作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8039068/10/Noblesse-story-dump
授权书同第一弹。


Noblesse story dump   by oOTinaOo
Chapter 10: After the fight
Noblesse故事库  第十章:战斗之后


另一个有关三人组羁绊的小故事。设定在和地狱犬/Cerberus的那场战斗刚刚结束(几个小时之后)的时候。
警告:本文中有对于暴力行为的提及。

————

避免自己因疼痛缩成一团耗光了他的全部自控力。当塔奥打算翻个身时,他觉得身上的每块肌肉都在疼。他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坐起来的,但介于这次动弹的后果,他推迟了这个念头。地狱犬的那些家伙为了让他记住这次会面可真是下了大工夫。
地狱犬。这让他想起了他的朋友们。他费劲儿地睁开眼睛打量起周围。关于他是如何到家的记忆有点模糊,可这里毫无疑问是他的房间。这意味着他必须当真下一趟床来看看RK-4的其他成员伤得怎么样了吗?该死。
塔奥重重地叹了口气,或者更正确的说法,他是打算叹气来着,可半道就停下来了,因为使劲喘气害得他胸口发疼。不过他一点都不奇怪自己依然还感到如此的糟糕,那场战斗只不过发生在几个小时前。他能活下来就已经够幸运的了。好吧,如果他再诚实点,除了塞伊拉,弗兰克斯坦和莱的每个人都本会命丧今晚的。这很有可能。
即便如此,他还是很想知道塔基奥,M-21和莱基斯回复得怎么样了。莱基斯比另外两个人伤得轻,可他只是个孩子。尽管他是位贵族,年龄比他们三个加起来还要大的多,他的肉体年龄依然还处于人类青少年阶段。也许他根本不需要这种关心,但塔奥知道他们全都想要保护他们这位在RK-4中生理上最年少的成员。
M-21的伤势是最严重的,不过塔奥并不担心他。那家伙会好起来的,毕竟他可是在战斗中站到了最后,他的狼人之心会帮他搞定那些伤口的。但至于塔基奥,如果他的感觉至少有塔奥本人感到的那么糟的话…黑客有些焦虑。他最好去看看自己的同伴,可是这意味着他必须得站起来,还得换衣服,因为他只穿了睡衣。好吧,这点就算了吧。换衣服的期间可少不了动胳膊动腿儿,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可太痛苦了。
塔奥看向房门。就算他死死地盯着那块木头,这段距离也不会因此变短。他不需要是个天才也能明白,即使盯着看这件事倒是不会痛。
站起身并保持直立本身就是个苦差事了。在他站起来走出几步后倒是感觉好了点,肌肉开始习惯起再次动起来的感觉,不过塔奥仍然觉得自己身体的每个部件都在随着他的动作而在喊疼。有那么几秒他考虑着重新扑倒回床上去,只是不管他觉得有多辛苦,想去探望塔基奥的欲望都更胜一筹。
塔奥走出房间。狙击手的房间就在他隔壁可真是件好事,这样他就没必要走上太多的路了。但就在他能有空儿转过身去之前,一个声音止住了他的前行。
“你醒了?”
塔奥瞥了眼M-21。他的衣服穿得好好的,但还是能在衬衫下看到一些绷带,看上去还算健康。为什么他就可以下床走动,还一点也没有难受到要死要活的迹象?至少也该有点痛吧?M-21站得笔直,头抬得很高,步伐也很流畅。好吧,如果你再多看他一眼,会发现他维持姿态的样子有一点点僵硬,双唇比其他的日子里抿得更紧。除此之外,他的脸色非常苍白,这些全部都会使人想起他和那个大块头有过的那场激斗。
“莱基斯在他房间里睡着——塔基奥也是。那小鬼还不停地打呼噜。”M-21说,塔奥只是轻轻地耸了耸肩作为回答。黑客明白M-21想要说什么。莱基斯和塔基奥会没事的,而且看上去M-21在自己的身体条件允许后,就马上把时间花在陪坐在那孩子的床边了。
而且,向他身体投来的焦虑的扫视也体现出了M-21所感到的担忧。塔奥咧嘴笑了起来,尽量笑出了他目前能做到的最灿烂的水平,毕竟他的身体痛得像个被用过的拳击沙包。好吧,这比喻已经非常接近事实了,如果他这么想的话。
他伸出用一只手臂绕上M-21的肩膀,对方的反应告诉了他另外两件事。首先,M-21在肩膀被塔奥的手臂碰到时轻微地退缩了,看上去他的皮肤依然对触碰十分敏感,所以他并没有完全治愈。其次,他没有后退,所以他已经注意到塔奥真的很需要被人扶一把,因为单靠自己的脚站着,他已经比他想要的更加摇摇欲坠了。
“让我们去看看塔基奥吧。”塔奥用热情的声音说道,打算掩饰住依旧在体内汹涌的痛楚。他发现M-21转头看向那道房门,想要带着塔奥回到他的房间。黑客现在可不想回到那个那个地方。他想要被人陪伴,想要做点什么可以让他不再留意身体的伤痛,可以让他淡忘对那场战斗的记忆的事情。 
M-21担忧地瞥了他一眼,但是没有和他争论。着缓慢的步伐,他们走完了通往那间卧室门前的短短几米,塔奥全程都靠在另一个人的肩膀上。有件值得一提的事情是,M-21把手刚刚抬起后就犹豫了起来,然后他决定悄悄地推开那扇门,而不是敲门。通常情况下,M-21很尊重他人的隐私因为他自己也想得到这样的尊重。于是他进屋不敲门的行为让塔奥明白他即不想打扰塔基奥的睡眠,也没想要尽快甩掉他肩膀上烦人且多余的小混蛋
令塔奥惊喜的是,他们进门时狙击手是醒着的。他躺在床上,盖着毯子,但是对于他们的出现,他仅仅睁开了双眼以示招呼,并向他们投来一个询问的眼神。 
“我们只是想来看看你恢复的如何了。”塔奥赶在对方开口问话前解释道。塔基奥便点了点头,闭上眼睛。看上去他也并没有觉得太好受。这刚好让塔奥想起了自己的腿,它们现在正在打着颤,那短短的几步路就已经让他不堪重负 。他是全心全意地相信着M-21在撑着自己不让他倒下,然而被他提到的这人望上去的气色也不是很好就是了。
“过去吧。”塔奥虚弱地指示道,朝塔基奥的床前迈了三步,再靠着M-21的支撑终于走到了目的地。他需要坐下来,躺下来,而最适合的地方莫过于塔基奥的床上。狙击手只是再次睁开了一只眼。有那么几秒钟,他似乎是想说点什么,比如“滚出我的房间让我好好睡觉”之类的。不过最后他只是叹了口气,把腿贴向身体,给对方在床尾腾出片地方来。
塔奥没有浪费半秒钟,立刻就向那里倒了下去,害的他自己和塔基奥都由于床垫的突然起伏而疼了一下。现在轮到塔奥长出一口气了,带着心满意足和如释重负。这感觉真棒啊。他像只猫咪那样蜷起身子,唇边爬上一丝笑容。过了一小会儿之后,他觉得自己还是需要个枕头,于是就试探性地把头靠在了塔基奥的腿上。狙击手没有退缩,也没把他推开,塔奥便彻底枕了上去。在轮到塔奥长出一口气了,心满意足,并且如释重负。这感觉真棒啊。他像只猫咪那样蜷起身子,唇边爬上一丝笑容。过了一小会儿之后,他觉得自己还是需要个枕头,于是就试探性地把头靠在了塔基奥的腿上。狙击手没有退缩,也没把他推开,塔奥便彻底枕了上去。
“这儿依然还有空呢。”他听到塔基奥咕哝道。他的话不是对他说的,而是对着那个还站在屋子里的人。塔奥听到M-21哼了声。尽管他没有抬头去看他——对方的位置有些超出有些他的视线范围,塔奥还能用自己的心眼中看到了那张脸上会露出的表情,一种混着不适和恼怒,但带着笑的表情。
“我不累。”
“但是你可没痊愈呢。你同样需要休息。”
另塔奥吃惊的是,狼人没有继续回话,而是用某些东西做了些什么。塔奥叹了口气,现在他不得不再次睁开眼睛瞧一瞧了!为什么M-21就不能说下他正在干什么呢?他如今应该知道塔奥这个人总是特别爱管闲事,那么做可是会勾起起他的兴趣,非常有效地阻止他继续像个死人那样躺下去。
当他最终决定睁开自己的眼睛,抬起一点自己的脑袋后,塔奥正好看到M-21在一张他从塔基奥的书桌边弄来的椅子上重重坐下来,灰发人已经把它挪到了床边上。他和塔基奥快速地交换了一个眼神。M-21没有离开房间的这件事告诉他们此时的他也同样想要人陪伴。他不用那么忧心的,因为塔奥和塔基奥明显正处于康复的阶段,但他还是留下来了。
好吧,塔奥不知道这一刻自己心中究竟正在飞驰着些什么念头,但是他喜欢在被朋友包围着。在经历了那样的苦战之后,能和他们呆在同一个房间,倾听他们的呼吸,感觉他们的动作,这样的感觉真是美好。塔基奥的思维轨迹一定和他走向了同样的方向,因为他问起了莱基斯在哪里。
“赛伊拉在他床前陪着。他会没事的。”M-21回答到,最后一个字伴着哈欠声。仿佛是他的他的身体也期待着这个似的,塔奥也开始打起了哈欠。他往塔基奥的腿边缩了缩,再次闭上眼。半睡半醒中,一个突如其来的念头闪过他疲累的脑海,他笑出声来。
“你们知道一起打哈欠是对古时人类表示团结的行为的遗留吗?就像狼群的嚎叫那样。嗷呜呜!”
事实上,那声嚎叫比起真正的狼嚎更像是把词语大声嚷嚷出而已,但是他们能领会精神的。耶,他们确实懂了。他不用睁眼就感觉到M-21在瞪着他,而塔基奥微弱地动了动,似乎是想要踹他。黑客轻笑起来,完全不觉得困扰。
“闭嘴,让我睡觉。”
有什么重物落到床垫上,塔奥啪地再次睁开眼。为什么他们每次都要害的他睁开眼睛呢?他只是想睡觉啊,该死的!他们知道他对所有事都很好奇!M-21现在是半坐半躺,他的上半身也歇息在了床垫上,那块地方是塔基奥在最开始问M-21要不要躺下来时为他空出来的。灰发人闭上双眼,脸上驻着平和的神情。他已经快睡着了,只有在塔奥伸出胳膊想去戳在他身边的M-21的时候,他的手才轻轻拍了一下。看来他能让自己站到至今为止的原因是处于纯粹的意志力。
“塔奥,别整了。”
被提名道姓的塔奥瞥了眼塔基奥,对方的表情在说如果他再不让另一个人清净下来,他就要把他踹下床了,接着终于闭上了嘴。这可是他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离开这张舒适的大床?一步一步地挪过那段漫长的道路回到他自己的房间?不行,他不能为了只是找点乐子就冒这么大的风险。
于是他老实了下来。他挪了挪下身子,想找到个更舒服的睡姿,倾听起他伙伴们的呼吸声。M-21的呼吸已经变得平稳下来,表示他已经进入了梦乡,而塔基奥还很清醒,可能是因为有个某某人决定抱着他的腿,把那做完美的枕头吧。但是那很舒服的!平时塔奥就是这么睡觉的,抱着个枕头,身体蜷缩的像只猫。所以要让他像通常那样睡起来也没有那么困难。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在这个过程中也开始感到昏昏欲睡的缘由吧。

一个小时后,弗兰克斯坦尽量安静地推开了塔基奥的房门。他知道自己能在这里找到三个改造人,这是他剩下的唯一选项了。但是他可没预料他看见的会是这样的景象。
塔奥蜷缩在床尾,枕着塔基奥的腿当枕头,表情充满了平静,甚至还带着一丝笑容。他咕哝了几个毫无连贯性的词,抱紧了塔基奥的腿,不过并没有醒过来。
M-21坐在塔基奥的床边,两件家具尽可能的被拉近在一起。身体屈在床垫上。他枕着自己的胳臂当枕头,但是身体却很放松,即使某些轻微的小动作表示他至少在潜意识中已经注意到了弗兰克斯坦走进了屋来。他没有醒,身体也没有绷紧半分,这意味着他终于能够全心全意地相信他人了。或者,他只是疲累到语言无法形容的地步了。
狙击手躺在床上的姿势还是大致正常的,如果不算上他脚边的那个赠品的话。他的身体微微弓向M-21那边,前额几乎就要碰到M-21那头柔滑的灰色发丝了。
弗兰克斯坦叹了口气。他本想观察下这几个人的身体情况,和他们谈谈主人的目前状态。但是莱基斯还在熟睡着,赛伊拉坐在他的床边,而现在这三个改造人也在抱着自己的枕头睡得正香。好吧,如果他晚点过来照顾他们,他们也是不会死掉的。不管怎样,不过只是为了再次确认一下罢了,紧急救护在几个小时前就已经做过了。他再次叹气,转身朝门口离去。叫醒他们没有什么好处,此外,睡眠也只会对他们的康复有益。
他朝这几个睡着的年轻人望了最后一眼。这是一幅多么安宁的画面啊,他这么想着,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他轻轻地关上了身后的房门。他的孩子们此时此刻是安全的,而主人还在等着他。

END


译后感:
虽然三人组几乎屡战屡败每次都被虐惨,但是能看到他们相亲相爱互相关心的样子,实在是好温馨好治愈……弗兰爸爸你家小孩超可爱的!!!

评论
热度(54)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