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授权翻译】Wake up, sleepyhead(双塔组,莱杰罗/M-21)

Namicchi的两篇相关的作品中的第一篇。
依然是因为斜线问题于是我不敢确定这篇具体的倾向是茄子x香菇还是香菇x茄子,是莱杰罗x21还是21x莱杰罗。但这篇是清水文所以我就按我喜欢的吃了。
应作者要求放上她的FF地址和tumblr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u/1641541/Namicchi
firebyfire.tumblr.com 

————————————

原作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11522726/1/Wake-up-sleepyhead
授权书如下。



Wake up,sleepyhead   by Namicchi
醒来吧,贪睡鬼



[塔奥看电视看太多了,莱杰罗很是困惑,而此时此刻每个人都应该和弗兰克斯坦保持距离(稍微有点Tao/Takeo和M-21/Raizel的感觉)]

————

警告:
校对:Di(tumblr上的shingaling)
作者注释:那么……让我最近睡不安慰的事是这样的:我无法决定应该写这个故事的哪一个版本。于是我发了这篇还有另一篇([斜]早上好,贪睡鬼[斜])。我对结局不是很满意但……好吧,我希望你能喜欢这一个故事。

————

至今为止这已经成了一套标准流程了:某个长老派出一伙人来调查另一个长老,那伙人偶然遇上孩子们或者弗兰克斯坦家里的某个人,接着就不可避免的开战了。这一次也没什么不同:RK-5和一对双胞胎陷入了苦战,他们能够操纵电流——非常类似塔奥。对于全靠肉搏的M-21而言他们是很不容易对付的敌人。最后Rk-5取得了胜利,但赢得很勉强。塔基奥不得不扶着M-21站起来,因为狼人充当了诱饵的角色,诱使双胞胎的攻击集中在他的身上——他已经累到无法靠自己的双脚站立了。等到他们回到家的时候,M-21已经昏睡了过去,莱基斯和塞伊拉也几乎要撑不住了。
一切都很正常。
只是第二天早晨时,M-21没有醒过来。弗兰克斯坦对此也毫无头绪。
“所有的数据都显示他的身体已经痊愈了。”弗兰克斯坦说,快速翻看着写有M-21治疗结果的那一叠纸。“他应该醒过来的。”他的声音里没有担忧的迹象,不过塔奥觉得他知道弗兰克斯坦对别的话已经说的很足够了。如果连弗兰克斯坦都开始担心了,那意味着其他人就应该恐慌了。“你们说没有发生过任何不寻常的事,是吗?”蔚蓝的双眼从小巧的长方形眼镜背后审视着RK-5全员。
“没有,先生。”塔基奥摇摇头,担心地看着M-21。
他们集合在被使用的最为频繁的那间实验室里,站在M-21躺着的那张床的床脚附近。狼人看上去没有在承受痛苦,他的皮肤回归成正常的健康肤色,身体上也没有缠着绷带,手臂上正打着点滴,但仅此而已。该死的,他似乎只是在沉睡着,根据弗兰克斯坦所说,他就是在沉睡着。那么为什么他们就是没办法叫醒他?
塔奥向[斜]那一位[斜]轻轻瞥了一眼。[斜]他[斜]站在他们这一圈人的后面,好像不关心的样子,可塔奥明白[斜]那一位[斜]很是担忧,肯定在考虑着帮助M-21的办法。哪怕是和罗扎克一起在起居室等着他们的拉尔,似乎也有点在担心狼人,这件事说明了很多。那位小贵族没有说过什么,不过他的脾气绝对是已经好多了,在他早前在实验室里,要求莱基斯告诉他这一次他们是如何把事情搞糟的时候,也确保了自己并没有提高音量(而莱基斯则成功地击退了拉尔,其使用的嘲讽之绝妙,塔奥确定M-21一定会为他而感到自豪的)
啊,小孩子。
塔奥自己可真心不想生。
想到这些高贵的存在,让电脑天才记起了他们一起看过的那部最新的迪斯尼电影(才看了五分钟,塔奥就后悔自己说过他们要看他在电视上找到的头一部电影了。这歌,也唱得,太多了)。他“呵”了一下,一时间忘了自己正站在什么地方。
“嗯,塔奥?是什么那么好笑?”弗兰克斯坦的笑容带着致命的愉悦,塔奥知道自己有麻烦了:金发男人在自己的所有物(屋子里的住民)出事时总是会非常严肃。甚至连塞伊拉小姐看向他的眼神中都带上了失望。耶,好吧,塔奥真的很有必要学会口有遮拦。
“我想也许能像上次那部唱有很多歌的电影里演的那样,一个王子可以亲醒我们的睡美——呃,美狼。”塔奥挠了挠他的脑袋,充满歉意地向每个人微笑起来。塔基奥似乎就要捂脸了,而莱基斯和弗兰克斯坦看着他的表情就像他已经疯了那样。糟糕。他的大脑会联想到奇怪的事情又不是他的错!“一个小小的唤醒之吻……?来吗,它总是能成功地叫醒我的。”他愤愤地表示,躲开塔基奥的肘击。稍后他肯定会被拉去谈谈 “泄露太多信息”的事,说不定还会得到更多的吻。亲吻多好啊,塔基奥似乎总是想多来那么几个——
[斜]——集中精神帮你的朋友啊,塔奥![斜]
“这还真是帮了大忙啊,塔奥,也许……主人,您在做什么?”
在任何人都没有留意到的情况下,那位Noblesse靠近M-21的床。他现在正站在M-21身边,端详着对方,脸上带着近似好奇和探求混合后的神情。
他在回答问题时甚至没有朝他们看上一眼。“孩子们告诉过我电影就像现实中的生活。”
在他弯下腰,吻上M-21的双唇的时候,塔奥突然间醒悟到了两件事:他永远不应该把动画电影说成是“电影”然后其次,他永远没有机会在未来改善自己的修辞了,因为弗兰克斯坦会杀了他,或者M-21醒来后也……不,弗兰克斯坦会先下手的。
不过,他也许会给M-21留下点遗物的。
“主、主人……?”弗兰克斯坦的表情好像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哭,还是去砸点东西,而此时的莱杰罗注意到M-21依然还在沉睡,于是他直起身,抬起头。
“为什么他还是没有醒过来,弗兰克斯坦?我已经吻过他了。”莱杰罗的声音听起来非常,非常的受伤,塔奥现在只想狠狠踹上自己一脚。让莱杰罗感到沮丧是项会被判死刑的重罪,或者至少也会被判在矿井里干上好几十年苦活。“也许应该让塞伊拉或是莱基斯来亲吻M-21吗?我没听说过这样的例子,但是我们理应尝试所有的可能。”
莱基斯发出了一种脖子里似乎被什么东西咔住了的声音,涨红了脸,连塞伊拉的脸上也出现了鲜明的红色。
“不,主人,您看,在童话故事里——”
“通话的故事?”莱杰罗的眉毛皱了起来,让塔奥的胃部纠结成紧紧的一团。这位Noblesse到底是多么的孤独寂寞,多么的与世隔绝啊,他甚至都不知道童话故事是什么吗?
弗兰克斯坦深深吸了口气,准备进行一番长篇的讲解,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床上传来一声细微的呻吟。所有人都把头转向M-21的方向,他正在慢慢地坐起身来,揉搓着自己的太阳穴。
哈,天意弄人。塔奥对了,M-21醒了,应该没人会杀掉可怜的天才了。童话故事万岁万岁万万岁!
“所以我想,这不是个口对口的人工呼吸对吗?”他问,没有直视任何人的眼睛,明显是在窘迫。然而,在他的声调中带着某种非常阴暗的东西,似乎时间每过去一秒,他的怒火就越旺盛一份。
好吧,没门,塔奥还是得死。现在想回去Union是不是太晚了……?

————

那只狼一直在低声咆哮着,不肯放过M-21。[斜]我现在已经没事了[斜],他想要告诉它,可是狼只是咆哮的更大声了,阻止者M-21做……某件事。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到狼身后的那间白色的房间那里去。有什么在召唤着他,然而他过不去。狼看上去在害怕,也许它受了一些伤,但是并没有任何可见的伤口。
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战斗的期间狼支配了他。这种事之前也发生过,不过在战斗结束后他就能找回主动权了。这一次可谓是千钧一发,如果其他人的动作慢了些,那对双胞胎绝对就会杀死M-21了。
等等。难道这就是为什么狼会表现出那种行为的原因吗?它认为他们还在危险之中,因为M-21的战友慢了那么一点点?
[斜]思考啊M-21,思考!你能够做些什么?你要怎样才能告诉狼我们已经没事了?[斜]
他试着和狼发生精神共鸣,告诉它他们已经活了下来,他们已经安全了。但是每一次狼都用过于聪颖的目光看着他,在组织的实验室里带着满身痛楚醒过来的记忆击中了M-21,他收到的打击感比他过去遭受的敌人的连续攻击时还要更加强烈。狼需要的是证据。M-21几乎都要拽掉自己的头发了,[斜]他到底要他妈的怎么做才好?![斜]
接着他感到一记轻柔的碰触落在他的唇上,他无法看到是谁在吻他,但狼却高兴地嚎叫起来。
[斜]头领[斜]。
这个想法来的很是突然,但却很受欢迎。某些温暖的东西流遍了M-21周身。而狼则放他过去了那个房间,还推了推他,因为它知道此时是它第二喜欢的人正站在那里来救——
——是莱杰罗吻的他?!
M-21慢慢地睁开眼睛,环顾四周:他显然正躺在弗兰克斯坦的实验室里,和他的([斜]族群[斜])所有的同伴在一起。他们中没有人察觉到他已经醒了,不过这正好;每个人看起来都处于极大的震惊中,而塔基奥正揉着自己的脸,小声嘟囔着“[斜]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斜]”
很好,他知道这是谁的主意了。塔奥的。
“所以我想,这不是个口对口的人工呼吸对吗?”苍天在上,弗兰克斯坦会杀了他的,就等到这人干掉塔奥之后。M-21慢慢地坐起身来,搓着他的太阳穴。关于狼在莱杰罗吻了他后是多么欢心快乐的那段回忆在他脑海中舞动着,害的他无法直视任何人的眼睛。有点自控力!他对他自己发起火来。但是莱杰罗([斜]头领[斜])距离他是这么的近,使得他想要贴在莱杰罗身边蜷成一团,继续睡下去,沉浸那个存在中,那位阿尔——[注1]
不,不要。他不要想[斜]那种事[斜],不。
蠢狼。
“我猜我应该撤了!”塔奥拽住塔基奥的手,把狙击手拉到门口,根本就是躲在对方身后。塔基奥脸上的神情告诉M-21这不是塔奥第一次在把事情搞糟时拉他做挡箭牌了。“很高兴看到你又醒了过来,M-21!”随后他们两人都溜走了,莱基斯和塞伊拉也借口离去了。
考虑到从弗兰克斯坦那边散发出来的黑色气韵,逃跑的确不是个坏主意。

Fin.

[注1] 原句是:soak in the presence of the alp–  没写完的单词是alpha,在狼群的阶级里表示头狼。但总会忍不住让人联想起喜闻乐见的ABO设定(反正此设也是源自狼群阶级)。


译后感:
莱杰罗王子和21睡美狼,2333,艺术来源于生活,然后坑爹于生活。

评论(1)
热度(41)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