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授权申请中】Sleepless(莱基斯xM-21)

Ozuttly这篇和上一篇也是三月份就去要了授权。但作者最后一次发布文章是在12年6月,要到授权的可能就更渺茫了……依然因为是我都翻完了,就发一下。绝对没有任何侵犯作者创作权的意图。
还有这篇是10年写的,拉尔当时应该正是凶残的巅峰,M-21梦到那样的他,也绝不奇怪……

————————————

原作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7058819/1/Sleepless


Sleepless   by Ozuttly
无眠之夜



[M-21被噩梦所困,同时莱基斯因为担心赛伊拉而无法入睡。内含Regis21.]

————

好吧,虽然我上传到这里的上一篇故事是弗兰克/M-21,我还是要承认我心中的王道配对是莱基斯/M-21。大概剧情是这样的:M-21因为噩梦而心神不宁,而莱基斯是忧心到无法入睡,两个人决定在一起消磨些时光。治愈系,没有色色的情节。故事发生于拉尔在学校攻击了M-21,但是他们还没有前去Lukedonia的那一小段时间内。

————

M-21赶到后看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红色,血液将主入口处的混凝土弄得污迹斑斑,学校大门被染成了鲜艳的红色。断裂的四肢和无法辨别的肉块被随意都散落着,腐烂中的肉体的恶臭充斥在空气中。就在不远处,他能够看到一道紫色。灰色的眼睛瞪大了,因为他分辨出那是塔基奥被残忍吞食的尸体。他觉得躺在旁边的那个人是塔奥,可是那张面孔已经被砍得支离破碎,头部几乎从肩膀上被扯了下来。他唯一知道那是塔奥的凭证,是那个写着“艺兰高中”的被撕碎的臂章。
M-21慢慢走过去,想要去检查他的警卫同伴——他朋友的尸体。在他踏上地面的那个瞬间,他听到了一声“扑哧”,感觉到自己的鞋子下面踩到了什么又软又湿的东西。他不想向下看,他知道这是个坏主意,但却就是无法控制住自己。于是他为了这份好奇心付出了应有的代价,不得不和呕吐的欲望做起了斗争。他脚下的是一截肠子,而当他的双眼顺着它的长度望过去后,他看到是允儿仰面躺在附近。在她身边的是信友,翼汉和秀伊,同样都被肢解了。
站在他们旁边,双手被鲜血染红的,是拉尔。金发人的脸上绽放着野性的笑容,当看到这名警卫后,他漫不经心地从手上甩下零落的几滴血。他的脚踩上了允儿的喉咙,用鞋子碾碎了那段肢体,接着他往下看到那具尸体,发出一阵咯咯的轻笑声,
“哎呀,我手上沾了些脏东西呢。”
M-21的喉咙变干了,愤怒和绝望在他心中沸腾,但是他甚至都没有机会动一下,拉尔的手就深深埋进了他的腹部。

他喘着粗气惊醒过来。床单已经被汗水浸湿了,缠在他身侧伤口上的绷带染上了粉红色,看起来在他断断续续的睡眠中,那个伤口再次地裂开了,M-21皱起眉,决定他有必要在早上告诉弗兰克斯坦这件事。他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想要把依旧萦绕在他脑内的那些血腥的景象弄出去。
这是他本周第三回做这样的梦了。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加黑暗,更加恐怖,然而这次的情形是最为令他不安的。看到允儿被撕开,就像……他的嗓子因为这一小段回忆干枯起来,茫然地盯着天花板,同时将手落到身侧,他今晚是再也没可能继续睡下去了。
几分钟后,他终于坐了起来,审视起自己的房门的时候把前发拨到了耳后。塔奥和塔基奥似乎都在睡,外面的走廊很没有半点光亮。也许一杯水能帮着他冷静下来……看起来也没有别的人在醒着了。他把双足挪到床边上,把它们滑进一双毛茸茸的粉红拖鞋里——弗兰克斯坦坚持要他们在屋子里穿着这种鞋。
就如他猜测的那样,整个屋子都是黑的。楼上没有一盏灯,如果连弗兰克斯坦都上床歇息的话,他想现在肯定已经临近清晨三点了。他拐了个弯转向厨房,在察觉到那里不像他最初想象那样是一片完全的漆黑的时候惊讶地眨了眨眼。
莱基斯坐在沙发上,一盏便携型书灯放在他面前的咖啡桌上。他弓着肩膀,眉毛纠结在一起,皱成一个严肃担忧的表情。他很紧张;M-21认为他绝对是在拉尔带着塞伊拉消失之后就没能在睡过觉了。真见鬼,在正常的情况下,M-21是永远不拥有悄悄接近这个男孩的能力的,可此时的莱基斯甚至都没在他走进的时候从书上抬起头来。
“睡不着吗?”当莱基斯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时,他的魂儿差点从身体里跳出来了,他猛地转过头,看到M-21靠在门口。他合上咖啡桌上的那本书,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哼。我只不过是在专心看我的书罢了,仅此而已。”他回答到,这个时候,M-21走进厨房,拧开了水龙头,清水流进水槽的平稳哗哗声让他平静了一些。在杯子接满后,他喝了一大口,用一只手抹了抹嘴,把杯子放到流理台上。他随意地瞥了眼坐在起居室里的莱基斯,唇边划出一丝坏笑的预兆。
“我想也是。”他说。莱基斯只是再次“哼”了一声,并架起了双臂。他把背靠上了沙发,闭上了那双红眸,随后其中的一只又再次滑开,审视着正走向这边的M-21的身影。
“那你呢?你明天不用工作吗?我还以为身为安全警卫的你会更懂得充足睡眠的重要性的。”这句反驳一针见血,M-21小小啧了声,坐到了银发贵族的身边,一阵头痛开始从他的颅骨后方成型。他当然知道了。他最近有过了太多的无眠之夜,现在他坐的这么近,莱基斯都可以看到他眼睛下的黑眼圈了。小个子的男孩此刻几乎就要为他的发言而感到抱歉了,就在他想要收回那句话的时候,M-21了开口。
“我觉得睡好觉对一个高中生的小鬼来说更重要。你难道没有考试和作业要做吗?”他反击回去,然而话里少了平日和人争论时的气势。他此时此刻真的没有心情玩猫狗吵架的游戏,有些想直接回屋躺到床上继续睡觉。但他很清楚如果他这么干了,噩梦又会回归。他现在还没办法面对那种事。
莱基斯给了他一记短促的瞪视,送开他的手臂,让它们落回体侧,抬眼看向M-21。
“我已经全部完成了那些被指派给我的家庭作业,否则那就太没有品味了。”他简洁地回答,眼光停在M-21身侧的绷带上。安全警卫马上整了整自己的衬衫,掩住绷带,但莱基斯还是抓住了那份衣料,把它向上掀起来。尽管他们总是在斗嘴,可他们依然是朋友,M-21知道这个小男孩从他在学校遭袭后就一直很担心他。“他知道伤口又裂开了吗?”
M-21叹了口气,拽回他的衬衫,把它拉了下来。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它只不过是在我睡觉时被扯到罢了。”他回答到,决定不提及噩梦的部分。这句话没能给他带来半点好处,他可以用眼角的余光感觉到那双红色的眼睛正盯着他,仿佛要钻出一个洞似的。莱基斯对他的过去一无所知,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和弗兰克斯坦住到一起,不过某些时候M-21怀疑这孩子了解的是不是比他说出来的更多。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莱基斯转过身,从咖啡桌上拿起那本他曾经在读的书,把它塞进M-21的手里。在收到一个疑问的表情为回复时,莱基斯只是扭过头。
“凯修大人【爷爷】曾经……我是说,每次当我睡不好的时候,他都会告诉我去试着去找本书看,这也许能帮你放松下来……如果你这样的人恰好知道怎么读的话。”句末的小小讽刺完全在预料之中,M-21哼了声,翻开那本书。
不幸的是,这本书里完全不是用韩语写的,所以他还真的/没办法/读它。他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让莱基斯感到心满意足,但是,在他审视着书页上的外国文字,假装出一幅全神贯注的模样的时候,他还是咕哝起了不要犯傻了之类的话。至于莱基斯,却只是沉默地坐在他旁边,M-21在对方渐渐放松的同时也越发能感觉到那个身体的体温。过了一会儿后,他感觉到有什么沉重的东西落到他的肩头,他从书上抬起头,发现莱基斯正靠着自己,双眼闭拢,呼吸也变浅了。最开始M-21以为他睡着了,可很快他的手又开始动了起来。
那只手挪到M-21的心口,手指从衬衫扣子的缝隙中滑了进去,触上了他的皮肤。警卫的第一反应是全然的震惊,就在他即将尖锐刻薄地发表一番自己对小孩没有兴趣的言论的时候,莱基斯终于开了口。
“你的旧伤口……已经治好了吗,嗯?”他的话很轻,好像他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要把这个问题问出声。M-21抬来眉毛,接着突然醒悟过来。他说的是/那道/伤口,那道他和鲨鱼的战斗中留下的伤口。在那场战斗的当时,莱基斯还无法确认M-21本人是敌是友,但他还是为了保护他和学校的孩子们而奋战着。
M-21炸了眨眼,随即他的表情柔和了些,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一丝非常细微的想要微笑的表情。
“是啊,很久之前就已经愈合了。”听到这句话似乎让莱基斯放松了许多,撤回了自己的手。看着对方现在的样子,M-21注意到他真的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孩子。塞伊拉的离去和拉尔的出现肯定带给了他相当大的压力,努力在每个人面前都保持住勇敢的姿态的行为也非常消耗着他的精力,如今的他几乎看上去很虚弱;仿佛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碎掉。M-21下意识地伸出一只胳膊环住他,把背靠在沙发上并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关于那件事……”莱基斯再次开口,将眼睛打开一条缝,只为了看到M-21的脸。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想要找到合适的词语。“我……我意识到我从未向你道过歉,关于当时我对你做出的那些臆断。虽然在那种情况下说出这些话的理由很充足,可我没能将事情弄对,作为一名贵族还是很不得体的,所以……”
M-21忍不住轻笑出声,莱基斯停住了,有些恼怒地抬头看向他。
“小孩子总是为这样的傻事而操心。”他开口到,莱基斯对他怒目而视,张开嘴想要反驳他,可M-21打断了他。“那种事我早就忘光了。”
莱基斯看向对方,沉默了片刻,但是M-21的双眼已经闭上了,膝盖上的书也合了起来。他现在看起来比他最初走进房间的时候要平静的多了,莱基斯稍稍翘起嘴,把头放回另一个人的肩膀上。他觉得……更有安全感了。身边有他人的存在让他觉得更加舒心了,哪怕他先前是那么的焦躁不安。没过多长时间,他们两人都渐渐地睡着了。

END


译后感:
在沙发上睡觉的小兔子和小狗真可爱(喂
21哟,你对正太(比你年长上十倍以上)没兴趣,但是谁知道正太对你有没有兴趣啊23333

评论(5)
热度(29)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