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授权翻译】Little One, chapter 2(正太M-21,萌死人不偿命)

Madame aZure的作品翻译第十弹。
正太21系列的第二章。

翻译声明同Little One第一章。
Disclaimer is the same as "Little One, chapter 1".


————————————

原作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11891360/2/Little-One
授权书同第一弹


Little One   by Madame aZure
小家伙



标题:第二章:驯服野生小动物
作者:Madame aZure
同人原作:Noblesse;
配对:无;
类型:Family【家庭】;
级别:K【儿童级】;
警告:在这一章里包含OOC(角色性格偏离)。请自行承担阅读风险。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Noblesse 或其中的任何角色。这篇同人的创作没有任何商标侵权或者从中获利的意味。

————

M-21倒抽了一口气,醒了过来,并且迅速地坐了起来,一阵强烈的眩晕逼着他立刻用胳膊撑住了自己的身体,好让他不至于倒下。他需要花上几秒来适应一下,房间正在他身边旋转个不停,耳边也一直响着轰鸣的声音。他紧紧地闭上双眼,深深地吸进了好几口气,然后才再次睁开了眼睛,朝四周张望起来。他现在呆在某个人的房间里,不幸的是,他根本认不出来。这里是谁的房间?他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在他试着想要回想起什么,却意识到自己根本什么都记不起来的时候,他的一口气卡在了喉咙里,因为他的头脑里简直是一团糟:在一片混乱的没有任何含义的想法中,情感和图像还有声音交织在了一起。他唯一能够回想起来的真实可信的东西,是一种隐隐回荡在他脑海中的恐惧……坏人!也许是那些坏人抓到了他,现在他们在等着他醒来,这样就可以继续伤害他了。他举起手按住自己的嘴巴,压住了一声惊恐的抽气,以免被人听到,双眼由于恐惧而瞪得大大的,身体由于猛烈的颤抖而摇晃了起来。他需要藏起来。不,他需要逃跑!
他没再多想就跳了下了床,冲向窗边,因为这是最近的逃生路线,直接通往外面。他很幸运,现在是夜里,那么坏人也许有都睡着了,而他就能成功逃走了。他想要打开窗户,但是窗锁被固定在了原处,不管他怎么努力也无法让它移动半分。他使劲地将窗户拉了好几次,得到的结果还是一样的。他可以试着用什么重东西砸破窗户,但这样就会让那些坏人得到警告。此外,从窗外看到的景色来判断,他所在的房间是在二楼,从这个高度跳下去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是一个明智的举动。
他依然还有条别的逃生路线:门口。只是这意味着他必须要通过敌人的腹地。他可以试着蹑手蹑脚地从他们身边溜过去。但这太危险了。如果他们发现了他,他就会为了这次尝试而收到惩罚,可如果他呆在屋内,他们迟早也会对他做同样的事情,哪怕他们有或是没有理由。
此时他的膝盖在颤抖着,随时随刻都可能屈服于重力,双手也打起了颤。他不得不咬住他的嘴唇,让自己不再用嘴巴呼吸,因为那样的声音太大了。现在可不是害怕的时候,他必须要勇敢起来。他有一个逃跑的机会,只要他愿意冒险的话。他必须要试试……
他下定了决心,走向了门边,尽量安静地推开了门。朝外偷看过去,他看到一条长长的走廊,两侧都有着很多扇门,被几盏夜灯隐约地照亮了。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离开了房间,用他所能做到的最偷摸最快速的方式向走廊的尽头走了过去,在那里他望见了几节台阶。他一直留意着那几扇门,保证没人会来伏击他。这里是实在是太安静了,但或许只是因为现在是深夜。即便是坏人也都睡下了,不是吗?然而,有什么东西还是感觉不对劲,不过是在好的方面。他没有在空气中闻到恐惧和血腥的味道,没有感到有恶毒的眼睛在暗地里盯着自己,皮肤也没有因为他好像会随时会遭到伤害而产生刺痛的感觉。这几乎就像是他的恐惧已经不见踪影了那般——要是这是真的话。他的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在告诉他,他是安全的,不需要害怕。可是他怎么能在明显有坏人想要伤害他的时候不需要害怕呢?
当他正要走下楼去的时候,一扇门在他身后打开了,令他吃了一惊,及其迅速地转过了身体。这害得他被自己的双腿给绊倒了,不过在他倒在地上之前,某个人接住了他,让他落在了一个安全的怀抱里。
“慢着点啊,小家伙。”陌生人对他说,用双臂把他举了起来。
“不要!放开我!放开我!”孩子开始挣扎和踢打,恐惧感支配了他,认为对方也是坏人中的一员,会为了他想要逃跑的尝试而伤害他。
“没事的,我不会伤害你的。”对方用温柔而充满耐心的声音继续说到。
M-21竭尽全力地挣扎起来,用他小小的双手推着对方的胸膛,希望能让彼此之间拉开一点距离,然而他就是无法从这个陌生人的牢固的掌控中逃脱。唯一能让他逃走的办法就是逼着另一个人先放开他,于是他动用了他的终极手段。在顷刻之间,他就把自己的牙齿刺进了他视野里最近的那个东西,也就是陌生人的肩膀上。他狠狠地咬着,直到下巴提出疲累的异议。他还不够强壮,无法咬破皮肤,但是即使这样的他也是能让对方痛上一下的。他做好了准备,要么会因为自己的所为而遭到殴打,要么就是会被扔开。
陌生人根本就没有因疼痛而缩上半下,只是叹了口气,紧紧地用双臂搂住了孩子,甚至还把他往自己的胸口贴得更近了一些。他的一只手在狼人的背上来回抚摸着,试图叫他平静下来,并轻声说起了安慰的话语。
“没事了,没事了。”他说着,轻轻地摇晃着孩子。“虽然你一定是很饿了,不过我确信你不会想要吃掉我的,我尝起来可不像我看起来的那么好吃。”他轻笑着,但是孩子丝毫不打算放弃,没有停下他的啃咬以及他恐惧的哆嗦和颤抖。
“[斜]没事了。[斜]”M-21猛抽了一口气,因为他听到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在他的脑中响起,一个和善而镇定的存在保护性地拥住了他。“[斜]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你已经安全了。[斜]”那些言语拂过他的思想,好似一阵轻柔的夏季微风,吹散了他的畏惧。,某种东西告诉他那个声音说的都是实话,因为那里面涌出了一股安全感。对于在自己心灵中感知到的那个存在,他能联想到的最为接近的事物就是沐浴在阳光下的感觉:舒适,安全,还有,哦,如此的温暖。
M-21想起来他还咬着那个陌生人,有点好奇为什么对方没有对他大吼或者把他踢开,就像坏人经常对他做的那样。
“[斜]他不是那种‘坏人’,他不会伤害你的。[斜]”那个声音告诉他,再一次的,他确信它说的都是真话。
弗兰克斯坦耐心地等待着孩子平静下来,此时他依然还在他的怀中轻轻地发着抖。真不幸,他的推测是正确的,那场事故影响了M-21的记忆——他的表现可能是由于他本能地害怕着Union中那些伤害过他的人而引起的。他很困惑,而且恐惧,他醒来后的第一个想法可能就是要从任何潜在的威胁中逃开。谢天谢地,弗兰克斯坦能够感觉到M-21身边有着主人的存在——他也许是感知到了这个孩子的痛苦,决定出面干预,因为他是向这孩子传达他们并不是威胁的意思的最适合的人选。
最终,狼人迟疑地松开了他的下巴,撤回了攻击,偷偷看了几眼着把他搂在怀里的陌生人。他有一头金色的过肩长发,明亮的蓝色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似乎在闪耀着光芒,他亲切地对他微笑着,脸上没有挂着那种坏人才会有的险恶的笑容。
“你终于明白我不好吃了是吗?”科学家愉快地扬起一条眉毛。
孩子看着他,脸上露出困惑和少许畏惧的神情,不过他的身体已经不再颤抖,肩膀也落了下来,形成一个更加放松的姿势,从这两点判断,他已经镇静多了。
“哦,我们还没有认识对方呢,我的名字是弗兰克斯坦,我是——”他暂停了一下,知道自己应该向孩子再次保证他不是那些想要伤害他的人中的一员,但是这孩子还知道多少?
“[斜]他害怕的是那些‘坏人’。”[斜]莱杰罗这一次对弗兰克斯坦说话了,他的提示正好是科学家所需要的。
“——我是和那些‘坏人’战斗的人。”弗兰科斯坦用他可能是最为严肃,同时也是最没有威胁性的语气说,告诉对方自己所陈述的就是那个意思,知道M-21会明白他说的‘坏人’指的是什么意思。他的声明毫无疑问地在孩子身上起了作用,那双眼睛瞪大了,里面带着的不是恐惧而是惊奇。
“[斜]他会保护你的,你可以信任他。[斜]”莱杰罗的话加深了弗兰克斯坦的可信度,更进一步地让孩子感到了安心。
“你和他们战斗吗?”M-21带着一种不太确定却充满希望的语调问。
“当然了,他们非常的坏,不是吗?”科学家说着,仿佛这是件显而易见的事情,感到主人的笑意透过精神链接传了过来。看到科学家足以应对现在的事态,莱杰罗撤了回去,让对方去照顾好这一切。
狼人没有回答,带着好奇的表情倾听着他的话。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去相信什么:对方没想要伤害他,也没有对他大吼大叫,可是这也不等于对方今后就不会这么做了。没错,那个声音是对他说了他不会有危险,但除去那股安心的感觉之外,他并没有任何确切的证据,所以他还是行事谨慎点为妙。
“你的名字是?”弗兰克斯坦问,尽管他知道M-21的名字,他最好还是看看这个孩子还记得什么。
“我不知道……”狼人含糊地咕哝着,眼中闪动着悲伤。弗兰克斯坦需要立刻改变话题,他无意间引来了一个棘手的主题,因为M-21似乎什么事也记不得了。
“我知道了。那我接下来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孩子轻轻地耸了耸肩,小心地避免着自己做出挑衅的行为。不过他真的不知道对方应该叫他什么。坏人总是用“你”来称呼他。
“那么……”弗兰克斯坦沉思了一下。“小家伙,怎么样?”孩子为这个昵称吃了一惊,讶异地眨了眨眼,接着他的双眼眯了起来,露出了他标志性的皱眉表情。这是个凶狠的神情……就像一只猫咪那样凶狠。
“我可不小。”他抱怨到,下唇露了出来,不知不觉地就撅起了嘴巴。
“我明白了,是我不好。”科学家无法自控地笑出了声。他朝墙上的时钟瞥了一眼。“哦,已经很晚了。不过,这还真是来点午夜零嘴的绝好时机。你想要些饼干和牛奶吗?”
弗兰克斯坦没有错过在孩子听到“饼干”一词时眼中闪起的兴趣,尽管他挪开了自己的视线,没有表现出想要接受这个提议,或是拒绝的样子。
科学家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把孩子放下来或是继续抱着,然后他选择了后者。他走下楼梯,来到了另一条走廊上,迈进了走廊上的那些门中的一扇。他打开了灯,一间宽阔的起居室出现在他们面前。孩子反复眨了好几次眼睛,才适应了这个亮度。狼人好奇地打量起这间屋子,观察着每一个小小的细节,从墙上挂着的框画,到摆放在咖啡桌上的鲜花,还有看上去十分舒服的沙发。这不像是他过去呆过的那种吓人的白色房间,这看上去像是……一个家?
“我马上就回来。”弗兰克斯坦把M-21放在了沙发上,揉了两下他的头发,对他说到。
几分钟之后,他端着一个托盘回来了,上面放着装有巧克力牛奶的两个高杯子和一小盘饼干。科学家把托盘放在孩子面前的咖啡桌上,拿了一杯饮料,坐到了椅子上。他认为如果他也吃点喝点东西的话,M-21接受这些食物的过程就会更容易些。
发现狼人正在期待看着自己,他从他的杯子里喝了一口,然后把头转向了窗户,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吸引住了他。他知道孩子可能会想在开吃之前先检查一下食物。
心想对方的注意力没有落在自己身上,M-21迅速地将一根手指浸进了热巧克力之中,再把它放到了唇边,尝了尝。那味道很甜,没有他过去尝过的放了药的那种味道。将信将疑地,他用两只手端起杯子,盯着里面的内容物——那个金发人也喝了同样的东西,而且这东西尝起来不坏,所以它是安全的,是吗?只是喝一小口的话也不会带来伤害的,是吗?
弗兰克斯坦把头扭回孩子的方向,那个孩子正把杯子端在嘴边,还喝了一大口。在看到喝完饮料的狼人在嘴边留下了一圈牛奶小胡子[注1],而且紧接着就把它们给舔干净了的时候,他不得不阻止自己笑出声来。
“你喜欢这个吗?”当M-21正试着用舌头舔走他下嘴唇上的牛奶的时候,他问他,
孩子羞涩地点了点头,看着那些饼干。
“那些坏人……”他胆怯地开了口。“你说你和他们战斗。是你把我从他们手里救出来的吗?”M-21抬起头。
“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的。”当然这个故事还有更多的情节,但是那些细节可完全不适合对一个孩子说出来,所以科学家选择略去了它们。
“为什么?”
弗兰克斯坦努力忍下了皱眉的冲动,因为这个孩子措辞中的某种意味其实在说“为什么要为我费这个心呢?”M-21一向都有种强烈的自我贬低和自我牺牲的倾向,显然他的低龄版本也没有什么不同。
“人做出正确的事情是不需要理由的。”科学家对他露出一个微笑,从盘子里拿了块饼干,鼓励孩子也去拿上一块。
狼人挪开了眼睛,视线迷失在遥远的某处,思索着金发人刚刚告诉他的话。
“谢谢你。”在沉默了一会儿后,他轻声说到。这句道谢究竟是为了这场甜蜜的招待,还是为了弗兰克斯坦用温柔和关爱款待了他的事实,那就是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TO BE CONTINUED… :)

[注1] 牛奶胡子就是喝完牛奶后嘴边最沾着的那一圈牛奶印,看起来和小胡子一样。


喜欢的话请回个复,不管多短也好,原作者很希望能看到译文版的反响。

评论(6)
热度(42)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