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授权翻译】Little One, chapter 9(正太M-21,萌死人不偿命)

Madame aZure的作品翻译第十七弹。
萌死人不偿命的正太21系列的第九章。

翻译声明同Little One第一章。
Disclaimer is the same as "Little One, chapter 1".


————————————

原作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11891360/9/Little-One
授权书同第一弹


Little One   by Madame aZure
小家伙


 
标题:第九章:狗狗
作者:Madame aZure
同人原作:Noblesse;
配对:无;
类型:Family【家庭】;
级别:K【儿童级】;
警告:在这一章里没有任何警告。请自行承担阅读风险。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Noblesse 或其中的任何角色。这篇同人的创作没有任何商标侵权或者从中获利的意味。

————

“他实在是很不喜欢我,是吗?”穆扎卡放弃地叹了口气,单手挠着他的头发,因为他刚一踏进这所房子,M-21就再次从他的视线里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自从他骗了孩子来抱抱他后,小家伙就用尽了自己的一切手段从他面前躲开,在他每次来访的时候都会逃走并躲起来,在他离开之前绝对不会出来。没人能说服M-21和穆扎卡呆在同一个房间里超过一分或者两分以上的时间,那之后他就会想方设法的离开。
“你真的不能责怪他。”正在给莱杰罗斟上一杯新茶的弗兰克斯坦哼了声。“在你做了那些事之后,他肯定会把你当成一个可疑的家伙,自然是想要离你远一点。”的确如此,在他可以选择的那么多种接近孩子的办法中,他偏偏挑了最为直截了当的那一种。怪不得会造成如此惨烈的适得其反。
“M在涉及到信任别人的时候有点小问题。”塔基奥露出安慰性的微笑。“别把这放在心里,先生。”他建议到。
“是啊,就算连我们在‘驯服’他的过程中也有麻烦呢。”塔奥笑出声来,想起M-21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最初几天里的情形。除了弗兰克斯坦以外,也许还有塞伊拉,他不让任何人离他太近,左瞪右看,态度十分警戒,看上去随时都在准备逃走。“你只要给他些时间就好。”‘以及希望——不,是祈求能得到最好的结果。’塔奥很想补上这一句,因为除非奇迹发生,穆扎卡是没有机会靠近M-21半步的。
“或许你们是对的。”穆扎卡再次叹了口气。承认想要赢得孩子信任的行为,也许只是一次试图安慰他那颗依然悲痛不已的心的愚蠢尝试是挺困难的。那个孩子身上有太多的地方令他想起了他的女儿——他有着和她同样坚定的眼神,同样激昂的光辉,同样强大的意志,但是……他不是她,也永远不会是她。他永远无法取代她的存在,或是堵住穆扎卡渴求的心脏里那些永远都在流着血的伤口,不过把他放在她的位置上,充分地对他展现下慈爱之情也不算是什么错事——如果他能做到的话,换句话说,因为至今为止,这个孩子甚至都不想听到有关他的事,任凭他与孤独为伍。
“哦,我知道了!”黑客突然变得很开心,因为他刚刚想到了一个点子。“既然小孩子都喜欢动物,也许你可以变身成一只狼,那么他就会和你玩儿了。”他灿烂地笑了起来。
“那倒是个不坏的主意。”穆扎卡咕哝着,摸着自己的下巴,当真考虑其这个建议来。
“把一个五岁大的孩子介绍给一头完全变形后的狼人?这绝对是个才华横溢的想法。”弗兰克斯坦用他能做到的最为嘲讽的语气反驳到,像黑客怒视过去,对方在科学家那具有压迫性的威胁目光下在座位上缩成了一团。有那么多次,这小子都可以管不住自己的舌头,而他就非得要正好选上这个时候,让穆扎卡成为他那个相当白痴的主意的共犯,是不是?
“好吧,既然那只小狼崽是发自心底的痛恨着我,于是我看不出这个主意怎样才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狼人尴尬了笑了笑。
“通过吓到他的方式。”弗兰克斯坦眯起眼睛,明显是进入了护崽儿的家长模式。
“你也会在场的,所以他不会怕我的。”穆扎卡回答,知道那个小家伙在需要帮助的时候会本能地寻找科学家的身影,因为对方的存在而感到了更多的安全感。
“再说,他可能看上去就像一只很大很毛茸的狗狗的。”塔奥以一种狡猾的语气插了句嘴,但弗兰克斯坦的一记瞪视告诉他他最好一直闭着他的嘴,除非他想要直面他的怒火。
“如果他想和动物玩儿的话,我会带他去爱宠动物园(可以让儿童抚摸小动物)的。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一只狼人在起居室里变身的。”科学家坚定地说,一想到穆扎卡的变身会给他的房子里带来的骇人场景:混乱,浩劫,骚动……他就忍不住打起了震颤。苍天在上啊……
“我会静静地变身的。”穆扎卡想要说服对方。
“如果我的记忆没出错,你总是对‘安静’的定义有很大的扭曲。”弗兰克斯坦回答说,把双臂夹在胸前。“现在的情况可都是你的错,我看不出来有任何理由可以让我强迫M-21做他不乐意做的事,不管他知情或是不知情。假如你之前能有那么一点点耐心的话,这些事全都是可以避免的,但是毕竟,耐心根本就不适合狼人,不对吗?”他挑起一条眉毛,眼中的蓝色变得更深了。
穆扎卡露出了非常悲伤的神情,知道自己无法再对弗兰克斯坦多说些什么了,科学家的言辞中涉及的不仅仅只有小狼崽恨他的这件事。对方还没有原谅狼人对他的主人做的一切,而且永远不会原谅,因为他知道如何将恨意铭记。他们之间能维持“温和”的友好关系只是出于莱杰罗的缘故,此外再也没有别的理由了,但甚至连那样的关系,也是可以在一眨眼间就会改变的。
“那么,我是真的没有机会能同小狼崽和好了,是吗?”穆扎卡轻声问。
弗兰克斯坦选择不去回答这个明显不过的事实,只是喝了一口茶,但当他的眼睛望到莱杰罗的时候,他僵住了。那位贵族看着他,带着一种即使被形容成“狗狗眼”也不为过的表情,无声地请求着科学家帮帮他的朋友。弗兰克斯坦觉得他的心几乎都要被这个表情给融化了,这比任何命令都叫人无法抗拒,带着一声叹息,他顺从了自己的命运,向对方妥协了——他当然会妥协了,毕竟那可是莱杰罗啊。
“好吧。”穆扎卡的头重新抬了起来。“但是如果M-21说不,那就是不,这事就到此为止了。”弗兰克斯坦把茶杯放到托盘上,站了起来。首先他需要出去办点小事,然后再去和那个孩子谈上一谈。毕竟,穆扎卡可不能就这样轻易得逞,是不是啊?

~Z~

有一只大狗在起居室里——那是M-21在看到穆扎卡的狼形后产生的第一个念头。说道“大”,他真正想说的其实是巨大,因为那只狗站起的时候至少有一个人那么高,要不就是更高一点。
谢天谢地,他正以一种放松的姿态坐着,把脑袋放在前爪上,慵懒地摇着尾巴,眼中闪烁着顽皮的光芒。他的皮毛是银色的,在特定的光线下看起来几乎是白的,身上带着几道伤疤。而且作为一只动物而言,他的目光似乎也太专注,太聪明了。他可真是只奇怪的狗啊……
弗兰克斯坦过来告诉他主人的朋友已经走了,所以他终于安全了,可以从藏身地里出来了,但不巧的是他们必须要照顾一阵子那个人的狗。说实话,他本来期待着会看到别的东西……某种更小只一点的狗,也许是?
“那真是好大的一只狗儿啊。”孩子小心地说,紧紧地握住弗兰克斯坦的手。“你还能接受吗?他会在地毯上掉毛的。”他抬头关切地望向科学家,清楚对方非常重视干净和整洁。
塔基奥和塔奥不得不憋住他们的窃笑声,为了M-21的发言,也为了那只狗愤怒地喷了一口气的表现。看起来,M-21所关心的问题并不是起居室里有只七英尺高的银毛大狼,而其实是弗兰克斯坦也许会因为他将狗毛弄得遍地都是而感到难受。
“没关系的。”金发人轻轻地笑出了声。“如果他掉的话,我们可以给他剃毛。”他向穆扎卡投去一个不详的坏笑。当然,他可以更正孩子的说法,告诉他穆扎卡事实上是一种狼类,但是他脑子里还有别的想法。一种更为……不正直的想法。
“你想要摸摸他吗?”塔奥兴奋地插了句嘴。
“不想。”孩子立刻堵回了他的话。
“你就过来看看他是多么的柔软蓬松吗!”黑客灿烂地笑着,用两只手比划向穆扎卡的方向,好像他正在向顾客推销一件产品似的。
M-21对他皱了下眉,嘴唇抿成一条单薄的线,怀疑那句话后藏着某种阴谋,随后朝狗看了过去,不知为何,他的表情缓和了下来。那只大狗的皮毛看上去真的是又软又绒。孩子漫不经心地想着,要是自己能把手伸进他那身银色的皮毛里面,在他身上摸来摸去会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也许还可以和他玩一会儿……
“他咬人吗?”他没有把握地问。
“我向你保证,他不会咬的。”弗兰克斯坦微笑着回答了他。“你想离他近一点吗?”他问,感觉到M-21的小手拽了一下他的手。很显然,那孩子用拉着他所信任的亲近之人的方式来获取安心感,似乎是要自己相信他再也不会是孤单一人,这里有他可以依赖的人在。或许这种倾向是一种从他的同志们依然在世的那段日子延续而来的本能的残留,他的年长版可能是学会了克制,因为他不愿意主动展现这种倾向。但是身为一个孩子,他表现得有些更为本性流露,直白强烈,毫无掩饰,会公开地向他所亲近的人表达自己的需求。
孩子将这个念头琢磨了一会儿,考虑起那样做是否安全。从那只狗目前的举止来看,他没有从自己呆着的地方挪动半步,只是耐心地看着他们,所以M-21猜想他是受过训练的,所以接近他是不会有危险的。
当他最终点了点头之后,弗兰克斯坦带他走近了穆扎卡,对方抬起头,耳朵朝他们竖了起来。两人在他面前停下脚步,M-21本能地往科学家身边黏得更紧了。
“你可以摸摸他的,如果你想的话。”弗兰克斯坦鼓励孩子说,孩子依然还在犹豫着,双眼紧紧地盯着他面前的狼人。
M-21慢慢地抬起一只手,想要抚摸那只狗,他小小的手指头试探性地碰上了狗的鼻尖。发现对方没有在碰触下产生不好的反应,孩子增加了少许的信心,将整只手都放了上去。大狗闭上眼睛,将身体贴近他的手掌,满足的叹息着,这时小家伙已经把手从大狗的鼻子挪到了他的头上,将手指埋进那些柔软的皮毛中,享受起那份令人愉悦的质感。
“他真好毛茸茸的呀。”M-21羞怯地注意到,不知不觉地放开了弗兰克斯坦的手,好让自己能够更好地抚摸这只狗。
在大狗更为敏锐的区域(比如双耳)周围的犬毛非常的蓬茸软柔,而他背上的毛发的质地则更为粗糙,长度也更长。他似乎很喜欢被抓挠到下巴的下面或是耳朵的后面,一直蹭着孩子的手,孩子把这视为他很享受这样的表示。
当他的手指划过大狗鼻子左侧的那道伤疤的时候,M-21皱起了眉头。
“他受过伤。”他发现了这一点。“他的主人对他很不好吗?”他抬头问向弗兰克斯坦,有点担心这只狗儿也许受到过虐待,这意味着他的主人比他最初想得还要更加卑劣。他不仅欺骗别人来拥抱他,还伤害狗狗?这个人简直是坏透了!
“哦,不是的。”弗兰克斯坦摇摇头。“那只是因为他打了很多场架,和其他的……狗。”
“哦。”M-21稍微放下了心,那只狗狗没有被他的主人害过就好。
穆扎卡决定忽略弗兰克斯坦刚刚将他的狼人同伴称呼为“狗”的事实。因为这个计划运行的很完美:小狼崽接受了他,甚至为了能摸摸他而似乎有点高兴。他将身体向前倾去,用鼻尖磨蹭起M-21的脸,孩子轻声地笑了出来,被狼人柔软的皮毛和胡须给弄痒了。他喷了口气,把头放到孩子的肩膀上,感觉到小狼崽犹豫地抱住了他,小小的双手勉强才能环住他的脖子。
“他好暖和啊。”M-21下意识地说,大狗的温度比他意料中的还要高的多。
“他确实很暖,不是吗?”弗兰克斯坦微笑起来,发现孩子在穆扎卡的身边变得越来越放松了。“哦,我忘了我为他买了一些很特别的东西。我马上就会回来的。”
“好的。”M-21点了点头,望着科学家离开了房间,接着重新摸起了狗狗。
穆扎卡很想知道弗兰克斯坦去哪儿了,觉得他也许会搞出什么勾当,但却被小家伙给分了心,那孩子此时对他那双毛茸茸的耳朵,以及它们在哪怕最轻微的碰触下也会反射性抖动起来的属性产生了好奇。
几分钟后,弗兰克斯坦回来了,怀里抱着一个纸袋,脸上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那个表情只有他的那种黑暗气韵才能与之媲美,这清清楚楚地表明了他没想干什么好事。
“很遗憾,他的主人没对我们留下任何给他的东西,所以我出门买了一些回来。”科学家在M-21用追问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时候解释说,把纸袋放在咖啡桌上,将里面的几样东西取了出来。随着一件件东西的展露,穆扎卡,塔奥和塔基奥的眼睛都瞪得越来越大了,渐渐领会到了这场展示所带来的恐怖,而莱杰罗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明白过来。弗兰克斯坦只是满足地坏笑起来,将那几件狗玩具,一个项圈,一条皮带,刷子和犬用洗发剂在桌子上放好。“既然他和会和我们呆上一段时间,那我们就要好好的照顾他。你愿意帮我给这只[斜]狗狗[斜]洗个澡吗,小家伙?”
穆扎卡的双眼在听到“洗澡”这个词时瞪的更大了,把头猛然扭向弗兰克斯坦的方向,对方那种令人不安的微笑让他后颈的皮毛都倒竖了起来。随后他看向小狼崽,令他颇为沮丧的是,他看到他点了头,眼睛因为这个主意而闪闪发亮着。
“现在,狗狗,让我们去洗澡吧。”弗兰克斯坦用手招呼他过来,他的微笑甚至没有产生半秒的动摇,一只手里拿着刷子和洗发剂。
“来吧,狗狗先生。”M-21天真无邪地叫着他,抬起头,等着大狗站起来跟上自己。
穆扎卡,前任狼人首领,一生之中曾经经历过无数的事情,但是让一个孩子给他洗澡可还是头一遭。然而,M-21用如此明亮的眼神望着他,实在是太难以让他拒绝了。随着一声长长的叹息,他认了输,站了起来,极大的满足了科学家的意愿。他意识到这是某种曲折的报复方式,因为弗兰克斯坦已经将怀恨在心作为一门艺术掌握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而且不幸的是,他对此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他现在可不能让小狼崽失望,不是吗?
他跟着他们走进房子的更深处,来到了浴室所在的地方,那间浴室相当宽敞,有一个很大的淋浴室,足以让穆扎卡轻轻松松地进到里面。弗兰克斯坦帮着M-21穿戴上了他的小围裙和粉色的小手套,随后再将自己也装备好。他把淋浴喷头从支架上取下来,打开水流,把水温调节到了适合的温度。
“能让我做做看吗?”M-21问,笨拙地掩饰着自己想要亲手给狗狗洗澡的渴望。
“当然可以。”科学家轻笑起来,把喷头递给了他。
孩子用水喷上穆扎卡,一只手在他的毛皮间抓挠着,好确保将那些毛彻底淋湿,并避开了他的头部。在那之后,他关上了水,拿过洗发剂的瓶子,挤出了特别多的分量,将其均匀涂抹在狼毛之上。小家伙专注地蹙着眉头,抿紧双唇,辛勤地洗着这条几乎有他三倍大的大狗。
不幸的是,这孩子放的洗发剂稍微多了点,只不过在几分钟之内,穆扎卡的身上就只剩下了一大堆粉红色的泡泡和沫沫。看到狼人首领流露出的那副恼怒的神情,弗兰克斯坦不得不忍下了自己的笑声。但是在他看了一眼小狼崽,发现对方在全神贯注地干着手头的活儿,丝毫没有意识到那些海量的泡泡的时候,穆扎卡的表情缓和了下来。他好不容易才感受到那双小手给他洗澡时的感觉,不过,孩子还是在用尽全力地洗着,尽管对于一个像他这么小的孩子来说,这个任务也许是有点太繁重了。
“我觉得这样就可以了。”过了一会儿,弗兰克斯坦说到,不见得是因为穆扎卡已经彻底被洗干净了,而是小家伙已经开始累了。
在用水冲掉所有的泡沫后,科学家关上了淋浴室的房门,好让穆扎卡能够尽情地甩一甩毛。在这其间,他出去拿来了几条毛巾和一个吹风机,将它们递给了M-21,因为那孩子是如此的决意满满,想要亲自照顾这只狗。穆扎卡一从淋浴间里出来,孩子就开始用毛巾擦拭起那些残留的水分,然后又继续用吹风机把他彻底吹干。等到他吹完的时候,狼人已经有开始的两倍那么蓬松了,身上的毛朝各个方向支棱着。
“我们应该给他刷刷毛。”M-21嘀咕着,注意到大狗毛发蓬松的样子。“我能把他带到我的房间吗?”
“当然。”弗兰克斯坦回答。
穆扎卡只是顺从地叹着气。和像一只宠物那样被人洗了澡还吹了干的事比起来,再给刷一下毛又算得了什么呢?小狼崽看上去很开心,所以这也没有什么坏处,不是么?
“小家伙,我必须离开一下,看看主人要不要再添一杯茶。你觉得你能搞定所有的事吗?”科学家问他。
“没问题。”M-21答到,脱起了他的围裙和手套。
一进入孩子的房间,穆扎卡就跳上了床,趴在了上面,耐心等待着小狼崽加入他的行列。M-21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开始给他刷毛,动作即小心又温柔。当小家伙再一次全神贯注在自己的工作上时,狼人带着愉快的表情注视着他。孩子从头部开始刷起,在那些更为敏锐的区域附近,例如眼睛和耳朵的周围,特别地细心周到,接着,他的手来到了脖颈的位置,将那些长长的狼毛变得又顺又滑,最终梳理上了他的背部。
“这样就可以啦。”干完活的孩子说着,同时打了一个特大号的哈欠,把刷子放在床头附近的小桌子上,欣赏起他的工作成果。
穆扎卡用鼻子轻轻地推了推M-21,把他推成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让他躺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用身体将他围了起来,期待地望着孩子。
“你也想睡个午觉吗?”孩子问。“嗯,午睡这主意听起来不错。”他继续依偎在毛茸茸的大狗身上,闭上了双眼。穆扎卡那股舒适的体温令他感到非常的安宁,没过几分钟的时间,他就放松了下来,呼吸声渐渐变得平稳,最终陷入了安眠之中。
过了一会儿,弗兰克斯坦出现在门口,他是来检查他们的情况的,结果发现小家伙听起来像是睡着了。
“不用客气,狗狗先生。”他得意地对穆扎卡笑了笑,然后关上了灯,带上了门,好让孩子能睡的更加安稳些。
除去某些……麻烦以外,这个计划其实也不是那么的糟糕。

TO BE CONTINUED… :)


喜欢的话请回个复,不管多短也好,原作者很希望能看到译文版的反响。

评论(1)
热度(45)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