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授权翻译】Little One, chapter 11(兽耳+兽尾!正太M-21,萌死人不偿命)

Madame aZure的作品翻译第十九弹。
萌死人不偿命的正太21系列的第十一章。
前方高能萌力反应!!!!!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翻译声明同Little One第一章。
Disclaimer is the same as "Little One, chapter 1".


————————————

原作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11891360/11/Little-One
授权书同第一弹


Little One   by Madame aZure
小家伙



标题:第十一章:惹祸鬼
作者:Madame aZure
同人原作:Noblesse;
配对:无;
类型:Family【家庭】;
级别:K【儿童级】;
警告:在这一章里没有任何警告。请自行承担阅读风险。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Noblesse 或其中的任何角色。这篇同人的创作没有任何商标侵权或者从中获利的意味。

————

在工作了整整一天之后,没有什么能比看场电影,吃上一堆好吃的,以及和你的家人作伴更让人放松的方式了,塔奥如是决定。好吧,所有的家人,除了M-21以外。尽管黑客费尽了口舌,说服弗兰克斯坦允许M-21在上床时间过后陪他们一起看点电影,小家伙还是在影片开始后不久就睡着了,所以他们不得不把他带回他的房间,放在床上盖好被子。也许塔奥忘记了他的同伴依然是个小孩子,需要大量的睡眠。哦,那么,他就必须要像个办法来弥补他小小的疏忽了。或许去某个有趣的地方玩上一次?嗯,这主意挺有意思的……
在影片将近结尾的时候,他们的头顶上传来了一声重物落地的巨响,接着就是咚咚闹个不停
的急促的脚步声,分散了他们对电影的注意力。
“小家伙这时候不是应该正睡着吗?”塔基奥皱起眉,看向天花板上的某处,声音就是从那里传过来的。
“应该是啊。”塔奥嘀咕着回答。“也许他是个做了个噩梦,醒过来了?我会上去看看的。”他站起来,离开了起居室。
剩下的人继续看起了电影,觉得黑客可以搞定像这样的小事。而看上去的确如此,因为他们头顶上的那些噪音突然就不可思议地停止了。但是这种宁静甚至都没能多坚持几秒,噪音就再度响了起来,此时的动静听上去更是在争吵,伴随着东西被打坏的声音,还有几声“哎哟”,“嘿”和“别那样”的惊叫,都是塔奥喊出来的。这件事绝对很不寻常,但直到听到玻璃被打碎的巨响后,弗兰克斯坦和塔基奥才决定是时候出手干预,前去了M-21的房间。
他的房间里看上去就像是经历过一场飓风,床套被弄得又皱又破,几样东西扔在周围,大概是被用来当成砸人的东西了,窗户也被打破了,玻璃渣碎得到处都是。
塔奥站在这一团混乱的中间,头发凌乱不堪,鼻子上带着一道像是爪子挠出来的痕迹,手臂上全是牙印和抓痕,衣服也被扯坏了,好像他刚刚和某种猫科动物打了一场似的。或者,是和一头狼。此时此刻,他正在努力阻止着M-21逃离他的掌控,一只胳膊搂着孩子的身体好支撑着他的重量,希望能够让他安静下来,另一只胳膊……这时候稍微有点没空,因为狼人正咬着那截手腕。孩子将自己的尖牙深深地刺进了黑客的手腕,使得鲜血不断的从伤口中渗出来,喉咙深处回响着一种低沉的咆哮声。他正在不断的扭动和挣扎,试着想要逃走,小小的爪子挠着塔奥的胳膊,希望能逼着对方放开他。尽管整个情景非常的荒谬,但是真正吸引了每个人的注意力的其实是,呃……孩子身上长出来的新配件。在他的头顶上,一对毛茸茸的,银灰色的,像狼一样的耳朵背到了后面,形成了一个表达恐惧的姿势;同时身上还缠着一条毛乎乎的尾巴。他怒视的目光及其强烈,缩成一条线的瞳孔从弗兰克斯坦打量到塔基奥,盯着他们,以防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所有动作。
“啊,过来帮帮忙好吗?他的尖牙比看上去的锋利多了。”塔奥尴尬地笑了几声,在小家伙的牙齿在他的手腕上咬得更深的时候疼的缩了一下。
弗兰克斯坦只是叹了口气,磨蹭起自己的鼻梁。他应该要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因为年轻的狼人很容易突然失去对变身的控制能力,从M-21如今的样子来看,这只是早晚的事。他想要靠近黑客,把对方从狼人的啃咬中解救出来,但他甚至还没向屋内迈出半步,小家伙就咆哮的更大声了,下唇翻起呲出尖牙,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弗兰克斯坦根本没有因这次勇猛的威胁展示而困扰,只是被逗笑了。
“年轻人,不要在屋子里对人咆哮。”他责备他,带着缓慢而坚定的步伐朝他和塔奥走过去,以表明他话里的意思。M-21再次朝他咆哮起来,这一次声音大到能明显让人看到他喉咙的震颤。他绷紧了身体,准备根据金发人接下来的行为决定是“逃跑还是战斗”。但仅仅过了一眨眼的工夫,他就瞪大了双目,视线从弗兰克斯坦那边移到了门口,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召唤了他的注意力。
“小家伙。”莱杰罗叫了他,悄无声息地在门口现了身,仿佛他是刚刚从空气中聚成了形体那般。尽管他的面容被走廊上的灯光投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那双眼睛还是如同火红的烙铁那样发着光,锁在孩子的身上,没有愤怒,也没有威胁,他只是以一种非常专注的方式望着对方,好像正在从孩子的心中搜寻着什么东西,某种非常难以触及的东西。“冷静下来。”他的言辞回荡在房内,其背后蕴藏着力量,也许甚至还带着命令的意味,不过他那温柔的语调却证明了并非如此:比起一个指令,这更像是一次令他觉醒的呼唤。
狼人看着他,被他鲜红的双眼所迷住了,慢慢地放松了下来,放开黑客的手腕。他眨了眨眼,线一样的瞳孔变宽了,双眼因为认出对方而闪出了光芒,耳朵也重新竖了起来,朝向贵族的方向,尾巴也不再裹着自己的身体,而是轻轻地摇晃了起来。接着他望向屋子里的其他人,好像是刚刚才看到他们那样——从神志清醒的角度来说,或许是的确如此。
看到弗兰克斯坦点了点头,塔奥放下了孩子,小家伙直接奔向了莱杰罗,在他面前停了下来,抬头看向他。贵族微笑起来,温柔地拍着他的脑袋,让狼人的尾巴高兴地摇晃得更厉害了。
“所以……他是会一直这样还是……”塔奥第一个开了口,依然是笑容满面的,尽管他看上去就像和一只非常生气的猫打了一架。
“当前他主要依靠本能行事,但是过段时间他就会变回去的。”莱杰罗回答说,用手指小心翼翼地抚弄着孩子的头发,这样的话他就不会不慎触摸到他敏感的双耳了。
“你肯定是吓到他了,所以他才攻击你的。”塔基奥猜,呼出了一口气,微笑地看着小家伙,那孩子方才闭上了双眼,开始将身体蹭向莱杰罗触碰他的那只手,享受起被抚摸的感觉。
“那啥,我又没想到等着我的会是一只又小又狂暴的狼人呀。”黑客耸了耸肩。
“不过,要是你能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能造成更少的一些……附加伤害的话,我可是会对此非常感激的。”弗兰克斯坦发出一声苦痛的长叹,一侧的眉毛因为房间被毁的这副惨象而几乎抽搐了起来。“塔奥,塔基奥,麻烦你们把这个烂摊子给清理好。”

~Z~

“他变身了,但他的气韵还是没有变。”莱基斯指出来,并轻轻地皱起了眉,用一种复杂的的表情看着赛伊拉快乐地梳着孩子毛茸茸的尾巴的样子,她的举止对一名贵族而言可算不上合适,不过他太过于绅士了,没办法把这话说出来。
在莱杰罗和弗兰克斯坦把M-21带到起居室,好让塔奥和塔基奥能够清理他房间中的一团糟之后,赛伊拉所做的全部就是看上了一眼狼人,然后她那谨慎而不失优雅的自制力就断了线。那个孩子已经让她很着迷了,但是再加上那对蓬松柔软的狼耳朵,一条狼尾巴和那双眼眸中纯洁无辜的幸福神情,她彻底被爱意击沉了。如今她已经精通了用好吃的来引诱狼人的技巧,只是用了一盘香草味的玛芬蛋糕,她就说服了孩子让她给他梳理打扮。M-21甚至一点抗议都没有,他专心致志吃着美味的玛芬,根本不关心她正在做着什么。“他本能地隐藏了自己的存在。”弗兰克斯坦解释到,喝了一口茶水。
“本能?”莱基斯希望得到进一步的说明,因为隐藏自身的存在应当是一种有意识的举动才对啊。
“通常而言,某个个体要为了隐藏其气韵,必须要学会如何去压制自己的力量,不过,这种方式并不特别适用在狼人身上,因为他们的成长方式和其他的种族有点不同。他们最初掌握的技能是“逃跑”的技能,诸如高速的奔跑能力,敏锐的知觉,自我的伪装,这些技能可以帮助他们从遭遇战中逃跑,而不用杀出一条血路来。他们的爪子和尖牙在其生命阶段的很久之后才会锋利起来,一只狼崽的能力完全集中在要如何活下来之上。”科学家耐心地解释到。
“那也不能彻底解释他为什么要变身。”塔奥插了句嘴,他和塔基奥刚刚做完清理工作,走进了起居室,在沙发上坐了下来。M-21不是那么经常会变身的,除非他是有意为之,或者是遇到了什么触发事件。
“对于狼人的幼崽来说,失控后变身并不是什么很不常见的事情。”弗兰克斯坦回答。
“那耳朵和尾巴呢?”塔基奥饶有兴趣地微笑着,瞥了一眼M-21。
“尾巴可以提高整体运动时的平衡性,耳朵,眼睛,还有,”弗兰克斯坦顿了顿,轻轻地笑出了声。 “胡须可以增强他的知觉。”
“等等,他有胡子吗?”黑客问,专注地观察起孩子,由于小家伙和他厮打的时候,他一直在努力让他别再咬着自己不放了,没有时间去注意所有的细节。事实上,确实有几条白色的,几乎透明的,长长的胡须长在狼人的面颊上,随着他咀嚼的节奏而一抖一抖的。“天哪,他真的有小胡子耶。”塔奥屏住了呼吸,把脸捂在掌心里,因为小家伙简直太可爱了。
赛伊拉终于梳理完了狼人的尾巴,M-21把它举起来,仔仔细细地检查着。在对于成果感到欣喜的心情下,他的尾巴开始轻轻的摇晃起来。最开始,孩子没有理会那条尾巴的摇晃,只是回去想要吃完他的玛芬,接着,他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它,然后终于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它的上面,眼睛眯成一个玩乐的表情。他吃掉了剩下的玛芬蛋糕,添干净嘴唇上的糖粉,绷紧了身体,如同一头即将开始狩猎的肉食动物。随着一声闹着玩的吼叫,他扑向了自己的尾巴,想要抓住它,没能明白过来那东西也会随着他的动作而发生位移。他看向双手,脸上充满了惊讶,不理解为什么那条尾巴没能落在他的爪子里。他朝自己的身后望了望,想知道他新找到的猎物去了哪里,然后发现了它,他再次发动了一次勇猛的攻击,完全忘记其他人努力忍住被他逗出来的笑意忍得有多辛苦。他打了好几轮转转,扑了几次空,终于抓住了他那条狡诈的尾巴,用两只手紧紧地将它握住好让它不会逃跑,并把尾巴尖往嘴巴里放去,打算啃上一啃。
“小家伙,不要咬你的尾巴。”弗兰克斯坦说了他,用食指比划出一个“不”的手势。
孩子看向他,尾巴尖还放在他的牙齿之间,他琢磨了一会儿,不情不愿地放下了尾巴,但是还一直地盯着它,眼中显露出顽皮的神情。
“在他变回原形前我们要拿他怎么办?”塔基奥问,望着孩子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不如我们陪他玩儿怎么样?”塔奥灿烂地笑起来,于此同时,弗兰克斯坦的脸色因为这个主意而变得煞白,他的房子陷入一场浩劫的恐怖景象就这样活生生地呈现在他的眼前。

TO BE CONTINUED… :)



十一章的译后感:
我记得在前三章译后感里说过,作者不写有狼耳朵狼尾巴的正太21大概是为了读者的血槽残量着想,但是很明显,她后来决定在十一章里用M-21的可爱来谋杀读者。啊!那双耳朵!啊,那条尾巴!!!啊!那些表达他喜怒哀乐的小小动作!!!!!………………身为一个狗控和21痴汉,我已经死了五百次了,每一次都死而无憾。
赛伊拉我懂你啊!!!!!塔奥我也懂你啊!!!!!!!!!



喜欢的话请回个复,不管多短也好,原作者很希望能看到译文版的反响。

评论(8)
热度(46)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