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授权翻译】Little One, chapter 14(正太M-21,萌死人不偿命)

Madame aZure的作品翻译第二十二弹。
萌死人不偿命的正太21系列的第十四章。目前作者就写了这么多,如果她更新了我也会随时翻译出来的。

翻译声明同Little One第一章。
Disclaimer is the same as "Little One, chapter 1".


————————————

原作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11891360/14/Little-One
授权书同第一弹


Little One   by Madame aZure
小家伙



标题:第十四章:骑士们的营救行动
作者:Madame aZure
同人原作:Noblesse;
配对:无;
类型:家庭;
级别:K【儿童级】;
警告:这一章里没有包含任何警告。请自行承担阅读风险。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Noblesse 或其中的任何角色。这篇同人的创作没有任何商标侵权或者从中获利的意味。

————

“我们现在要做什么?”M-21问,将心中那份坚毅的决意化作声音中严肃的语调。他紧紧地抓着那只毛绒兔子玩偶,双眼专注地迷了起来,嘴唇抿成了一条线,审视着战场的局势,想要找出某种适当的策略来应对他们即将面临的这个挑战。
在他眼前展现出的是一副悲壮的图景,对那些愿意听它诉说的人们低声讲述着关于那些勇敢的骑士和可怕的巨龙,那些在战火中崛起和陨落的英雄,那些正义和邪恶之间永不停息的战争的伟大的故事。这个荒凉的战场是由他们能够从屋子中搜刮到的所有的枕头,毯子和毛绒玩具构建起来的,在他们视线能及的范围内尽可能远的延伸出去,伸到了起居室的每一个角落中。在战场对面,房间的另一头中,耸立着恢弘壮观,难以攻克,被[骇人巨龙]所占据的[双子高塔]——两把椅子,一张白色的被单系在它们中间。[双子高塔]守望的是[公主之堡]——沙发——那里正是莱杰罗公主被邪恶的巨龙所囚禁的地方。可怜的公主正陷在绝望和痛苦之中,梦想着重获他被夺走的那份自由,同时冷静地喝着他的下午茶,看起来对在他身边打响的这场战争一无所知。不过,由于他高贵的血统使然,他依旧还昂首挺胸地端坐在那里,用充满尊严和风度的姿态戴着他那顶那用纸做成的临时的皇冠。要维持这样优雅的姿态是对他来说是很自然的,而且他身为Noblesse的职责也让他扮演起了他在这个故事中被赋予的角色……即使那个角色被描述为一名身陷危难的少女。
两条可怖的巨龙无情而不懈地看守在他的身边,不分日夜——或者至少看守到睡觉时间为止——直到某个勇敢的骑士能把他救出来为止。两条龙分别是塔奥,他可以用自己的意愿呼唤出自然的愤怒,召唤来能够恐吓到人类,也同样能够恐吓到野兽的剧烈的风暴,和赛伊拉,她被赋予了有关魔法和制毒的知识,仅仅用上一滴她调制出来的可憎的魔药,就能让大量的军队败倒在地。
“你们是永远没办法战胜龙族的!”塔奥站在他的那座高塔/椅子之上,高傲地宣扬到,他的宣言最后消失在一阵烂俗的反派式的笑声之中。“赛伊拉小姐,你也要照做。我们必须要把恐惧渐渐灌输到这些骑士的心中。”他小声说,向那位贵族咧了一下嘴,将一只手遮在嘴边,这样骑士们就不会听到他在说什么了。
赛伊拉对他眨了眨眼,接着点了点头,把她的注意力转向骑士。“嗷唔?”她抬起头,礼貌地扮演起自己身为龙的角色。
回到骑士的要塞内,M-21的双眼专注地盯着他们的目标。“那么?”他问到,看向塔基奥,他们的弓箭手。
“或许我们应该攻击那些龙?”塔基奥回答,竭力想让自己和孩子一样严肃起来,不过他的嘴唇却背叛了他,慢慢地弯成了一个微笑。他依然不清楚这个五岁大的孩子是怎么成功地把家中几乎所有的人都带进这个角色扮演游戏里去的。上一秒他们还在一起享受着这个宁静的下午,下一秒他们就踏上了和巨龙战斗,解救公主的征程。极有可能是塔奥在其中动了什么手脚……
“怎么做?我们已经失去一名骑士了。”狼人担心地看向他。在他们上一次的攻势中,莱基斯爵士被赛伊拉抓走了,现在正身处于[恶龙的地牢]之中,经受着即使是最强大的战士也会被逼疯的残忍折磨——或者是坐在某把椅子上等着哪个骑士过来让他得到解放。
莱基斯把双臂架在胸前,不高兴地看着其他人,对这个角色扮演游戏到底算怎么回事依然很是困惑:这不是什么战斗训练,因为他们都不被允许使用自己的能力,与此同时他们还必须要战斗,但是只能使用枕头和毛绒玩具。他的骄傲自大,或者说是愚蠢让他轻率地走到了龙的地盘上,忘记了那些噩梦般的生物还住在那里。而他只是被赛伊拉扔来的一个枕头砸中了——她其实和他一样困惑,但她不知为何理解了她在游戏里的角色——然后他就成了对方的俘虏。如今,他的命运掌握在他的同伴的手里,他们必须要过来将他营救出来;他只能祈祷他们足够强大,可以击败这些野兽。
“我们不如同时发动攻击,混淆他们的视线。”塔基奥提了个建议。“我该对付谁?”
“嗯……”孩子将这个战略考虑了一会儿,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我来对付塔奥,你试着绕开赛伊拉去救莱基斯吧。在那之后,我们三个人就可以阻止巨龙,救出公主了。”他说话时的样子是如此的认真,害的塔基奥再也无法压下自己的笑意了。
“好的。”弓箭手抓起一把玩具作为了抛掷武器。“你先走,我掩护。”
孩子点点头,摆好了姿势,等待着塔基奥向他打出信号,示意他应该在什么时候开始冲向被[骇人巨龙]所占据的[双子高塔]。毛绒兔子被他牢牢地抓在手里,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屏住了几秒钟的呼吸,同时在心中聚集着勇气,接着将那口气呼了出来,在信号发出的刹那,他飞一般地冲出了藏身的地方。
与其同时,塔基奥朝对面跑了过去,奔向[恶龙的地牢]所在的方向,随后不得不找了个掩体躲在了后面,因为赛伊拉向他扔来了一个枕头。塔基奥朝她扔了个毛绒玩具作为反击,贵族女孩优雅地闪开了——用这么低的速度扔过来的玩具是砸不到任何人的,所以如果他们想要击中对方,那就要用上一些花招了。塔基奥扔出三个玩具好让她躲开,并且将第四个从地板上滚了过去,停在了她的脚踝附近,这样当她为了闪过他扔出的最后一个玩具而向横跨迈步
的时候,她就会犯下错误,碰到地板上的那个了。
而她果然也这么做了,她的双足撞上了那只泰迪熊。
“哦,我受伤了。”她冷静地宣布,弯下了一只膝盖,表示自己正承受着强烈的“痛苦”。
而在战场的另一端,某只狼人正从掩体后面向外偷偷看去,搜寻着他想要干掉的那条龙的身影。但塔奥不在他视线范围内的任何地方:他没在[恢弘之桥]——桌子——的后面,也没在[石之壁垒]——扶手椅——的后面。他去哪儿了?
孩子开始感到了不安,担心自己是不迈进入了一个陷阱。他做起了撤退并重新考虑别的方法的打算,然而就在他想要后退的时候,塔奥突然从他的背后出现了。
“啊哈,我俘虏了一个骑士!”塔奥大笑着抓住了孩子,被龙捧在怀里的狼人发出了惊讶的尖叫,那只兔子从他的手里渐渐松脱了。
“不——,放我下来,放我下来!”M-21挣扎起来,当恶龙开始施展出恐怖的饶痒痒攻击的时候,一阵笑声从他的嗓子里冒了出来。
“胳肢,胳肢。”恶龙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孩子想要强行忍住那些咯咯的笑声,在那个怀抱里扭来扭去想要让自己重获自由,可是由于那只毛绒玩具已经被他弄掉了,他手里已经没有东西可以用来保护自己了。
就在这个时候,塔基奥已经抵达了[恶龙的地牢],放出了莱基斯,对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准备加入游戏最后的战局。在他们能后决定他们的下一步行动之前,孩子带着笑声的呼救吸引住了他们的注意力。贵族男孩愤怒地啧了一声,从地板上抓起了一个枕头,冲着黑客的脸扔了过去。
那个枕头带着一声“噗”的轻响砸中了塔奥,因为他过于专心挠孩子的痒痒了,根本没有注意到它。但是,砸中了就是砸中了,于是他不得不放了M-21。
“哦,不——我受伤了!”他像演戏那样夸张地呼喊起来,双膝跌落在地,紧紧地拽住心口处的衬衫,尽管他被砸中的是脑袋。“哦,不要呀,这是多么残酷的命运啊!我觉得我看到那道光了。”他抬起一只手,放到了额头之上,宛若一名少女那般,脸上的笑容却始终未曾退去半秒。
“你不会有事的,那只是个枕头。“孩子冷静地提醒着他,觉得塔奥也许是忘了自己并不真的是一条被人屠掉的恶龙。想起那里还有一名等待救助的公主,狼人从垂死的恶龙身边溜了过去,冲去救莱杰罗了。他飞快地穿过了饱受蹂躏的战场,提防着所有那些被赛伊拉布下的危险的魔法陷阱——到处散落的毛绒玩具——只要他走错了一步,他的冒险就结束了。在通过巨龙盘踞过的高塔后,[公主之堡]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但是想要抵达目标,他还必须要穿过一条熔岩之河。这幅液体的地狱肆意奔流并烧毁了它所途径的一切的景象也许会吓到其他的骑士,不过这无法停下他的脚步,因为他比任何人都还要勇敢。环视四周,他发现了一座可以供他利用的石桥的残骸,。他从一个枕头跳到另一个枕头上,没有向脚下望去,这样他的决意就不会发生哪怕丝毫的动摇。他越过了那条河,然后那里就是了:[公主之堡]。他喘了口气,奔向莱杰罗的身边,那位贵族动作优雅地把茶杯放到了咖啡桌上,向这位骑士表达起适当的致意。
“你现在安全了。”孩子极其认真对贵族说,莱杰罗礼貌地向他点了点头,作为回答。
“耶,公主被救出来了!”塔奥欢快的声音从他正躺着的那块地板上传了过来。“现在,公主必须要亲吻骑士以表示感谢了。”他鼓起掌来。
M-21对他皱起眉头,但当他把头转向莱杰罗的时候,贵族弯下腰来,将他的双唇非常轻柔地落在了孩子的额头上。
“谢谢你来救我。”他轻声说到,对小家伙微笑了起来,孩子的脸红了,视线转向了一旁。
“我应该的。”他害羞地小声说。
“现在我们必须要庆祝一下!”塔奥宣布,塔基奥只是叹了口气作为回应,看起来他的同伴永远都不会停下他的……那些蠢主意。“既然我们已经把所有的毯子和枕头都拿到这儿了,
那么来场室内野餐好不好呀?”
屋子里沉默了一会儿,每个人都在考虑着是应该把这个计划当真,还是干脆无视掉塔奥算了。
“我去准备食物。”赛伊拉仪态优美地站起身来,走向了厨房,这个动作决定性地表示了这里将会举行一场野餐。
“我认为我们得收拾下这些玩具。”莱基斯叹了口气,看着他们周围的满地狼藉。他始终没能明白刚刚那算怎么回事。不过他现在至少知道在这种情形下他应该怎么做才合适——照着其他人那样做就行了,就像赛伊拉那样。
弗兰克斯坦从门口看着这些孩子,双臂架在胸前,一抹温柔的微笑柔化了他的神情。
整整一天,他都在那堆看似永无尽头的学校文书上埋头苦干,然而当他听到从起居室里传来的吵闹声后,他决定是时候暂停一下了。而且,他也有些好奇这些吵闹声是为了什么。
他一迈进那个房间,眼睛就因为不满而抽搐了起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警告他家的孩子们去收拾一下他们搞出来的这团糟,因为起居室看起来简直就是一处由毛绒玩具和毯子组成的交战区……但是他没有狠下心去那么做。他怎么可能做的出那种事,他可是看到了他们脸上那些欢快的表情,耀眼的微笑,双眼因为兴奋而闪闪发亮的样子,听到了那些充斥在空气中的欢声和笑语,这间屋子比任何时候都显得更为明亮了,而且还并不是因为灯光的作用。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和恶龙战斗,挽救公主——这样的时刻,总会让他想起成为一名父亲是多么的自豪。

TO BE CONTINUED… :)


译后感:
DND要从娃娃抓起,弗兰你家的21酱真会玩呀真会玩XD


喜欢的话请回个复,不管多短也好,原作者很希望能看到译文版的反响。

评论(12)
热度(33)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