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授权翻译】Little One, chapter 15(正太M-21,萌死人不偿命)

Madame aZure的作品翻译第二十三弹。
萌死人不偿命的正太21系列的第十五章。

翻译声明同Little One第一章。
Disclaimer is the same as "Little One, chapter 1".


————————————

原作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11891360/15/Little-One
授权书同第一弹


Little One   by Madame aZure
小家伙


 
标题第十五章:林中迷失记
作者:Madame aZure
同人原作:Noblesse;
配对:无;
类型:家庭;
级别:T【青少年级】;
警告:这一章里包含粗口和一些轻微的流血表现。请自行承担阅读风险。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Noblesse 或其中的任何角色。这篇同人的创作没有任何商标侵权或者从中获利的意味。
作者笔记:这一章献给superkvothefan,是她/他画了这张穿着狼耳朵套头衫的小小M-21!
同人图地址:
superkvothefan.tumblr.com/post/147115203320/so-i-get-bored-in-class-and-cant-resist-to-make
特别感谢 elegancecity,他们在我喋喋不休讲着一个他们没有入坑(……目前还没)的同人圈,为了狼人的习性,或是包含通感/联觉[注1]意味的狼嚎搞着理论说明的时候,特有耐心地倾听着我。

————

弗兰克斯坦在树丛间急速地穿行着,围绕在他身边的森林幻化成了一片模糊的绿与棕。他的双眼朝左右两边张望着,迫切地寻找着能够揭示小家伙所在之处的某种线索(任何线索都好),从最细微的动作到最轻微的声响都可以,可是令他沮丧不已的是,除了微风轻轻吹动树叶的沙沙声和某只夜鸟偶然发出的啼叫声以外,森林里简直安静地出奇。
他握紧了拳头,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应该想到这样的事情迟早会发生的;毕竟,狼人天生就有着自由奔放的精神,非常喜欢自然的景观,尤其那些好奇的幼崽,他们爱死奔驰和探索周围环境的感觉了。
由于M-21的年龄实在是太小了,他们不得不采取轮流抽出一天休班或休学的方式来照顾他,今天轮到的是莱基斯。在午睡时间到来时,贵族把小家伙放到了床上,然后就去忙他通常会做的那些家务去了。他没有察觉到M-21变了身,也没有听到他离开了房间。等到他因为孩子比平时睡的时间更长,而觉得有什么事不对劲,前去查看对方的情况以确定他是否安好的时候,狼人已经离家很远了。
贵族立即就联系上了塔奥,因为对方能够利用监控系统追踪M-21在整个城市里的行动轨迹。值得庆幸的是,看起来小家伙只是来了场夜游。他探索着这座城市,跳过一座又一座的屋顶,或是爬上那些高高的建筑物来鉴赏城市的风光。明亮的灯光和嘈杂的人群吸引了他的注意,但是他做出了自己最好不要去接近那些事物的判断,而只是满足于从远处看着它们。
最终,狼人来到了城市郊区的那片森林,那里就是塔奥失去他踪迹的地方,也是RK开始展开他们对那位小小的逃亡者的搜寻的地方。
然而找到M-21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孩子已经本能地隐藏住了自己的存在,所以没有人能够感知到他。而且,他们不确定到他在多大程度收到本能的支配,所以也不知道在他见到他们的时候会做出怎样的反应,是会认出他们,还是会把他们当做威胁。
就在弗兰克斯坦不住奔跑的途中,他望到了一块离他不远的空地。当他向那里奔去的时候,那里的景象迫使他猛然止住了脚步。他的双眼惊恐地瞪大了一瞬,随后又危险地眯了起来,他咬紧了下巴,每一次呼吸的时候都又慢又沉,心中沸腾着冰冷的怒意。
爪子的痕迹。
整块空地都是一副被毁过的景象,到处都是凹坑和树木的碎片,没有一棵树在经历这里发生的那场战斗后还能保持完好无损的样子。残叶碎枝散了一地,某颗树仅仅受到了打在它设上的那股冲击的威力就给劈成了两半。
为了检查那些标记,弗兰克斯坦走向了最近的那棵树,用手指划过那些碎裂的树木。就算是某个缺乏他所拥有的丰富经验的人,也能轻易地分辨出那是两种不同的爪痕:其中的一种更大,更深,痕迹下面的木头几乎都烧焦了;另一种更小,勉强才能抓破树皮。
那些小小的爪痕是被一个小小的狼人抓出来的。
科学怪人咬了咬牙,暗魂焰枪在他理性的边缘嘶嘶作响。尽管他怒火中烧,但他还是保持着镇静,知道失去自己的冷静对于找到M-21也是无济于事的。但是,虽说如此,这也不意味着他不会把那种胆敢对一个五岁大的孩子,他的孩子,下手的家伙给大卸八块,并且还要让他们把那些残肢断腿给吃下去。他又向那块空地扫了一圈:即便这里看起来像是一处战场,不过眼前却看不到半滴血迹,这是件令人庆幸的事情……可话说回来,打昏一个孩子也并不需要太大的力道。
他没有浪费更多的时间,跟上了那条破坏的痕迹,准备让那个胆大包天到做了这样的一件事——碰了他家孩子——的混账王八蛋尝尝整个地狱的痛苦。就当他在森林中急速前行的时候,他望到了远处的两个身影:他正在寻找的那个小家伙,以及陪着孩子的那个特别眼熟的
银色长发的人。看到穆扎卡并且也没有发现其他Union特工的弗兰克斯坦本应该感到释然,因为那个狼人很有保护并关爱这个孩子的执著与渴望,但是他周围被摧毁的森林和M-21正处在攻击姿态的事实让他产生了别的想法。麻烦的狼人……
M-21将两只狼耳背到了后面,尾巴紧紧贴在自己身上,不住地低吼着,同时呲出了獠牙,现出了的尖爪。他慢慢地伏低了身体,期间没有中断和对方的目光接触,此刻的他随时都可能一跃而起,发动攻击。穆扎卡带着玩味的表情打量着他,姿势很是放松,双臂交叠在胸前,漫不经心地用一条腿撑着自己。在孩子攻向他的时候,他笑了笑,动作流畅地闪到了一边,轻松自然地躲开了这记柔弱的攻势。
在他落地的那一刻,M-21紧接着又发动了另一次攻击,但是他的双爪根本没有碰到目标,因为穆扎卡再一次毫不费力地避开了他的尝试——毕竟,孩子面对可是前任狼人首领,他的这个头衔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M-21对他嗷了一声,恼怒地眯起了眼睛。他对手的灵巧度无疑很很高,而且闪躲的方式也好到令人生气,但这丝毫无法阻止住他,因为他下定决心要击败对方,无论要试上多少次。他意识到自己没有办法向年长的狼人进行直接攻击,所以是时候改变下策略了。他没有试图再次发动攻击,而是回跳到空地周围的灌木丛中。穆扎卡不由得笑出声来,偶尔将目光投向那些树叶四下沙沙作响的地方,这些声音出卖了小家伙想要通过变幻自己的位置,希望出其不意的拿下他的企图。于是他站在原地,耐心等待孩子来伏击自己。
片刻后,沙沙声停止了,森林安静地一如既往。穆扎卡可以感觉到小家伙银灰色的眼睛锁定了他的后背,紧紧地盯住了他,寻找着最佳的出击时刻,就像一只真正的捕食者那样,一只又小又邪恶的捕食者。没有任何预兆,小家伙就从他藏身的灌木从中跳到了他的身上,展开了他的“偷袭”行动。
这一回穆扎卡选择一动不动地呆在原地,让孩子跳到他的背后,用小小的手臂架住他的脖子,将尖牙刺进了他的皮肤。
那一瞬间,看着自己攻击的结果,M-21目瞪口呆地愣住了——他是盼望过,可是他没想过这招还当真奏效了。在他反应过来之后,他开始高兴地摇起了尾巴。他成功了!他抓住了他的猎物!
“嘿,你终于抓住我了,”穆扎卡大笑起来,回头看向小家伙,孩子的眼睛因为这句赞赏而闪出了光芒。他把手伸过肩膀,抓起孩子的颈背把他拉进了自己的怀里。来吧,让我听听你胜利的吼声!”他如是鼓励他,脸上笑得灿烂。
“嗷呜!”小家伙给了他一声他竭尽全力的吼声,展现着自己作为强大狼人的身份,白色的小小尖牙一闪而过,并自豪地炫耀起自己的爪子。然而,由于他的年纪还不够大,他发出的那个声音就是一声可爱而暖心的尖叫,让穆扎卡好不容易才憋住了自己的笑声。
“干的好,干的好。”穆扎卡说,同时用力揉搓起孩子的头发。“我挺想和你多玩一会儿的,但是看起来你爸爸来这儿接你了呢。”他继续说道,对弗兰克斯坦从草丛中现身的方向点了点头。孩子随着那个动作望了过去,在看到科学家的那个瞬间,他从穆扎卡的怀抱里跳了出来,奔向了对方。
“小家伙,”弗兰肯斯坦松了口气,蹲下来迎住孩子。“你还好吗?”他轻声问到,眼中依然还带着担忧,因为他注意到M-21的样子简直糟透了:他的头发凌乱不堪,衣服破破烂烂的,身上到处都是微小的划痕和擦伤,不过已经开始愈合了,而且还没穿鞋子。弗兰肯斯坦脱掉自己的黑色外套,将它披在狼人孩子的肩膀上,那身衣服对于孩子柔软的身躯来说实在是太大了,然后把他抱在了怀里。他用一只手臂支撑着他的体重,将小家伙头上卡着的一片叶子摘了下来,试着手指梳理起了那头乱糟糟的银灰色头发。
“这孩子没事的。”穆扎卡安慰他说,看着他们之间互动的眼神中充满了喜爱之情。
穆扎卡是在林中漫步,并不想急着回到克伦贝尔的地方的时候遇到了孩子。虽然处于本能的支配下,小家伙还是认出了他是莱杰罗的朋友,好奇地接近了他。穆扎卡上一次见到像M-21这样年幼的幼崽还是在非常遥远的过去,关于他当年还是狼人首领时的记忆涌上了他的心头:那是一段和平的日子,当时一族还没有分裂,当时他们还能没有忧虑地生活着,当时他还能够教导那些新生的一代如何使用他们的爪子。
记忆中的日子早已远去,他抓住了可以把他的知识传授给这孩子的这个机会,向他展示如何去正确运用他的尖牙和利爪,他的速度与力量。在他看到当自己演示那些技巧时,孩子眼中露出的那种钦佩,看到即使那双爪子勉强才能划伤树木的表层,孩子还是想要完全效仿他的那份决意,看到孩子成功并因为这份战果而获得赞美之际,感到真心幸福的样子,他的心脏就痛苦地刺痛起来。他有着太多的回忆,太多的遗憾…
弗兰肯斯坦不高兴地瞪了穆扎卡一眼,建议他闭上嘴巴。有哪个心智正常的成人,在遇到走失的孩子之后,会选择和他玩闹,而不是把他毫发无伤地送回自己的家里?他得和这个狼人进行一番严肃的谈话,教给他什么叫做责任感——等他把这个小惹祸鬼带回家,给他好好地洗个热水澡,弄点东西吃,把他安安稳稳地塞进床上后就立刻和这家伙谈谈。他做事还是有个轻重缓急的。
“我们真的,真的很担心你。”弗兰肯斯坦把注意力转向了M-21,轻轻地皱着眉头责备着他。
啊哦。M-21认出了那种语气:他有麻烦了。他低下头,耳朵也同时慢慢地趴了下来,透过睫毛歉意地看向科学家。他弱弱地叫了一声“对不起”,想要磨蹭科学怪人的脖子,请求起对方的原谅。科学家被逗笑了。“我依然为你走丢这件是感到心有余悸呢。”他告诉他,此时孩子又偷偷看了他一眼,“但我很高兴你没有出事。”弗兰肯斯坦的笑容让M-21竖起了一只耳朵。所以他是有麻烦了,不过不是那种真格的大麻烦,是中等级别的。
一声古怪的人类嚎叫声从远方传了过来,回荡在夜色中,期间还吓到了几只鸟儿。小家伙的两只狼耳立刻就竖了起来,朝声音的方向转了过去。
当第二声嚎叫传来的时候,M-21的尾巴开始欢快地摇动起来,他朝天空抬起头,发出了一声属于自己的狼嚎。
他的族群。他其余的族人在那边。
穆扎卡笑了起来,看着小家伙努力地发出一声声的嚎叫,即便那些叫声的音调高了点,而且他也没办法将这个音调维持得太久。他还只是只幼崽,为了成为一个真正的狼人还有许多需要去学的东西。但他毫无疑问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不过吗,最后再给他教上一课也不会带来什么坏处。
他轻轻地吼了一下,好引起小家伙的关注。当孩子停下嚎叫并探究地看向他时,他深吸了一口长气,将自己的肺部完全填满。仰首向天,闭上双眼,他发出了一个悠长而悠扬的声音,一声来自午夜孤狼的忧郁之嚎。
M-21着迷地看着他——穆扎卡的嚎叫并不只是一种单纯的声响。那个声音听上去非常鲜活,生动,在音色的表面之下盈满了各色各样的感情。那里面有着他的双眼无法见到的颜色,可无论如何他还是看到了。他感觉到了撒发着咸味的蔚蓝的海水,即寒冷又明亮的冰川,带着干燥芬芳味道的尘土飞扬的沙漠。他看到了一些身影经过他的身边,一些他之间不曾谋面的狼人,无忧无虑地欢笑着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体会到了在某场战斗时所经历的兴奋,攻击时爪子上所感到的刺痛的感觉。
他仅仅通过一个声音就看到了一个故事。
于是孩子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带着自己的故事,加入了嚎叫的行列中。

TO BE CONTINUED… :)

[注1] 原文是synesthetic/synesthesia,联觉的形容词和名词,简单来说是对一种感官的刺激作用触发另一种感觉的现象,比如这个声音是黄色的,苹果吃起来是降调的……详细解释欢迎百度,


译后感:
狼人的嚎叫包含联觉效应真是个绝佳的点子。嗷嗷叫的小21好可爱,超可爱,为什么他会这么的可爱啊啊啊啊啊啊……


喜欢的话请回个复,不管多短也好,原作者很希望能看到译文版的反响。

评论(10)
热度(41)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