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授权翻译】The Weak(M-21中心虐心向,含2421)

Elegance Under Pressure是Laryna6的一系列同人的集合,每章都是个独立的篇章。一共七章,这是其中的第六章。
Laryna6目前写了七篇Noblesse的同人,好几篇有AU和架空设定的故事篇幅都很长,文笔非常棒,主要是莱杰罗和弗兰克斯坦的CP为主。但目前最触动我的还是M-21的这一篇,从我第一次看完后我就决定要把它翻成中文推广一下,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翻译声明(我觉得以后都声明一下比较合适):
Elegance Under Pressure是一篇Noblesse的同人小说,原作者是Laryna6。这篇翻译得到了作者的授权允许,本人没有任何从翻译这篇同人创作的过程中获利的意味。
Disclaimer: "Elegance Under Pressure" is a Noblesse Fanfiction which written by Laryna6. This translation has the authority of it's author. No profit is meant from the translating of this fanfiction.

作者的FF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u/564370/

————————————

原作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11646182/6/Elegance-Under-Pressure
授权书如下:



Elegance Under Pressure   by Laryna6
Chapter 6: The Weak
重压下的优雅  第六章:弱点



[斜]原著中的Union在改造人体这方面做的很糟糕,他们做的事对许多医学实验来说都太过了,并且选择了男性的身体作为标准体(这是一个,A,致命的科学错误,标准体应该是女性的身体,而且,B, 犯罪级别的疏忽,因为女性的身体具有更多的功能,所以在男性身上进行测试只会引发重点遗失的副作用,付出了许多尸体为代价),这解释了为什么他们绝大部分的成员都是男性,我们能够见到的Union的女性改造人都不是标准化的量产,而是特别计划的产物,或者是科学家。
撇开Union一贯的无能不讲,Union的组织文化实际上就是在推崇恃强凌弱的权利。猜猜看在监狱中,或是那种人们完全没有法律/社会保障来对抗虐待的其他环境中会发生什么?
因此警告:此篇中有对强[和谐]奸和制度化的性[和谐]侵的谈及。根据内容定义为M/R(成人/限制)级。
还有,这一篇的配对是M-24/M-21。[斜]

————

当M-24和M-21离开克伦贝尔的办公室时,听见他说当任务结束后他想要他们进行更多的测试?
最后还要捅一刀,就在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安全了的时候。
这个[斜]混账[斜]。
M-42看向M-21,在那双灰色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惧。
还有歉意,因为M-21肯定是在责备自己让克伦贝尔产生了想要他们这样的失败品回到实验室里的念头。
M-21是漂亮的那个。他应该担心他自己,而不是为M-24的事而忧虑!
M-24则很丑陋,再加上他是个块头巨大,令人生畏的失败品,意味着他在某种程度上拥有“保障”的。所以他所处的情况没有M-21的那么危机重重。
他不能让M-21被Union抓回去,仅仅因为M-24需要那些药片。
杰克和他们在一起行动已经很糟糕了。杰克想要引起玛丽的注意,所以他故意搞了一场秀来展现他和那些软弱的失败的渣滓是多么的截然不同,可他马上就失败了,没能和她产生任何进展。而M-21正好就在那里,他无法保护他自己。
他没办法从杰克这样的人手里保护自己,没办法不暴露自身已经增强的力量并以回到实验室告终。克伦贝尔博士在保证任何对他隐瞒了珍贵数据的人都会受尽折磨这一点上臭名昭著。
杰克根本不知道精神控制的事,于是M-24冒险试着在精神上推动他,让他好几次远离了M-21,这起到了作用,但是他无法保证M-21永远安全下去。M-24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在垮下去。他没有能力再继续保护M-21远离哪怕任何危险了。
他在那个夜晚拉住了M-21,他明白自己不能让M-21回到实验室。不能让他独自等死,在没有庇护者,无法向任何人寻求安慰的日子中习以为常并身心调零。
有两个noblesse在。M-21感觉到……从其中的一个人身上感觉到了什么。那个noblesse至少会和Union有所不同?这两个人保护了孩子,即使这行为不是出于仁慈,他们也不是人类。他们不会进行任何实验来增进人类的力量。而且Union绝大部分时候对noblesse奉行的是“不交战”原则,只要他们觉得M-21还是个失败品,他们也许就不会费心把他带回来的。
如果M-21最后跟了他们,情况会不会稍微好上一些?反正也不可能更坏了。

————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信任你的?我信不信你其实并无关紧要。”金发的noblesse对M-21说,脸上带着微笑。“只有主人的意愿才重要。”
对,这就说得通了。在Union里,知识会让你有点价值,但[斜]力量[斜]才是权力。科学家可以对实验对象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不过那些真正拥有权力的人则操控着那些科学家,让他们履行职责,因为他们还有用。
卡迪斯•艾特拉马•迪•莱杰罗,或者说“主人”,明显是一名非常强大的noblesse,拥有非常强大的精神控制能力。弗兰克斯坦是一名科学家,比起M-21而言已经很强了,但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对抗他的主人的精神控制,这再明显不过了。
这还算令人宽慰,M-21想。弗兰克斯坦也许对人体改造有感兴趣,作为他的爱好或者别的什么事情,不过莱杰罗没必要在乎他的奴隶想要什么。他也许想要他忙着给他做做拉面,经营学校,给他的主人买部手机以及其他莱杰罗在乎的事情。这意味着M-21被用去做实验的危险度不会很高。
莱杰罗仅仅看了M-21两次……这也是个令人宽心的信号,即使他无法确定这是件好事。他不愿用弗兰克斯坦可能用他这里弄来的那些数据做交易,所以唯一他不得不提供的东西就是他的身体。
M-21不想这么做。在失去了M-24后的他不想。他不想用另一个庇护者来代替自己的同志,哪怕这是M-24希望他去做的,这样他的同志就能得到安全。这样M-21就能活下来,找到他们的名字。
这样也许还不坏:莱杰罗拥有精神控制的能力,他显然是用这个能力让弗兰克斯坦乐于服侍他的主人的。M-24曾经使用过他自己的精神控制,于是在那几次他们被分配到了临近但不同的Union基地,有人打算过来占下他这个失败品的便宜的时候,M-21都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如果那种没有被改造过的工作人员是靠自己的意愿走过来的,M-24就可以把他们打发走,但他每次不能控制超过一个人。
他知道他应该要想清楚他得明白自己的身份,引诱他们好使得他们能够留下他。但他想要记住的是M-24的双手触碰上他的皮肤,尖牙贴上他的脖子的感觉,而不是别的任何人的。
更不用说,弗兰克斯坦显然被设定为[斜]真心实意地[斜]献身于主人,除去作为一名实验对象以外,M-21无法确定科学家的noblesse是不是真的对他有什么印象。要不就是他也许把他当成了争夺主人注意力的竞争者:这也是为什么他对于M-21和那些人类小孩呆在这座屋子里那么恼怒的原因吗?还有那些食物碎屑。
M-21不敢肯定这种对东西没放在原位或者被弄乱的厌恶感是一种noblesse的习性还是弗兰克斯坦被设定为要维持主人屋子的整洁所致,可是不管怎么说,他不想让弗兰克斯坦因为有个渣滓碰了他的主人而发火。M-21[斜]真的[斜]不能去接近莱杰罗,要是弗兰克斯坦嫉妒的话,M-21没有任何自保的方式。
好吧,假如莱杰罗决定要M-21的话,在M-21能在意识到发生什么之前,他就会跪在对方的双腿中间了,所以完全不用担心因为无法给予那位强大的noblesse他想要的东西而惹恼莱杰罗的。如果他能彻底操控自己的一名族人,他是不会让一只前人类的宠物和他争执的。他也许发现让那些孩子们自由行事很令他愉快,对于有人把他当做一个纯粹平等的存在而感到新奇,但是M-21正寄身于他的篱下。改造人明白自己的身份,所以希望莱杰罗也能知道。

————

“所以~~~~”塔奥说,溜到M-21身边。
“没兴趣。”
塔奥和塔基奥两个人都冲他眨了下眼睛,很是吃惊的样子。“我们没想要求你当顺服的那方。”塔基奥解释到。他们也许比他具有更强的力量,然而,“你在这里的权力更大,我们想感谢你让我们得到了治疗以及一个容身的地方。”
“我不是因为想占你们便宜,才去问他们你们能不能留下来的。”M-21低头望着自己的双手。“M-24是我在实验室里的庇护者。我没有……我依然在想着他。”
他终于抬起头,看到塔基奥充满同情地望着他,而不是觉得他很软弱。不知为何这让他胸口的疼痛感更加恶化了。
M-24……
“所以你想叫我接过你对那两个人的职责吗,如果我能搞定的话?”塔奥问。
M-21哼了声。“你想的到挺好。我没有什么‘职责’,除去我要作为学校安保人员而效力和帮着做清洁工作以外。”很快弗兰克斯坦也会让他们干这些事的。“听我说,你们见过弗兰克斯坦了吗?”两名贵族都俊美异常。
“他对他的主人非常具有献身精神。”塔基奥说,眯起了双眼。
M-21点点头。“如果他不是个科学家,我会认为他根本没发觉我很有魅力。”一句“对一个失败品而言。”在他的记忆中回荡起来。“贵族们拥有精神控制的力量,天知道他被控制多长时间了。他是他主人的所有物。当我住进来时他是真的不希望我在这里,他想要和主人独处,但是他主人说的话叫我留下了。至于[斜]那一位[斜],为什么他还会想从一个Union的渣滓身上得到好处?既然他已经有了[斜]弗兰克斯坦[斜],一个只想祈求自己能服侍他,持续钻研仅仅是为了找出主人的喜好的人。实际上我在这里根本就没什么用处可言,除非或许这是背景设定的一部分。弗兰克斯坦希望自己的主人能被他喜欢的东西包围着。”
从他们交换的眼神来判断,塔奥和塔基奥不认为M-21至今还能独善其身也一定能意味着他们能够保持安全。他们不是失败品,虽然他们刚刚发现自己命中注定是要被耗费和废弃的,这让他们成为更加有吸引力的目标。更高的品级,弗兰克斯坦的主人肯定是个拥有[斜]非常[斜]高贵的地位的人,尤其是在弗兰克斯坦的观念里。具有强大力量的人值得拥有更高品级的玩具。
塔奥皱起眉头,看上去很沮丧,还有点担心。“真该死。”他说,在膝盖上敲打着手指。“我真想在那方面搞懂他们。”或许还能看看他是否能用那方面影响他们。塔奥显然没有被设定为纯力量型,所以他习惯于用别的方式保全自己的安危。
M-21来回打量着他们两个人。是不是他们……
塔基奥摇摇头。“我们有时会为对方打下掩护,在我们中的某人受了伤或是需要去工作的时候。”塔奥,“但是我不是塔奥的庇护者。克莱斯是DA-5的庇护者。”塔奥哼了一声,关于对方[斜]事实上[斜]是个怎样的庇护者,这就是M-21需要知道的全部了。“他绝不容忍他的指挥得不到贯彻。”他的两个婊[和谐]子结成同盟来限制他对他们为所欲为的能力。或是扰乱那些科学家的视线。
M-21看向塔奥,对方脸上贴着一层灿烂的假笑。“我是——我曾是DA-5中最弱的那个。”他说。“我没有庇护过任何人。”
“我曾经……为了其他的M系列的人,”M-21说到。“打过掩护……”他吸引住那些科学家眼光,让他们追逐在他的身后而不是对其他人下手。“这对于他们来说意义重大。”
有那么一会儿,他们谁也没有说话——也许他们能从M-21的双眼中看到那些记忆。最终,他摇了摇自己的头。“我感激你们的那个提议,可我不需要你们两个为我做那种事。就像我在我向弗兰克斯坦问你们两个能不能留下来时说的那样,我已经欠了他们的情,我知道的。如果他们改变心意决定要我的屁股的话,那也是他们的事情,好吗?我不希望你们中任何一个跑过来插手救我。” 
结果,才过了几个小时,他们就跑来想把他从弗兰克斯坦的拉面食谱“实验”里解救出来。
最终,M-21也习惯了塔奥周期性的试图勾引他,或是至少是确保M-21能知道无论什么时候M-21有任何需求,他都是方便的——诸如“嘿,你已经弄丢了衬衫,要不要我把其他的也脱了呀?”之类的行为。对于M-21而言非常不幸的是,塔奥从来没有对弗兰克斯坦试过那套“嘿,您还需要我做些[斜]别的[斜]什么事吗?”,而是在落得做家务,做家务以及做更多的家务活的下场前逃开了。或者这也许是种幸运,因为弗兰克斯坦可能已经决定好了,要是塔奥每天只做那么几个小时的家务的话,那么唯一公平的方式就是增加M-21和塔基奥洗盘子的数量了。
他注意到塔基奥频频向房间那头的莱杰罗投去目光,不过看上去弗兰克斯坦把他狠狠揍过的那一顿【原文是揍出翔233】教会了他要和贵族科学家的主人保持安全的距离。或许他觉得只是看看还算是安全的,至少,莱基斯也经常这么做。
那位贵族和对他充满爱慕之情的奴隶肯定留意到了这件事,但或许他们觉得被人爱慕只不过是卡迪斯•艾特拉马•迪•莱杰罗应得的待遇。

————

当塞伊拉告诉他们弗兰克斯坦是个人类时,有个小小的声音在M-21的脑海深处中说着,哦,所以比起其他的贵族,莱杰罗对人类更有意思,那么?对一个改造人,就更是!
而在那个声音因为想到莱杰罗还是有可能对狼人没什么意思而变得沮丧的时候,M-21意识到他可能遇到问题了。
塔基奥遇到的问题显然更大,不过至少他会时不时地遭到塔奥的“告诉我我还是很性感的”哭喊声的袭击——这事每次都发生在塔奥再次的试探出弗兰克斯坦除了主人以外对所有人都缺乏兴趣之后。这倒不是说塔奥的提议对M-21不再生效了,只是,尽管他十分喜欢塔奥,他只是不想……
哦,妈的,M-21察觉到自己正看着喝着茶的莱杰罗,想象着那些洁白完美的牙齿变成依旧精致优美的尖牙。
当M-24的心灵进入了他的心灵,那些尖利的牙齿贴上他的脖颈,让他在M系列里最后的那位同伴带走他的痛苦,哪怕仅仅是暂时性的那种感觉……M-21是个有着贵族情结的家伙,不是吗?
他不想让别人代替M-24在他心中的地位,[斜]他做不到[斜],但是莱杰罗非常强大,他是个很好的主人,他关心弗兰克斯坦的所思所要,即便他显然没有这么做的必要,而弗兰克斯坦对于能服侍他也感到非常高兴。弗兰克斯坦是个人类,那么莱杰罗也许是精神操控了他,但或许也许是……也许就像是M-24曾经教会了M-21如何对抗精神控制,于是M-21能够保护自己,而不是置身于他的支配之下?虽然当对方是M-24时M-21并不介意被支配,M-24又不会伤害他的。除此之外,没门,因为他需要保持[斜]思考[斜]的能力,找到某种办法来挽救M-24,就像弗兰克斯坦想要照顾莱杰罗那样,即便莱杰罗强大到荒谬的地步,而没有像M-24那样病痛累累,生命垂危。
那位真正的贵族比M-24的身形要更为瘦小和苗条,但那个……不是件坏事。既然他们一直在讨论完全不切实际的幻想,M-21也许可能把他守在怀里。假装他已经足够强大到成为庇护者而非软弱而无用的存在。假装他已经足够强大到配得上莱杰罗的关照。
好吧,M-21想,垂下脑袋,对自己嘲弄地笑了。他真是荒唐极了。

————

“[斜]因为我们无法保证我们还能保护你们[斜]。”弗兰克斯坦的话语回荡在M-21的心头。
为什么?为什么莱杰罗在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回报的时候,还要一直保护着他们?
除非他希望他们可以过正常的生活。
莱杰罗为了保护他们就要死了,就像M-24一样。要是他能允许M-21为他做出补偿就好了。

————

一声敲门声在他的卧室门前响起。塔基奥是第一个探出头来的,他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向他看了一眼,在进屋前问他介意不介意有人过来陪他。塔奥跟在他身后。
他们已经痊愈了吗?那场觉醒很有帮助,但仅仅几个小时前他们还在命垂一线,这都是因为M-24的缘故。如果那真是M-24的话。
M-21只是坐在那里,在塔基奥坐到床上的时候把膝盖拉向自己的胸口。“我们没做。”他说。“他病的很厉害,而且他很担心自己是个假货,或者被Union洗了脑用来对付我。至少最初是这样的。”结果在M-21把他带到这里后……“我猜他只是想要去弗兰克斯坦的实验室,而不是来我的卧室。”M-21不过是个失败品,而且还是个蠢货。
塔基奥松了一口气。
“你们没必要担心我。你们才是差点丧命的人啊。”
“你让真正的M-24进入过你的心灵,对吗?”塔奥问。“就像老板和他的主人那样。如果那个假货也对你做了那种事……”
“如果那个假货对我做过那种事[斜]我还不会告诉你们吗[斜]?”M-21发出阵刺耳的大笑。“甚至是弗兰克斯坦那和那一位都没有说什么,我只是个失败品,自我责备这件事是多么的蠢啊。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们做了,我也许就能知道真相,那一位就不会病的这么厉害,而Union也就不会得到那些数据了。”
“M-21,这都是我的错,而不是你的,是不是?”塔奥说。“是我负责安全的。这里的每个人都应该彼此照顾的,我们不能……,”
M-21把头埋在膝盖上。“别……现在别,好吗?”寂静。“我想一个人待会儿,你们是知道弗兰克斯坦是不会让我们旷工的。”当他们需要考虑其他事情的时候,在他主人的学校必须得到保护的时候弗兰克斯坦是不会这么做的。“不,不对,我应当……我必须对那一位作出补偿。”可他现在不能这么做,那位Noblesse还在安睡中,如果M-21将他唤醒,他也许,会死的。

————

“M-21,”塔基奥说,他们才从他们打过的那场战斗中恢复过来,那时莱杰罗不得不醒过来同第六以及第七长老作战。“你还是想对他作出补偿么,现在他可是醒过来了?”
M-21点了点头。
塔奥和塔基奥望了彼此一眼。“老板也许需要分下心。”塔奥说。“如果[斜]那一位[斜]真的衰弱至此,[斜]他的[斜]控制能力也许会大幅减弱,这样老板就会为了我们让那一位耗费自己的生命力来救我们的这件事而对我们做出真格的惩罚。”
塔基奥闭上眼睛,点了点头,很是惭愧。因为正是他说出了如果他们要留下来,大不了一死了之,而不会让莱杰罗为了他使用自己的生命的那些话。他如今肯定备受折磨,因为莱杰罗最后还是为了救他而病倒了。“去吧,M-21。”

————

在客厅找到了那位Noblesse后,M-21跪在了[斜]那一位[斜]的面前。“我明白您或许对此不感兴趣。”而且无论如何这也无法补偿他让他们感到的失望。啜饮某个人的血液也不能让莱杰罗的生命力恢复过来,或者他只有和像弗兰克斯坦那么强大的人在一起才会好。“但是……”
莱杰罗俯视着他,神色疲惫,脸上的表情无法被人解读。“这是你想要的吗?”
“是的。”M-21说。
莱杰罗点了头,站起身来。M-21跟在他身后。他们没有去莱杰罗的卧室,而是他自己的。在关上房门之后M-21抬手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但随后他停了来,不太确定那位贵族是希望亲自来动手宽衣,还是别的什么。M-21抬起头,发现莱杰罗坐到了他的床边,正望着他。他走过去跪在了莱杰罗的脚边,莱杰罗落下一只手轻轻地拍在了他的肩头上,就像在弗兰克斯坦心烦意乱的时候他做过的那样。
或许他是想让他安心,所以他是猜对了吗?M-21将身体向前倾去,可是莱杰罗的双膝依然紧紧地闭在一起。
“这不是你想要的。”贵族说到,温柔地扶着M-21的双肩把他拉了起来。
哦。M-21歪过头,把头发从脖子上拨开,解开了自己的领口。“是的。”这样的话,莱杰罗就会进入他的心灵,告诉M-21他该做的事情。这样他就能知道莱杰罗想要的是什么了。
他分开腿,跨坐在莱杰罗的膝盖上,好让这位贵族可以够到他的脖子。他感觉到莱杰罗吸了一口气,再呼出来,张开了他的嘴……
……然后咬了下来。
被咬到那里的感觉总是能让M-21浑身颤栗,甚至在咬下之前就能意味着是[斜]M-24[斜]在他身边,意味着他被人正搂在怀里,而这一咬之后的性爱不会带来痛苦,意味着他[斜]并不孤独[斜]。在M-24的双臂中,他可以忘掉那些无处不在的摄像镜头。
[斜]温暖[斜],这是他所体会到的感觉。他的心灵如同一件珍贵的宝物被捧了起来,带着担心,关爱还有忧虑。即使身体不适,筋疲力尽,莱杰罗依旧在担心着M-21的难过,想要让他好受一点,可是却不知道[斜]要怎么做[斜]。
不过M-21好像知道他想要什么,所以莱杰罗就为他做了。他收回了尖牙,转而吻上了对方的双唇。直到M-21发现自己正处于躺在床上的莱杰罗的上方,而莱杰罗歪过了自己的肩膀,好让M-21能够脱掉那件衬衫之后,他才因此意识到[斜]莱杰罗是个处男[斜]。
他不知道要做什么,之前从来也没做过,他让M-21得到了他的初吻,让他脱掉了那件弗兰克斯坦为他设计的校服,因为他爱M-21,愿意为他做[斜]任何事[斜]。他只知道要去吻他,因为这件事是M-21希望他去做的。
莱杰罗……莱杰罗[斜]并不觉得自己还有其他的选择[斜],M-21意识到了这一点,而M-21则利用了莱杰罗的慷慨来……[斜]他都做了什么啊[斜]?
现在那位Noblesee更加不安了,他能感觉到莱杰罗眼睛背后的慌乱。他是如此的悲伤,因为他让M-21失望了。
察觉到贵族向弗兰克斯坦(是那个人在照顾着他,是那个人把他从仅为了一个目的而存在,除了一扇窗户以外一无所有的处境中救了出来)发出了[斜]求助的信号[斜],M-21颤抖了起来,即是出于放心,也是出于羞愧,因为弗兰克斯坦并不是莱杰罗的奴隶,他是莱杰罗的[斜]庇护者[斜]。科学家会[斜]杀[斜]了M-21的,而这也是他应得的报应。
他感觉到莱杰罗和弗兰克斯坦之间的链接打开了,其中充满了毫无保留的爱和信任,[斜]那么多的爱[斜]。弗兰克斯坦不是属于莱杰罗的,他们属于彼此的,而他,他,他怎么能亵渎那种关系?用他这种渣滓的肮脏的手触及到它,在他们为了他做了这一切后还用他们和Union是同一种货色的想法来侮辱他们?他想要从这种精神链接中逃走,因为他怎么能玷污这样的事情呢,但是他唯一能做到的就只有瘫软在那里,不住地颤抖。
“[斜]他哭了[斜]。”M-21听到莱杰罗说,此时贵族在床上坐了起来,想要去拍一拍M-21的脊背,希望能让他冷静下来。
他做了那种事,莱杰罗却依然唤来弗兰克斯坦来[斜]帮忙[斜],因为他所珍重的人正处于悲伤之中。
M-21则静静地啜泣着(不能让他们听到你哭),肩膀沉重如铁,甚至都没想过要逃跑。
当那双手臂环住他的时候,他畏缩了一下,但是弗兰克斯坦并没有把M-21从他心爱的主人的身边拽开。正相反,他把M-21和莱杰罗两个人都拉了过来,贴上他的胸口,把M-21的脸转向自己。“没事了。”弗兰克斯坦温柔地说,M-21感觉这句话在自己的灵魂中回荡着,同时还伴着莱杰罗的声音。“[斜]没事了[斜]。”
他,他没生气吗?
“没生你的气。”弗兰克斯坦向他保证。“你做这种事不是为了你自己,也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但是,我差点就……”
“如果你和他睡了,也还是不会造成任何伤害的,”年长的男人向他承诺,使得M-21感到了对方年龄的厚重,他很明白自己正在谈论什么。“你得到了主人的同意[注1],出于生物化学和象征性的理由,强[和谐]奸不仅仅是一种对人类肉身的侵犯,也违背了他们灵魂的意愿。主人是一位贵族。贵族并不进行有性繁殖,所以不用靠性爱和他人建立关系。对他们而言,那不过是一种肉体活动罢了,尽管其中的某些人会发现那是一种非常愉悦的方式。你可能也注意到了,绝大多数贵族都不是那么注重肉体。肢体接触对于他们来说不像对于我们那样具有重要性。你也可以向主人要求和你进行对战演练……好吧,不行,如果你要求主人和你对战,事情就会变得更糟了。”这会消耗掉莱杰罗仅存下来的宝贵的生命力;M-21能感觉到弗兰克斯坦充满保护性地环抱着那个珍贵的灵魂,同时也抱着M-21的。
莱杰罗拍拍M-21的肩膀。“我很好。”
“[斜]不,你才没有[斜]。”M-21和弗兰克斯坦两个人都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他病了,累了,需要由他们来保护他。
“[斜]除了弗兰克斯坦以外从前还没有人想要保护过我[斜]。”这句话同时在M-21和莱杰罗的记忆中响起,他们俩和弗兰克斯坦都听到了。[斜]莱杰罗是如此的爱着他们[斜]。
“我犯了个错误,没有相信弗兰克斯坦的判断。”莱杰罗叹了口气,气息拂过M-21后颈处的头发。
“[斜]嗯[斜]?”M-21的感情波动被当做了一个问题,莱杰罗向他传递过来的不再是言语,而是有关他感受的记忆。由于M-21缺少他那样的感官,这花了他一段时间来理解其中的意思。
M-21,塔奥和塔基奥的心中希望又不希望被碰触的念中奇怪在混合在了一起,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从给予(这是他们的好意,但莱杰罗没有接受他们想要给他的东西)变成了渴求。弗兰克斯坦一直说这样不行,赐予他们想要的对他们反而不是件好事。可是M-21是如此的混乱不安,如果他认为这样能让他更好受一点的话,那么莱杰罗就……
[斜]我应该听弗兰克斯坦的话的[斜],M-21听见他说,感到自己再次和另一个人类达成了共识。
“对人类而言,在某些方面上,性爱真的很像是一种灵魂的契约。”弗兰克斯坦告诉莱杰罗。
莱杰罗点了点头。“我应该相信你的判断的。”他尝试过,确信弗兰克斯坦明白他在说些什么,但是莱杰罗很难把将这种肉体上的互动等同于他的……
啊哈,对于莱杰罗来说,用他实在的双腿迈出一步和按下按钮移动屏幕上的角色之间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这或许能够解释他为什么费了很大的工夫后才了解到,就算他射中了别人在电子游戏里的化身,也并不会在现实生活中对他们造成[斜]真正的[斜]伤害。
他对此表示赞同:莱杰罗看到信友在游戏里被击中过很多次,那之后他依然平安无事,不过贵族一直在怀疑自己是否应该拿孩子们冒这样的风险?
所以身体上的接触到底要怎样才能同他和弗兰克斯坦之间的精神联系有相似之处呢,他们的灵魂要在哪里互相缠绕紧密相连呢?
而M-21……他没法说莱杰罗是错的。性爱,即便对方是塔奥这样的同伴,就只是性,程度可以从感觉舒适到痛苦不堪,但……如果是M-24的话……是[斜]深爱着他[斜]的那个人的话……
他把脸埋进了弗兰克斯坦的脖子,掩住那些再次涌出的泪水。隐藏住自己的软弱是一种条件反射,即便通过精神链接他的软弱还是很显而易见的。莱杰罗抚上了他的后背,M-21没有介意那件裹着他们的外套是一件实验室的白大褂,而想从上面寻求一点额外的庇护感。那是弗兰克斯坦的衣服,所以闻起来有薰衣草和雪松的味道,而不是人类的恐怖。
这也是莱杰罗在进行涉及到性的事情前先取了他的鲜血的另一个原因。因为莱杰罗知道这种形式的接触十分重要,意味深远,所以他想要为M-21做这个。莱杰罗觉得那件事比他自身的快乐更为重要,而且……
莱杰罗只是太善良了。他给了他一个家,他并不是想要施加什么恩情来让M-21想要侍奉和保护他。事实上莱杰罗就是[斜]这样的一个人[斜]。这感觉就像是,有人竟然会如此崇高的关怀着他?M-21是莱杰罗的,一直都是,这种关系将会同他们的生命一样长久,而且还会更加漫长。为了守护他,他可以做任何事情,而他也感觉到对方对他的感情也是一样的。
他感到弗兰克斯坦在他的头顶上微笑了:是的,他能明白,这就是为什么他成为了莱杰罗的所有物,即便莱杰罗并不真正清楚他为他做些别的什么,而只是静静地看着弗兰克斯坦为他做的一切,好奇着人类为何能够如此奇妙。
同时,也是非常难以理解的,但这正是莱杰罗珍重弗兰肯的原因。
“[斜]你有没有[斜]……”M-21拽上弗兰克斯坦的衬衫。
“没有。”他回答到,对此还感到相当高兴。“我从来都不喜欢体液交换,当Union开始搜寻我在乎的人,利用他们来对付我的时候,我就断绝了我的性冲动和性生活。既然主人是无性的,那么我也就非常满足于不再感到哪怕[斜]一丝一毫[斜]的,来自那些[斜]年龄还赶不上我百分之五大的[斜]人散发出的性吸引力。”因为考虑到他们之间力量的差异,那种事在弗兰克斯坦的心中是不对的。他不能欺负那些无法在他面前自保的人们,尤其是在心智的交锋中。此时M-21感觉到他“啊哈!”了一声。“所以那就是为什么塔奥和塔基奥坚持要我近距离地检查他们,好确定主人没有白白浪费他的生命力……”
莱杰罗发出了一个质问——性爱是否就像是[斜]他们的[斜]契约?
不是所有契约都如此亲密的,M-21想。不可能是这样的,要不然凯修特尔就不会向M-21,塔奥和塔基奥提供过缔结契约的机会,虽说那其实是某种测试。
弗兰克斯坦轻笑出声,M-21能感觉到对方的气息吹到了他的耳朵边上。“啊,问得好,主人。我的确很是怀念那段令家主们倍感愤慨的日子。这些年轻的一代……” 其中一半的原因是弗兰克斯坦不想在年轻人面前进行类似性爱的行为,哪怕只到亲吻的程度。另一半的原因是他非常确定比起感到震惊,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只会想要观摩一番,某些情况下还会去记些笔记。好吧,如果他们转而去找[斜]凯修特尔[斜],询问他有关这件事的贵族版本的话……
“对不起。”M-21满是羞愧地说。“我们还以为他……”科学家,权力者或者非权力者,他怎么能用他们和Union是同一种货色的想法来侮辱他们?
“他强制我保持顺从吗?你们不是第一批这么想的人。”弗兰克斯坦的回忆带上了好笑和恼怒,以及想要犯下谋杀罪的欲望——针对那些背叛的家主扪。“是我让你们这么想的,要是有人能拉住这个可怕科学家脖子上的皮带,你们就不会那么担惊受怕了。你们只懂得这些。”如此可怜的孩子们啊。“然而即使身在那样的地狱中,你们依然试图去保护彼此。”他为他们感到[斜]骄傲[斜]。
没有失望,他们的眼中没有带着失望。如此,如此强烈的感觉。
他并不值得被他们表扬。“M-24才是那个……”
弗兰克斯坦对此发出了责备,而莱杰罗也并不赞许:两人都很确定M-21也保护了对方,而且……他已经尽力了。
他已经用尽了全力,可M-24还是死去了,死在了M-21无法够到,无法触及的地方。
莱杰罗的脑内浮现出一幅画面。他望进那堆碎石之下的时候,看到的并不是一具破碎的遗体,而是M-24的灵魂渐渐被剥落成能量的碎片,即便在消散的同时也想留下和M-21说些什么,。他以一种贵族的方式死去了,但是在那个身体里的那个心灵原本是属于人类的,而并非贵族的。所以,很有可能是那颗心中的贵族之魂死去了,M-24的人类部分则被留下了。莱杰罗很难知晓实际的情况,因为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而他也是[斜]那么地[斜]想要让M-21能够开心快乐……
弗兰克斯坦也承认,他当时几乎就能确定M-24是个假货,但是每个人都已经知道要对这个M-24保持警惕,而且他们也不能完全排除他其实就是本人,只是被施加了某种精神控制的可能性,要是这种情况的话,弗兰克斯坦还是很有希望能够发现并移除那种控制的。他们也希望那个主控的人格以为他们依然还被愚弄着,不会激活任何的后备计划。
“是我自己的骄傲自大让我的实验室付出了代价,M-21。”
不,那只是弗兰克斯坦想要让M-21高兴起来。
他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链接正在消退——“[斜]你体内的力量绝不弱小[斜]。”莱杰罗对他说。
“如果这不是因为你那颗狼人的心脏,那就是主人已经饮过你的血了?他可是一位真正的Noblesse。”
“我会成为他的吗?”
“不。”M-21感到了弗兰克斯坦的悲伤。“他的灵魂会成为你的所有。”从他们的精神链接中传来一句悲痛的低语。“[斜]他自己剩下的实在是太少了[斜]。”
M-21脸色苍白起来。他感到莱杰罗对此并不在意,这可更糟糕了。对方由衷地认为如果他能保护好他们,给他们带去得到幸福的机会,那么付出他自己的生命和灵魂便是值得的。
“没事的。”弗兰克斯坦向他保证。“你身上狼人的成分太高了,即便是Noblesse也无法和你建立恒久性的链接。”
贵族仍然靠在他的身边,衬衫没有扣紧,肩膀露出一端,看起来就和不穿制服时的塔奥喜欢把他的衣服弄成的那样。但他可是卡迪斯•艾特拉马•迪•莱杰罗,所以当M-21在他们的怀抱里,有点一难为情地抬头去看他的时候,看到的并不是乱糟糟的狼狈,而是充满艺术性的凌乱美感,好像他是从杂志插页上走出来的那般。他依然完全地掌控着全局,外表诱人,但绝不软弱。
即使他对他们来说是如此的容易受伤。
M-21感到一股颤栗感漫过了他脊背。“在你把手触遍主人的身体,让他咬上你的脖子之前,你有没有洗过澡啊?”弗拉克斯坦质问他。
[斜]哦,该死[斜],M-21想,哪怕精神接触没有完全断开,他还是能意识到弗兰克斯坦[斜]多半会[斜]为了这件事而不给他好日子过的,这样M-21就不会把他几乎就那样强迫了莱杰罗这件事给想下去了。 
他察觉到莱杰罗轻声地叹了口气,那声叹息吹上了他的肌肤,同时他的心情也从链接传了过来,接着消失了。
他们并没有松手。弗兰克斯坦只是再次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把M-21的脑袋埋进自己的下颌之下。莱杰罗依旧靠在他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
“感觉好些了吗?”弗兰克斯坦柔声问到,嘴角还是翘着的,但并不是打算为了那件事而继续揶揄他。
他轻轻地点了下头。
他们依旧没有要离开的迹象。每此他们有所动作的时候,他都会觉得两人一定是觉得厌倦了,或是打算起来了,但结果,那只不过是莱杰罗想要再次拍拍他的肩膀,以及弗兰克斯坦抚摸起他的头发罢了。
他想起了莱杰罗经历过的岁月的沉重,这两人所拥有的耐心和关爱,知道只要自己还需要他们,他们真的不介意一直在这里待下去。

————

“我很抱歉M-21!他把我们甩掉了!”
“我们被锁在复杂的地下室里了,他刚刚才过去把我们了放出来。”塔基奥说。“你没事吗?”
M-21很想知道自己现在看上去是个什么样子,他躺在被单上,床上一团糟糕,衣服也非常的凌乱。他刚才解开了衬衫上面的几颗扣子,以便莱杰罗能够到他的脖子而不会咬上满嘴的布料——他的狼人能力已经治好了那些咬痕,这是当他摸上脖子时才发现的。“我没事。”他说,感到内心深处涌出一股暖流,即便他明白自己做了件错事。
那种感觉[斜]非常美妙[斜],不过他无法对于不是半狼人的塔奥和塔基奥炫耀这种事。M-21也希望莱杰罗不要再喝他的血了,不过那真是……“非常的舒适,非常的[斜]温暖[斜]。”
“所以你走了好运了,M-21?”塔奥问。他在床边坐了下来。为对方感到由衷地高兴。
“没有。”他回答说。“不过他喝了我的一点儿血,我感觉到他进入了我的灵魂。他……他爱我们,他真的非常地爱我们。他只是无论如何都想让我们能够幸福快乐罢了。如果我们希望他这么做的话,他会愿意和我们睡觉的,但弗兰克斯坦认为这对我们不会有什么好处。”
“那的确对你们没有好处。”科学家说到,出现在门口附近。塔奥和塔基奥都僵住了,仿佛他们正看着死神朝这边走来,手里还端着一杯茶。
弗兰克斯坦坐到了床头附近,和塔奥保持了一个不怎么会吓到他的距离,等着M-21坐起身后便把茶杯和托盘递给了他。
“在床上喝这个没问题吗?”M-21问他,即使在经历了刚才的一切后还是吃了一惊。面颊上升起了一阵温意,但并不是因为茶水的热气的造成的。
“不会弄脏就成。”弗兰克斯坦拍上他一边的肩膀,给了他充足的时间看着那只手移了过来,
这样他就不会给吓一跳了,也就不会让茶杯失手掉下去了。“多喝点,你流失了不少的体液。”
“并没有很多吧。”莱杰罗也就吸走了几滴血……好吧,他说的是眼泪。
他顺从地喝了一口,胃部的热流使他想起他灵魂深处所感到过的那种温暖。“你一直都有这样的感觉吗?”他问弗兰克斯坦。那他还怎么能做的了事情?
蓝色的眼睛闭上了一两秒,当它们再次睁开时,简直和他挂在嘴上的笑容一样温柔。“绝大多数时候我们之间的精神纽带都是关闭的,所以不会打扰到对方,但是它一直就在那里,它是一切的基础。”
他点了点头:那种感觉当时他与M-24之间的链接消退之前,他所体会到的是一样的,即使他们之间链接的强度无法同Noblesse建立的链接相提并论。“我很抱歉,我无法让他死去,因为我是个没用的失败品。我也无法继续向你们索求,因为你们为我做了那么多。”弗兰克斯坦是莱杰罗的庇护者,他不能这么做。
弗兰克斯坦伸出手,抬起M-21的下颌。“这也是你的家,看到你们所有人能够留在这里,能够在我们能给你们的短暂的和平中过着快乐和寻常的生活,这让他感到很是高兴。而看到主人变得快乐,能过着一种平常的生活,能够和朋友以及其他人同处在同一个屋檐下,这也是我的愿望。为什么你要为实现了我们的愿望而感到对我们有所亏欠呢?这里没人亏欠别人任何事:大家都只是做自己想要做的事罢了。”
那些手指带着的力度,那些触摸中带着的温柔……M-21想要再次低下头,把那些手指含进嘴里。这个想法让他脸红。
科学家叹了口气。“我确信Union把感情视为一种弱点。性即是力量,某些人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性行为对你和其人来说唯一安全的时候就是在你们彼此安慰的时候,不是吗?”
M-21眨了眨眼,微微地点了下头。
“纵欲是一种虐待造成的常见后果:人们被给予了他们除了性以外就没有别的价值的印象,而人类是[斜]需要[斜]感受到被爱和拥有价值的。不过就你的情况而言,我认为其中还有另一个因素。你说过你很弱,所以‘应当’去死,但如果有人比你更强,那他们也许就更有可能活下去……你希望那些善待过你的人能活下去。如果他们能‘让’你表示顺服,那就可以‘证明’他们比你更加强大。你知道自己才是M-系列里最强的那一个有多久了?”
他挪开了自己的视线,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感到泪水再次在眼中刺痛起来。他是第一个不用再需要服药的人,直到最后,其他人中也[斜]没有一个人[斜]能活到同样不用吃药的时候。也许,他一直在对自己撒谎,因为他们本来就永远达不到那个阶段。到头来,他真的成为了唯一一个足够强大到能活下来的人。
“你没有用你的力量打压其他人,好让自己能够成为幸存者,而是隐瞒了那股力量,让自身承受了伤害,努力帮助你的朋友们活下来……这并不是软弱,M-21。”
这只是让他的脸红更厉害了,他不习惯那样的称赞。他是个失败品,他是不会[斜]得到[斜]任何称赞的,除非是针对他的容貌,而那也意味着在他没有那种意思时性行为也很有可能发生。
“喝吧。”他听到对方说,并照着那个温柔的声音说的去做了,没有注意到那只手离开了他的肩头。
弗兰克斯坦在杯子变空后就拿走了它,他听见茶杯和茶托被放在床头柜上的声音,它们终于脱离了被打翻的危险。“你要是想同我们中的某人发生性关系也没有什么过错——我很英俊,而主人更是姿容华美,举止高雅,你又是个健康的年轻人——但是你要知道,你没必要为了回报我们对你的爱和关怀而为我们做[斜]任何事[斜],让你明白这一点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他不用眨掉眼中的泪水就知道塔奥和塔基奥肯定在看着这一切,仿佛被催眠了一般,而没有从这里逃开,远离这种私人的,危险的,亲切的气氛。
他听到塔奥在床边挪了挪身子,朝他们坐的更近了一些,而不是更远。这也难怪——M-21希望自己能看清眼前的一幕,弗兰克斯坦这时一定非常英俊潇洒,一点都不像个会把他们吓走的可怕的科学狂人。但他的视线是那么的模糊……
“M-21,你还好吗?”塔奥反而却问了他。
哦,他哭了。
他吓到他们了,M-21醒悟过来。科学家们……那些科学家对哭泣的人非常不好。
“我还好。”他说,想要证明这不是一句谎言。他向弗兰克斯坦靠得更近了些,在那双手臂搂住他时靠在了对方的怀里。
“嘘——”那个冷静的声音说到。“没事了,M-21。”弗兰克斯坦抬起头。“请原谅我把你们两个锁在了实验室里。主人告诉我M-21非常的难过,而我已经觉察到了你们两人正在密谋着什么事情。”
塔奥在床边动了动,很可能是因为紧张不安。他这可是被抓了个正着。
“他们是在帮我。”M-21提醒着他,稍稍拽紧了他的衬衫。
“在你向主人情愿的时候分散我的注意力,我知道的。”他真的没有在生气。“你们非常勇敢,为了能帮上战友的忙而诱惑我‘惩罚’你们。”他告诉他们。“只是我对和任何人睡觉都没有兴趣。主人也是如此。你们都是非常俊美的年轻人,但你们是我的雇员,生活在主人的保护之下,而且远远都没达到Lukedonia的合法年龄。主人和我知道你们是怎么看待我们两人的关系的,然而似乎不说破真相会比较合适。主人对于性方面的事并不持有反感,于是当M-21觉得这样做能让他感觉好一些的时候,他表示了愿意。”
“愿意?他觉得他必须这样做,他没有其他的选择。就像好像我请求他帮那个假货觉醒的时候一样。”M-21说,为自己的所做作为愤怒不已,并抹了下眼睛。他发现自己将他的身体从弗兰克斯坦身边拉远了一点,明白这是因为他不配被这样对待。
年长的男人摇了摇头。“那不是什么必须和义务。他只想要让你高兴罢了,M-21。爱或许会混淆人们的判断力,然而肯定远远不够让同意原则作废。”他叹息起来,带了少许戏剧般的夸张。“我谴责我自己。因为你们三个都是性[和谐]侵的受害者,我不想在你们可能会自我纠结的时候去冒险刺激你们。但你们可是在一所高中内工作,需要好好了解有关性健康,同意原则以及如何识别性[和谐]侵信号的知识。”
他对他们露出了一个令人担忧的微笑。“我明天会给你们三个写一本指导手册。这些材料我之后可是对你们进行测验的哦。”
塔奥紧张地笑了几声,可M-21却微笑了起来,他知道他吓唬他们只是为了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感觉好受一些。好像测验就是他们需要担心的最为可怕的事情了。
在这个家里,也许就是这样的吧。

END

[注1] 原文为Consent,意为同意,文中后来出现的“同意原则”也是这个词,是国外司法判断某种性行为属于不属于性[和谐]侵害的一种重要原则。Consent就是亲密关系需要所有参与者的明确的合法的同意,通过确定的行动或者语言表明同意后才能发生性活动。任何没有得到一方明确合法同意的性行为都是性犯罪:“合法”同意指的是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做出的任何同意都无效,比如受到酒精、药物、疾病、残疾,以及当事人年龄和智力水平等影响而无法进行正常判断和交流时,或在受到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对本人或他人的威胁时,都不能认为一方真的进行了同意,否则一律算强[和谐]奸或猥亵。合法同意不仅仅包含了性行为本身,还包括了任何其他相关条件:比如女性同意男性戴套发生性行为,但男性没有带套,算强[和谐]奸。而合法同意可以随时终止:比如性行为发生过程中,女性明确告知男性她决定收回同意(一般是因为身体原因),那男性如果强行继续,算强[和谐]奸。合法同意也是一次性的,比如女性就算昨天、甚至一小时前才与男性发生了关系,也不能假设她现在也会同意,否则算强[和谐]奸。


译后感:
这篇和DID的Need并称我最喜欢的文。这里面所表达出来的M-21所经历的一切给人造成的虐心感是其他同人里所没有的。
M-21收到的痛苦和折磨在原著里读者就可以窥见一斑,但是在Union里他所收到的最大的伤害不是在肉体上,而是在心灵上。The Weak设定了Union存在着弱肉强食并存在性[和谐]虐行为的Union——我相信如果原著不是热血漫画而是青年漫画,这种残酷的行为及有可能出现在官方的设定中。从这样的Union里逃出的M-21和双塔组,对于性和权力的概念都被彻底地扭曲了。也许有人会觉得三人组对主仆组的看法很糟糕,在性方便也太随便了些,可是,首先这个故事可能是AU,所以人物的心路历程和原著不同也是自然;再次,概念遭到扭曲的三人组只能,是的,他们只能,从支配和服从的角度看待周围的一切,并且认为性是贯彻价值的手段,而这正是本故事最为虐心的一点……并且在M-21想要用肉体报答莱杰罗的时候发展到了最高峰。
所幸之后的就是主仆组对M-21无尽的关爱和治愈。看着对人类这方面并不理解的莱杰罗想要令M-21感到开心的尝试,看着弗兰克斯坦把哭泣的M-21搂在怀中的举动。让人在为M-21感痛心的同时又感到了想要流泪的喜悦……他不用在承受蹂躏,他有人爱他,包容他,并且可以把他(还有双塔)从扭曲的概念中挽救出来。
而Laryna6太太的文字和描写也是非常的细腻而自然的,更为本文增添了无数的亮点,啊,太太,请你收下我的膝盖。


喜欢的话请回个复,不管多短也好,原作者很希望能看到译文版的反响。

评论(7)
热度(34)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