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授权翻译】Crying to the Moon, chapter 2(穆扎卡+M-21)

oOTinaOo的作品翻译第六弹。
Crying to the Moon这个故事的第二章。

翻译声明同Crying to the Moon第一章。
Disclaimer is the same as "Crying to the Moon, chapter 1".


————————————

原作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10709245/2/Crying-to-the-Moon
授权书同第五弹。


Crying to the Moon   by oOTinaOo
Chapter 2
对月嚎泣:第二章


那啥……我才注意到这一章已经被我拖了有快一个月了。写完了,哎呀?令人吃惊的是,现在这故事将会变成四章,而不是三章了。哦,我本介意的不是那一点。我喜欢穆扎卡,很怕他在webtoon上会得不到一个好结局。

————

他和莱杰罗聊天聊了好几个小时。他们坐在起居室里的一张大沙发上,屋子里其他的住客他的朋友的一次示意之后也就不见了踪影,即便是那位忠贞不渝的仆人也离开了房间,不过在离开前,他在咖啡桌上留下了一壶茶和两个杯子。
这个世界很奇怪,穆扎卡最终得出了这个结论。如今是莱杰罗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而站在窗户边,或是在屋内走来走去的那个人换成了他。和那个时候可是正好相反;尽管莱杰罗懒洋洋的姿态比他要优雅上许多。现在的莱杰罗被一个大家庭包围着,同时他自己却是个孤家寡人。为什么他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孩子,而……
迅速地,他踩灭了那种差点就掌控了他的嫉妒感。如果有谁值得被爱着他的人所包围着,那一定就是他的朋友。他把头转向窗户,看向外面明亮但寂静的街道。现在已经快到午饭时间了,只有弗兰克斯坦留在家里陪着莱杰罗。还有那个受伤的年轻人。
“你知道那是埃瑟琳的心脏吗?”穆扎卡的声音很低,几乎只比耳语时的音量高一点,但是他知道不论怎样莱杰罗都是能听到他的。他女儿的死亡和在实验室中等待恢复的那个人是他们目前一直在避免提及的两个话题。
“不,我并不知情。”莱杰罗回答,而穆扎卡终于回过了头。莱杰罗放下了茶杯,专注地望着他。他,至少是,曾经想过那颗心还是很有可能是属于埃瑟琳的,穆扎卡从他朋友的眼中读到。好吧,这世上可没有几个狼人是被抓到并被杀害了的,穆扎卡嘲弄地想。再一次的,就像她死后的那么多次那样,他感到了内疚。他应该有能力阻止这件事的,至少应该在保护她的时候死在她的身边。他最为痛恨的部分就是,他在她最后的时刻没能陪在她的身边。在她最需要她的父亲的时候,他没在那里。
穆扎卡花了几秒的时间才注意到莱杰罗站了起来,马上就要走到了走廊上。什么?他立刻做出了回应,跟上了他朋友的步伐。
“你打算做什么?”
莱杰罗只是冷静地看着他。“你想去看看他。”
你疯了吗?穆扎卡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但是这个想法很快在他脑海中消失了。他怎么才能做到在探望那个实验体的时候不会让对方在他一进门后就尖叫着逃出房间?可莱杰罗说的没错。他是想去看看那个年轻人,尽管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想要做什么。望上一眼他是否康复了没有?为差点杀了他的事而向人道歉?去听听那颗曾经属于他女儿的心脏的跳动声?这种喜悦很不正常,不过当他听到另一个人胸口传出的心跳声时,他感到自己和埃瑟琳是如此的接近。这代表着她和这个世间的最后的一丝联系了。
他叹了口气,发现没有别的选择后就跟上了莱杰罗。他觉得非常疲倦,而这种累和他的身体状况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在莱杰罗走进电梯的时候,他电梯前止住了脚步。他看到了自己脸上充满疑惑的表情。为什么莱杰罗会觉得把他带到实验室里是个好主意?即便他本人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Noblesse是怎么如此地确信他不会伤害那个实验体的。或者正好相反?并不是说那个实验体能够赢得过一个真正的狼人,几小时前的那场战斗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哪怕是想到他,那个年轻人肯定都会感到恐惧。莱杰罗只是轻轻地歪了歪头。
“你觉得他会理解吗?”穆扎卡笑了起来,但里笑声里完全没有喜悦。莱杰罗依然用沉默回答了他。“我可是想要杀了他啊,不,更像是在玩弄他,折磨他,在我有勇气做到最后一步之前。你觉得他会理解我吗?”
“如果你想要和我们住在这里,你就不得不和他谈谈。”
这一回,穆扎卡没有笑。这句希望他住下来的邀请从莱杰罗的口中来的是如此地自然而然。
这背后并没有什么隐秘的动机,纯粹只是个友善的邀请。莱杰罗建起了一座庇护所。首先是改造人,然后是贵族们,现在他又想让一个狼人加入到他的避难团中。穆扎卡哼了一声,摇了摇头,同时终于迈进了电梯里。在对方打量的凝望中,他靠在电梯墙上,露出了一个疲惫的微笑。
下降的过程又快捷又安静,因为穆扎卡不想说话。只看一眼,他对自己保证到,他甚至不会让实验体留意到自己的。莱杰罗希望他们能谈谈,但那可以等到那个年轻人完全康复后再说。如果穆扎卡能诚实一些的话,他只是觉得很不安。他知道这很愚蠢,然而不知为何,他总会把年轻人和他对埃瑟琳的回忆联系到一起。那不仅仅是由于那颗心,那个器官,因为它依然还是属于他的女儿的。而是被那颗心的新主人用一双充满绝望的眼睛看着的时候……穆扎卡觉得自己无法承受那种时刻,此时他还远远无法掌控好现在的状况,以及他自身的神智。
电梯门滑开了,穆扎卡被外面的光吓了一跳。和令人舒适,色彩柔和的起居室比起来,这里的走廊带着一种耀眼的无菌的白色。可更糟糕的是那股味道。某种杀菌剂的气味刺痛了他的鼻子;在那种气味之下,他还能闻到鲜血和汗水。就在走廊的尽头,他将会找到那个他既想见到,又不想见到的人。
“穆扎卡?”他转过头,看向莱杰罗。“麻烦你,告诉弗兰克斯坦我在起居室里等着他。”
他不想和他一起来吗?莱杰罗没有表现出任何想要离开电梯的举动,只是十分期待地看着他。他就这么信任他?如果他再次失去了控制,他会杀了那个实验体的。可是随后不久,他就推断了出来,弗兰克斯坦应该就在这里的某处,因为莱杰罗求他向他传个口信。也许弗兰克斯坦无法阻止他,但大概能在他万一失控的时候把他的脑子给打清醒点。
那位Noblesse直率地望着他,打量着他,看了有那么一会儿。然后他点了点头,好像是得出了什么结论。似乎那扇电梯门等着的就是这个,它们关上了。
现在,当他独自站在走廊上的时候,他犹豫了起来。他真的把他丢下了。突然间,这条白色的走廊看起来变得如此的狭小和冰冷,如此的不友善。他花了几秒才背向了电梯,那条唯一的逃跑路径。然而,一旦他做出了决定,他便带着坚毅的步伐朝走廊的尽头走了过去。
他的步子很快,但却没有发出声音,在他走的更深入之后,他可以听到某些轻微的响动,像是有人在挪动什么东西。那应该就是弗兰克斯坦了;而他也知道那股黑暗的存在一直环绕在前人类的身边。
穆扎卡按下了走廊尽头的那扇门边的按钮,门极其顺畅地滑开了。那些轻响就立刻消失了,弗兰克斯坦回过头,迎接他的到来。他脸上的那个微笑是装出来的,眼睛里根本没有笑意,不过话说回来他们见面时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的。莱杰罗的仆人总是对他靴上的泥土或是他留在起居室里的乱糟糟抱怨个不停。
在清洁剂和人类的气味下有股挥之不去的鲜血的味道。让他继续冒险深入弗兰克斯坦的实验室的理由正躺在房间正中央的一张床上。看起来对方正陷在极深的沉睡中,没有被屋子里另外两个人的动作所惊醒,穆扎卡可以看到他轻轻地皱着眉头,脸上还带着一蹭被汗水浸湿的光泽。如果忽略掉他身上的那些绷带的话,实验体的健康状态似乎还不错;即使对方正躺在距他几米远的地方,要是他侧耳聆听的话,还是能听到那些稳定,缓慢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弗兰克斯坦发出一个不耐烦的声音,让穆扎卡看回他的方向。
“你来这里是想完成你昨晚开了个头的事情吗?”
这是一句他确实应得的控诉,但却没有太过于猜错他真正的打算。弗兰克斯坦看上去是不会相信的。他站在那里,双臂架在胸前,眉毛挑的老高,和灰发人的距离是如此之近,如果穆扎卡想要接近那张床,他可以轻易地拦住他的路。
“我想问问他的情况怎么样了。”
“他的名字是M-21。”他说话时的音调中没有恶意,但也算不上高兴。
M-21.他觉得他需要问问这算是哪门子的名字,即便对于一个实验体来说也……实验体……“[斜]你以为我想要这样吗?[斜]”穆扎卡的心底颤抖了一下,强迫自己止住了这些思绪。之后再想,他向自己保证到。
“他的身体正在康复。”最后他终于等来了一声自己想要听到的简短的回答。“你来这儿是因为主人送你来的?”
“是的,他说他在起居室里等着你。”
弗兰克斯坦转过头向走廊走去。
“你去哪儿?”
“自然是去主人那里了。他在召唤我。”弗兰克斯坦在途中停了下来,转过头望向那张床和正睡在上面的那个人。当然了,他现在受到了召唤,需要离开这间房间。穆扎卡瞥了一眼他女儿唯一留下来的东西,随后转头跟上弗兰克斯坦。“你留在这里,直到我回来为止。其他人还在学校,我不想让他醒来的时候只有他独自一人。”
那句话立刻就让穆扎卡停在了半路。他成了照料伤员的适合人选?弗兰克斯坦疯的和莱杰罗一样厉害;也许是前人类被他的朋友给传染了?弗兰克斯坦再次转过身,当真打算要离开这间白到诡异的实验室。
“等一下!”如果年轻人醒来了,他应该做些什么?穆扎卡无法忍受被那个拥有他女儿心脏的人用充满蔑视的眼神看着。要是他再次感觉到了想要杀害对方的冲动,而没人能出来阻止他下手会怎么样?如果那个人害怕他呢?
“主人送你下来叫你和M-21谈谈,不是吗?如果你不想留在这里,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那么我也不用非得准备一间房间给您了,穆扎卡大人。”
说完了这几句话,弗兰克斯坦就把他独自和那个还在沉睡的身影留在了屋内。他要怎么做?如果他根本都没有试着和这个孩子说说话,莱杰罗会很失望的。而他不能让自己唯一的朋友失望。或许等M-21醒了之后,他可以迅速地道个歉,然后离开房间?他身上带着他的女儿身上唯一的留下来的东西;穆扎卡不能让自己错过这个机会。
他非常小心地,没有弄出任何动静地,坐到了一张靠着那堵隔了病床有两三米远的墙边上的椅子上。屋子里很安静,只有机器轻微的轰鸣声,以及相互为伴的呼吸声和心跳声。穆扎卡的双眼盯着那个沉睡的身影,把手肘放到了膝盖上,耐心地等待起来,不论这会花上多长的时间。

TBC


第一、二章的译后感:
每次看到痛失爱女的狼爹穆扎卡心中的怒火和悲痛都让人觉得好生唏嘘。
但是穆扎卡大大,你心中21的画风怎么听上去就像是一只一见到你就会怕怕的胆小狗狗呢……



喜欢的话请回个复,不管多短也好,原作者很希望能看到译文版的反响。

评论(6)
热度(34)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