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授权翻译】Crying to the Moon, chapter 3(穆扎卡+M-21)

oOTinaOo的作品翻译第七弹。
Crying to the Moon这个故事的第三章。

翻译声明同Crying to the Moon第一章。
Disclaimer is the same as "Crying to the Moon, chapter 1".


————————————

原作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10709245/3/Crying-to-the-Moon
授权书同第五弹。


Crying to the Moon   by oOTinaOo
Chapter 3
对月嚎泣:第三章



我很抱歉这章又拖了。无论如何我不是以一个定期更新的作者而闻名的……
我不知道自己把这一章重新写了多少次,删除了大量的段落并修改了好多的句子,结果只是——以下是比喻——把这一章扔到了角落里然后生起闷气来,因为它就是没办法像我想要的那样写出来。哈哈哈。
我依然不太确定这篇同人会怎么完结,也不能保证100%的内容,但是我也许会在第四章和第五章深入一下剧情。我认为,我还是爱着我家这个麻烦的孩子/这篇文的。

————

有几扇窗户就好了,穆扎卡想。像现在这样下去,他就没办法准确地说出时间了。不过,在弗兰克斯坦离开房间后时间也肯定过了超过一个小时了吧。他急切地听了一会儿属于他女儿的那颗心脏的稳定的跳动声,那是一种健康的规则的节奏,然后他闭上了眼睛,假装自己正在坐在他家小孩的床边,就像许多许多年前的那样。
随后某些念头驱散了他和平的幻想。莱杰罗在场的时候还能控制住他的心智不发生错乱,而在这里就不可能了。穆扎卡他怒视其头上厚厚的混凝土,叹了口气。即使是他的耳朵也听不到从这间屋子地上部分传过来的任何声音。这里简直安静到出奇。
他的目光从高高的墙壁上再次挪到了那张单人床上,随后他被吓了一跳。看起来他刚刚错过了他在等着的那个时刻。
灰色的双眸半是晕眩地凝望着他,年轻人脸上那副皱眉的神情比他睡着的时候更深了。值得称赞的是,改造人的心跳和呼吸只是稍稍地加快了,也没有流露出穆扎卡意想中的那种全然的恐慌。不过,这也许只是年轻人还是太过头昏眼花,没有认出坐在他面前的是谁罢了。在实验体盯向他的时候,对方那副像是正在试图解开一个极其难解的谜语的神情表明了真相其实是第二种。
“嘿,你好呀。”
这句轻声的问候终于引起了对方的反应:不是穆扎卡希望看到的那种,不过也在他的预想之内。年轻人抖了一下,猛然地坐了起来,眼中闪烁着类似于恐惧的情绪。他撑住自己身体的方式表明他依然处在痛苦之中,穆扎卡感到一股愧疚感漫过了他的心头。正是因为他才害的年轻人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牢牢地坐在自己那把隔着对方有半个房间远的椅子上,如今他必须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才能开展他们的谈话。莱杰罗相信他能和这个年轻人好好地谈一谈,而不会仅仅靠自己的出现就把对方吓到半死。尽管如此,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灰发人似乎开始震惊下来了。也许是因为穆扎卡没有打算靠过来,或者仅仅是他认出了周围的环境,知道这是他的家?
“其他人在哪里?”他说出这几个词的声调很凶,可穆扎卡还是能听出他声音中的恐惧。他是在怕自己是一个人,还是怕他对他的朋友已经做了什么?不管是哪个,穆扎卡的回答都会是一样的。
“弗兰克斯坦和莱杰罗在楼上,剩下的人在学校。”M-21用不信任的目光打量了他一段时间,然后他的一部分焦虑渐渐消失不见了。所以他最担心的还是他的朋友们,包括莱杰罗在内?或是他只是感到了更多的安全感,知道了自己现在不是一个人在家?穆扎卡意外地发现这个年轻人的思维方式令他很感兴趣。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他在胸前架起双臂,高高地扬起头,几乎像是在挑衅;勇敢的小孩。如果抛开他偷偷朝门边望了好几眼,好像在盘算着他能否靠自己的力量逃出去的这点不谈,这个年轻人的演技很完美。虽然,对一个狼人来说,他还是无法隐藏住他那颗在狂跳不已的心脏和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惧的气味。
“我想要向你道歉。”
“……什么?”
那句话肯定是把年轻人惊呆了,他甚至都忘了皱眉头。一股想要笑出声的冲动袭向了穆扎卡,但是他迅速地压下了这种不正常的兴奋。让对方觉得他在嘲笑他可不是一个好主意。所以,他反而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想要道歉,因为……”他要怎么表述他的意思?好吧,他不是个说话委婉的人。他之前也从来没委婉过,现在也不会开始变得委婉。“很抱歉我差点杀了你。”
年轻人大胆地哼了一声。“你还是第一个为这事真正向我道歉的人。”这句话听上去就像差点被杀是件常有的事儿似的。
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改造人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把自己挪到了床边,这样他就能对哪怕最轻微的威胁而起身反应了。穆扎卡不知道自己现在要做什么。他和这个人说过话了,算是遵从了莱杰罗的请求。弗兰克斯坦也可以充当那个去告诉改造人他们家现在多出了一个人的角色。问题是,穆扎卡并不想离开。这个人有着他女儿的心脏,他想要知道他是不是也带上了她的某些特点。埃瑟琳喜欢的东西也会是他喜欢的吗?他们两人的性格会很相似吗?他的孩子还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任何的痕迹吗?
年轻人的一个轻微的动作把穆扎卡从他的思绪中拽了回来。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盯着空气发了多久的呆,因为改造人开始焦躁不安了。啊,不,他没有焦躁。伤员看起来是想要趁着他迷失在自己的想法的时候溜出房间。
带着一声叹气,穆扎卡终于从半个房间远的地方直起身来。改造人再也没机会继续走远,逃出房间了,穆扎卡很容易地就把他推回了床上,一只手按住他的胸口,让他呆在原地。如果他任凭这个孩子离开房间,让伤势恶化的话,弗兰克斯坦可是会杀了他的。
只是此时此刻,穆扎卡很是怀疑,他迅速而直接的动作以及处理问题的方式是否在这次成了一件坏事。他手下的那颗心跳动得疯狂而断续。M-21躺在床上,双脚悬在床边,几乎就要碰到地面,正睁大着眼睛盯着他。年轻人的双手已经变了形,穆扎卡懒散地扫了一眼后就发现了,但是要不是他不敢攻击他,要不就是已经决定好了在最关键的时刻才进行反抗。
有那么一会儿,穆扎卡想要告诉这个人,为什么他曾经想要他死,他拥有的是谁的心脏。他希望这个人能相信他,至少是在某种程度上信他。他想要留在这里,和莱杰罗在一起,如果他能和这个家里的其他人好好相处的话,他的朋友一定会很高兴的。可随后他就放弃了这个念头。这太隐私了,而且和某个陌生人讲这种事,感觉就好像是泄露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他的手掌依然压在另一个人的胸口上,穆扎卡用食指轻轻地在改造人身上穿着的白色衬衫上敲了一下。然后他拿开了他的手,站了起来,然而M-21还是丝毫未动,只是解开了变身。穆扎卡很好奇能让他那么做的能量都是从哪儿剩下的。
听上去不久后他们就将迎来一些访客。不止一个人走上了外面的那条走廊,尽管M-21好像还没有注意到。他小心翼翼地动了起来,直到让自己在床边半坐了起来,双眼警惕地盯着他。
所以只有穆扎卡一个人看到了那扇门滑开的样子。两个改造人迈进屋来,身上穿着制服,身后跟着一名穿着校服的年轻贵族。是凯特修尔家族的吗?
“离他远点!”啊,没错,绝对是凯特修尔家的:那个贵族孩子怒吼时的音量和老家主简直是一模一样的。那老头可是恨死他了,看来他也不可能和这孩子交上朋友了。于是穆扎卡只好防御地举起双手,退到几米远外,在两个改造人和年轻的贵族走过来的时候给他们让开了一些地方。
他们说话的样子很活泼很激动,但是穆扎卡又不傻。那个头发长长的男人在制服夹克下藏了某种武器,年轻贵族的身体因为要压抑住能量而微微颤抖着。三个人在他和他们受伤的朋友之间建起了一座活生生的围墙。这是一种他还是狼人首领时就不存在他记忆中的同伴情谊。在那个时候,他也只是在独自对抗着所有人。而他们却聚在一起以保护彼此,也许他们是不得不这样做,因为他们很弱,但是他依然被一阵轻微的嫉妒之情给刺伤了。
现在是离开的最佳时机,他决定了。房间里的气氛开始转成了对他的敌意。有着他女儿心脏的年轻人不喜欢他,不过他至少肯听他说话。但是,穆扎卡很想知道,M-21是不是真的明白了,而且还理解了他所说过的话。答案极有可能是不。他觉得向一个刚刚醒来依然还有点茫然的人道歉实在是有点狡诈,不过这至少让他们间的交流变得容易多了。
另外三个人则显然对他充满了怨恨,虽然他不怕他们攻击他。就算他们敢这么做,反正他能赢就是了。
“我走了,你们呆着吧。”他说,几乎可以感觉到从其他人身上传来的解脱感。那个把头发剪得很奇怪的改造人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假笑,同时年轻的贵族及其低声地咕哝了几句什么,穆扎卡决定自己还是不知道的为好。当他朝走廊走过去的时候,他特意从他们身边绕了一个大弯。走廊上的温度比这天的早些时候甚至还要冷,他加快了他的脚步,想要早点走到电梯那里去。如果他能对自己诚实一些的话,他会承认他是在逃跑。这里的人太多了,感情也太丰富了。尽管和莱杰罗谈过话的他已经镇静多了,他对自己神智的掌控依然还很不稳定。
在他想要走进电梯的时候,弗兰克斯坦正好从里面走了出来。莱杰罗的仆人只是端详了他一眼,然后走上了走廊,向那个声音很大的地方走了过去。
他终于抵达了起居室,好像他刚刚才离开了几分钟的样子,莱杰罗依然还,或者说再次地,坐在沙发的同一个地方上。在沙发桌上摆了一盘饼干,另一头上放了一叠纸。
“他们把我撵出来了。”穆扎卡说着,走向了可以落座的地方,这一回穆扎卡意识到莱杰罗的杯子中装满了茶水,就以一种更加小心的方式坐到了他朋友身边的沙发上。
“你冷静多了。”
一如既往地,莱杰罗直截了当地讲出了事实,而且出言必准。他并没有忘记了自己的女儿,而且他的胸口也依然被失去她的那种痛苦煎熬着,但是他那些强烈的恨意已经减弱到了一个可以忍受的级别。它们不再是漫无目的了,而是集中到了一个特定的目标之上。
“我依然不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或者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情。我想要复仇……但是只是向那些应该为埃瑟琳的死而负责的人进行报复。你是对的,你一直都是对的,我为自己之前对你的所做的事情感到非常的抱歉!”穆扎卡深深地低下了头,胸口第一次因为别的原因而痛了起来。
莱杰罗什么也没说,没说这没有关系,也没说他全都给忘了。如果他想要杀害人类,Noblesse还是会再次阻止他的。莱杰罗只是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穆扎卡明白了,至少在对方的心里,他已经被原谅了。

TBC


喜欢的话请回个复,不管多短也好,原作者很希望能看到译文版的反响。

评论(8)
热度(34)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