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授权翻译】How to, chapter 1+2(M-21相关)

oOTinaOo的作品翻译第九弹。
How to这个系列的第一章和第二章,作者关于三人组是如何落到Union手里的一些构想。内容很叫人郁闷。

翻译声明:
How to是一篇Noblesse的同人小说,原作者是oOTinaOo。这篇翻译得到了作者的授权允许,本人没有任何从翻译这篇同人创作的过程中获利的意味。
Disclaimer: "How to" is a Noblesse Fanfiction which written by oOTinaOo. This translation has the authority of it's author. No profit is meant from the translating of this fanfiction.

作者的FF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u/2809488/

————————————

原作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8216162/1/How-to
https://www.fanfiction.net/s/8216162/2/How-to
授权书同第五弹。


How to   by oOTinaOo
Chapter 1: How to... visit an old friend
《如何》系列 第一章:如何拜访一位老朋友



[这只是我所想象的某些人的人生是如何终结在Union手里的版本。我尽可能地试着地把它向也许会发生的方向靠拢了。至少前两章不像我“平时”的故事那样好,所以故事级别尽在心中。]

————

只是我个人关于某些人的人生是如何终结在Union手里的一点构想。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迹象表示原著不会是这样的发展,但是……好吧,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
警告:涉及到流血和暴力。

————

克伦贝尔博士望着自己脚下的那摊血,对那个正在咳血的男人没有产生丝毫的感情。看到这个胆敢违背他和他的命令的男人遍体鳞伤的样子只会让他感到满意。他们曾经在一起工作了好几年,甚至还会用名字而不是姓氏称呼对方,被他人视为朋友。他的同事比他更加醉心于人体的改造,就像他们为了Union而改造了警卫队那样。或许这是因为他将他妻子的死归咎于她多病孱弱的身体的缘故。帮着病弱者保住活力!切,这是一个多么愚蠢的目标啊。
克伦贝尔看向他的右侧,瞥了一眼那三名经过了轻度增强的士兵,他把他们带来以用于自己的惩罚行为。这还不够!他想要更多,更优秀的成品。一些能同种族A和种族B(或者说,狼人和贵族,他们是这么称呼自己的)抗衡的东西。于是克伦贝尔提出了M系列的概念,而他的同事——几乎和他本人拥有同等的智力和天才——最终却在这个阶段止住了。
他不断说着什么伦理学和人权的问题。那个蠢货!好像这还不够似的,他竟然还敢偷走了文件和数据来反抗克伦贝尔和Union。最后的那几天里他一定是得了失心疯。
所以克伦贝尔挑选了三名警卫来拜访他的老同事兼友人,好取回属于他的所有物,再杀了这个让人不快的家伙。他们不得不用了一些“颇为有效”的说服方式,但最终,另一个科学家还是把那些文件都藏在屋里的地点说了出来。其中的一个警卫正在隔壁的房间里,正在核对这个半死的男人是否讲了实话。如果他能找到全部丢失的数据的话……好吧,然后克伦贝尔就能发出命令来切断他老友的喉咙,或者留下他等死也好,反正他没有几分钟可活了。那些士兵也许把活儿做得稍微夸张了些,因为他们显然是乐在其中。
突然间,从前门传开一阵声响。他的老友不是一个人住在这儿的吗?他的妻子死了,而他的儿子——克伦贝尔没有费心去想起他的名字——也不再住继续在这个家了。
“爸爸,你在家吗?你没有接电话……”无论那个年轻人接下来想要说些什么,都被在他走进厨房时发出的抽气声给打断了。
在那个儿子不假思索地冲向他濒死的父亲身边的时候,克伦贝尔抬手阻止了那两名留守的警卫的行动。在把处理两个人之前,他心中科学家的部分想要先观察一下这种场景。他没有对第三名警卫太过留意,对方手里已经拿到了被偷走的文件,此时正从另一间屋子走出来回到了厨房。眼前这幅父与子之间的场景变得更加有趣了。
那个年轻人的年龄也就在二十岁出头,而且长相还颇为英俊。他有着他父亲的容貌,身材则更加纤细。此外,他似乎具有很好的观察力,可以从自己的所见中得出正确的结论。他泪湿的双眼和绝望的神情都说明了他清楚父亲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以及他自己的命运。
这时候人就会开始对方乞求发发慈悲,请求叫辆救护车来,担保他们不会对任何人说一个字之类,接着就是流泪或哭叫。人类就是如此容易意料,克伦贝尔之前见过太多这样的场景了。
“快跑。”垂死的科学家对他的儿子小声说。
又是一句克伦贝尔意料之中的空洞言辞,而且,那个儿子随后摇了摇头的动作也在他的预想之内。但是年轻人却令他吃了一惊,某些在克伦贝尔的人生中极为罕见的事情发生了。男孩并没有继续哭泣,而是擦干了眼泪,怒视着三名警卫和他本人,然后露出了笑容。如果不是克伦贝尔确信对方仅凭孤身一人对抗三名士兵是毫无胜算的,他都要为年轻人的态度的剧烈转换而感到担忧了。
“我不会死在这里的,爸爸。稍微休息一下吧,等着我把救护车叫来的时候。”克伦贝尔听见他低声说道;他的声音没有动摇,在安慰年长的男人时充满了自信。
克伦贝尔哼了一声。这孩子还真是严重地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啊!两名士兵好笑地对视了一眼,第三名则笑出了声。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克伦贝尔能在瞬间就秒杀掉他们。他们对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他们能成为Union的警卫不是毫无缘由的。经过了几次小型实验,他们获得了在人类力所能及之上的敏捷,速度,和力量。
不过当你分心的时候,所有的这些优势都无法帮上你的忙。年轻人跳了起来,一拳砸上那个还在吃吃笑着的警卫的咧着嘴的脸。克伦贝尔早就看出了那一拳的走向,但他没有进行任何的干预,好维持住自己“无害的科学家”的形象。而且他也不想帮助像那个警卫那样没用的人。好消息是,对那家伙和他的两名同伴的处决已经决定了。他们知道的太多了。
克伦贝尔博士不得不说那个年轻人非常的有意思。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来说,他展现出来的速度很是惊人,他纤瘦的身型造成了他在力量上的缺失,而他用自己的轻巧弥补了这个不足。如果你考虑到他训练有素的动作,甚至还会发现他看上去很有格斗的经验。
但是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还是没可能长时间占据三名Union士兵的上风的。他能躲开接下来的两拳,然后挡住第三拳,可随后他朋友的儿子就再也无法抵抗下去了。拳头和踢踹纷纷砸上年轻人的身体,很明显地揭示了这场战斗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告终。最后,某个警卫把他的脸撞在了一个玻璃柜上。一条巨大的切口撕裂了年轻人的嘴唇,鲜血肆意地从那道伤口涌出,他的双手上也留下了各种细小的划伤。
然而他依然在试图对那三个人做出反击,尽管他们正把对他的残杀当做作为一种游戏来玩。他们可以用一招精准的击打或者掐断脖子的方式来杀了他,但似乎他们想要在其中多找些乐子。克伦贝尔认为自己没有理由阻止那些人。到最后,儿子和父亲都是要死的,而他就就少了两个麻烦。他静静地观察着眼前的景象,思绪开始漂荡,同时置身于这场战斗之外,
这一点都不令人惊讶,他的头脑僵硬的朋友,也就是因为自己的倔强而躺在地板上快要死去的那位,会有这样一个顽固的儿子。他的斗志太过于强烈了。年轻人本可以更为轻松地死去,可他自己偏要选择一种艰难的死法。即便如此,这还是无可避免的。一个和他父亲同样烦人的孩子,一个拥有狮子般勇猛之心的男人……克伦贝尔博士止住了思考。狮子的心脏?他勾起嘴角,脑海中浮现了另一颗心脏。那个男孩有着如此强烈的求生意志。也许在他想要在M系列展开的那些实验之中,对方会成为那颗狼人心脏的合适的移植对象,他需要做些测试,好看看这个年轻人是否适合,以及他的身体是否和看上去的那样健康,但这个主意还是非常的有趣。
“不要再伤害那个年轻人了,制服他就够了。”克伦贝尔博士用严厉和洪亮的声音命令到。
警卫们似乎不太高兴,但他们知道他在Union的等级比他们要高。就在他们执行命令的时候,克伦贝尔在他垂死的同事身边跪下,小心翼翼地回避着地板上的血迹。
“我的朋友啊,我想我要把你的儿子借用一段时间了。”他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使得那个奄奄一息的男人发出惊恐的窒息声,双眼因为恐惧而瞪大。
克伦贝尔无聊地哼了声,摇着头站了起来头。三名Union的士兵已经制住了年轻人,他绵软无力地被架在两名警卫中间,依然还流着血,但是已经不再挣扎了。他肯定是失去了意识。
克伦贝尔点了下头,发出撤离的指令,跟在士兵的身后走出了房间。当他回头望向起居室的时候,他看到他那位躺在地板上的老朋友依然还活着,绝望地向自己爱子消失的方向伸出手。克伦贝尔露出邪恶的微笑,他的思绪已经转到他要在那个年轻人和其他99个M系列的人类身上实行的实验上去了。

如果克伦贝尔博士知道他今晚带走的是个怎样的年轻人,他就会杀了他的。尽管如此,实验给他带来的东西远远超出了他的期望。年轻人给他制造了更多不必要的问题。他朋友的儿子——后来以M-21的名字被熟知——的身上充满了惊喜。他挺过了一系列的实验,只有另一个人也做到了这点。不知为何,他甚至在同玛丽与杰克作对后还活了下来,而且还把自己原本应有的能力进行了更高的提升。此外,还有那个金发男人,克伦贝尔曾经和对方在Union所属的建筑物的屋顶上战斗过,他和M-21之间也存在着某种联系。而且,他和那两个幸存的DA-5的特工的关系又是什么呢?
但这些都是令人愉悦的惊喜。克伦贝尔博士永远不会原谅那个年轻人,他成功的欺骗了他,隐瞒了自己身体的变化。他从未被人当做一个傻瓜愚弄过。M-21和那口“丢失的”棺材,他所有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
 

Chapter 2: How to...kill a wolf
第二章:如何杀死一头狼



他想死……或者他觉得这就是他想要的。在经过了那么漫长的一段时间后,他不太确定这是自己的想法,还是在那几次实验期间被投放给他的那些药物所导致的。他在这里呆了多久了?几天?几个月?他真的不太清楚,但是他清楚的是自己活不了多久了。
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不过既然他早就绝了食,这也就不奇怪了。毕竟,你没办法囚禁一个狼人。一头狼是需要奔跑,需要自由的!这也是他为什么尽量与世隔绝的原因。他甚至选择维持着变身的形态,让自己显露出他所能做到的最为非人的模样。他不想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他现在唯一还活着的原因是由于他在心中还存有一丝希望。希望能够重新获得自由,得到伙伴的援救,或是用自己的力量逃离这里。 
听到一群人渐渐接近的声音时他竖起了耳朵。现在不是他们的用餐时间,所以这只能意味着有什么人被带到了实验室来,或是某些新鲜可怜的灵魂被关进了这座监狱组成的建筑群中。
过程很慢,但无疑这里开始挤满了相当多的人。狼人不喜欢数学,但他还是数了一下,被关押在这里的人数得有七十人以上,年龄从二十岁出头的毛头小子到四十岁左右的老熟壮年都有,不过全员都有着健康的体魄。
他曾经听到过要一些关于挑选出某些人来进行一个大规模实验的消息。有些悄悄话还谈论过清除记忆,移植器官,以及样本A和样本B的身体组织……他不太能确定,可是不知为何,狼人有种感觉,他们也把他算进了整件“器官捐赠”的事情之中。
他已经不再在乎那种事了。他只是莫名地感到了解脱:他不用非得迈出最后的那步,亲手去了解自己的生命了,因为他自我保护的本能依然比他想要最终能回归平静的愿望还要强烈。
在有人走近的时候狼人的身体丝毫未动,但是他睁开了双眼,通过牢房栏杆向走廊上看去。有三名保安正在拖着一个年轻的男人。对方的意识半昏半醒,遍体鳞伤,但仍然试图反抗,这让狼人想起了他当时来到这座地下监狱的场景。所以他更仔细地打量过去,双耳朝向走廊,鼻子想要捕到这股不同的味道,那可是几天以来的第一次。或者,是几个星期以来的?
那个灰发小鬼的行为让他回想起了自己的反抗精神,使得他的兴趣被提升到了定点,精神也重新获得了活力,即便这只是暂时的。他闻到的不仅仅是那个小鬼的鲜血,同样还闻见了他的某个族人的鲜血。顷刻之间,狼人感到了一阵令人心碎的渴望感,渴望着能够回到族群当中。这种感觉在消失殆尽,变回坚强的冷漠之前,依然萦绕在他的脑海中。
渐渐地,他对警卫和那个新被抓来的人类失去了兴趣,主要原因是由于他心中的刺痛。可即使这样,他的头脑也清楚自己永远没有能力逃走。他依然还抱有一些希望,但是他也无法再继续坚持下去了。狼人再次闭上眼,无视掉当那些被囚禁者注意到他们的新狱友时所发出的低声细语和大声惊呼。
在午夜过后的某个时分,狼人再次张开了双眼。他从那天下午起就一直没再睁开过。他无视了摆在面前的晚餐,那顿饭摆在他面前有好几个小时了,然而一阵奇怪的嘈杂声却让他抬起了头。他环顾四周,最终,把视线落在了那些挤满囚人的牢房中的某一间上。
其中有个人,一个肩膀极为宽阔的男人,正坐在早先那个灰发男孩[注1]身边,对方的体型在他弓坐的身影边几乎相形见绌。那阵奇怪的响声再次响起了。狼人花了几分钟,才把那个孩子的双肩的颤抖,以及那个巨汉对他背后安慰性的拍打,同那个奇怪的声音联系到一起。年轻人正在哭泣着,哭声压的很低,但是已经足够被狼人的耳朵听见了。狼人仅仅见过很少的几个人在这里哭过——大部分的人想要让自己至少看上去很坚强。他的小妹妹曾经是个真正的爱哭鬼,但是如今,他再也不能去安慰她了。这实在太伤人了,所以他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那两个人类的身上。
“这很可怕,但是我们一定能找到办法活下来,从这里离开的。”巨汉保证到。
“我没有在害怕。”那个男孩低声说,终于抬起头来。狼人能够看得出他说的是实话。他的眼中充满愤怒,困惑,还有强烈的悲伤,但就是没有恐惧。
“你还在疼吗?”
带着湿润的眼睛,男孩艰难地勾起了嘴角——大概可以算是自嘲的微笑。他缩了一下,举起手够向自己的唇边,哪里有着一道巨大的切口。“已经不太疼了。这并不是我打的第一场架了……那个克伦贝尔杀了我父亲,把我抓来这里,而无法做出丝毫的抗拒。我甚至都不知道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那孩子的最后半句话几乎是在自言自语,但对于一名狼人而言还是可以轻易的偷听到的。在听到那个名字时狼人无法抑制地发出了一声低吼。克伦贝尔,他正是那个在他身上做了一堆实验并且还主持了对他的绑架行动的家伙。他是多么希望能得到机会去杀死那个人类啊!或者那个科学家其实是什么别的玩意,因为他的气味闻起来和一个真正的人类非常不同,反正他都要杀了他的。
“……他也是让我失去家人的罪魁祸首。”狼人听到那个巨汉说,对方正压制着自己的愤怒。他没有任何办法对克伦贝尔展开复仇,所以也就没有理由去愤怒了。在漠不关心中变得糊里糊涂要更轻松的多。那两个人类看上去有着不同的主张,他们令人发笑地构想着如何抓住和杀死克伦贝尔。愚蠢的人类啊!
“但是当真说起来,我们应该去阻止那个混蛋,甚至整个组织,阻止他们对其他人的杀害或是劫持。有没有其他人想要加入?虽然机会渺茫,可我还是想要试着做些事去对抗他们。”
“也算我一个!”一个巴掌猛拍上他的后背,伴随它的是正在微笑的巨汉说出来的这句话。
男孩抬头看向另一个人,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柔和了。他伸出自己的左手。“让我们活下去,为我们的家人复仇,然后……”
“充实地度过我们的一生,因为这是我们的家人希望的。”在年少的一方停下来,有点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才好的时候,巨汉接上了话,轻拍起男孩颤抖的头颅。
狼人闭上双眼。他不愿意见到那个年长些的男人拍着那孩子的头,或是那个充满感激的希望的微笑。他不愿意听到他们轻声地讨论着彼此的家人,或是那句“你可以叫我哥哥,如果你乐意的话。”狼人再清楚不过了。这里根本没有希望。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期望会有。
或许是他自己在不顾一切地希望能活下去,这一点烧灼着他的心,让他的心和他最后为之感到同情的那个人之间产生了共鸣。毕竟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活下来,告诉克伦贝尔他们不是他可以肆意玩弄的实验材料。


[注1] 从这里开始,狼人对日后会成为M-21的那个年轻人的称呼都是pup,虽然21的年龄在人类的定义中算是青年了,但是在狼人眼中也不过是个小鬼…… 


喜欢的话请回个复,不管多短也好,原作者很希望能看到译文版的反响。

评论(2)
热度(23)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