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授权翻译】A dream?(M-21中心)

oOTinaOo的作品翻译第十一弹。

翻译声明:
A dream?是一篇Noblesse的同人小说,原作者是oOTinaOo。这篇翻译得到了作者的授权允许,本人没有任何从翻译这篇同人创作的过程中获利的意味。
Disclaimer: "A dream?" is a Noblesse Fanfiction which written by oOTinaOo. This translation has the authority of it's author. No profit is meant from the translating of this fanfiction.

作者的FF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u/2809488/

————————————

原作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8073217/1/A-dream
授权书同第五弹。


A dream?   by  oOTinaOo
一场幻梦?


[哪一边才是现实?他都看到了什么?或者什么才是他想要记住的?——这是一个实验性的小故事。我会不会剧透很多的,如果我打算深入内容的话。只管来看吧。]

————

一切都是黑色的,他身体的每个部分都在疼痛不已;尤其是他的头在阵阵的抽痛着,仿佛下一秒就会炸开似的。他竭力调动了自己所有的感官。即使如此,他也无法指出他在什么地方,周围都发生了什么。那些是警铃声吗?啜泣声?有谁在叫喊吗?有些东西蹭上了他的身体。他在移动吗?
渐渐而无法逃避地,绝望感从他的心中升了起来。他想要看得见,想要听得到,想要动起来,但他的身体对他的意愿毫无反应。有人正处在危险之中,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否则他不可能受到身体上的伤害。M-21喘息着,不顾一切地想要醒过来。有些事他必须去做,可是他记不得了。剧烈的头痛压倒了任何别的可能的念头。他必须……
在这种恐怖感转变为全面的恐慌之前,M-21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上了他的肩膀,突然间,几乎很容易就能将精神集中起。他仅仅花了几秒钟的时间就冷静了许多,轻轻地把头转向一边,睁开了眼睛。迎接他的是一只熟悉的手,一只大若熊掌的手。
但是那不可能。他已经死了。他看见他死了。
“M-24?”一声低语脱口而出。
“嘿,伙计们,他恢复意识了!”他的朋友对什么人大喊了起来,以这样的姿势躺在这样的床上的M-21无法看到他喊话的对象。说句实话,他的头实在是太疼了,根本就都懒得环顾四周。如果这里有任何危险,他确信M-24会照应好他的背后的。但是先等一下,他的同志已经死了,不是吗?
“你还活着?”
“那我还能是什么?问题是你怎么样?感觉还好吗?”
“是啊,你可真是把我们吓坏了!”
“我们以为你就要死了。”
“别同时一起说话,你们只会把他给搞糊涂的。”
M-21凝视着这些包围着他的面孔,此时的他急切地想要抬起头来。可是这样只是让他感到了阵阵眩晕以及持续的恶心。他认得这些对他正说着话的声音,他非常喜欢这些声音。他的同志们正聚集在他的身边,每个人都那么健康,而且,都还活着。
“发生了什么事?”M-21小心翼翼地问。他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坐起来,但似乎做不到。就在他放弃这个打算之前,几只手扶住了他,帮他稳住了身子。
“你对科学家投放给我们的药物产生了不良反应。”
“我们都觉得必须要给你挖个坟了。”
“不,我想他们是不会给我们提供铲子的。”
“别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啊!”
“我都担心到丧失吃饭的食欲了。”
“说的你好像曾经失去过食欲来着!”
太吵了,交谈内容也有点粗鲁。然而M-21还是爱着这些吵闹。那些关于孩子们,莱,弗兰克斯坦,莱基斯,塔基奥和塔奥的全部回忆只是一场妄想,一场幻梦吗?肯定是这样的,否则他就不会坐在这里,被他的同志们包围着。他能感到M-24的手坚定地握在他的肩膀上,M-77用手肘轻轻推了他一下,还有他手中拿着的M-93递进他的那杯水。这样的感觉比他成了伙伴中幸存的最后一人的那些记忆更加真实。或许这是他希望的现实,但是这可要比他已经变得强大到足以从同DA-5或一名贵族的战斗中幸存下来的事要更为可信多了。
没过多长时间,他就觉得好受多了,开始向周围打量起来。他现在所在的地方还是那间他与他的同志在离开水罐后就一直呆着的房间。那些氖光灯也和他记忆中的同样明亮,一切摸上去都是那么的真实。他真想知道科学家到底给了他吃了什么药,才能让他做了个如此生动的有关贵族和一些孩子们的梦境。 
M-21这一天过的非常快乐。他的头疼缓慢但却坚定地退去了,从剧烈的疼痛变成了轻微的不适。他的同志们聚在他的周围,近乎对他呵护备至,而且也没有任何科学家和其他人过来找他们。整整一天,M-21都把时间花在和伙伴们的交谈上,品尝着不再孤独的滋味。尽管那些有关他的同志们纷纷死去,抛下他独活于世的记忆似乎是某种实验引发的幻觉,他依然对此感到了恐惧。是的,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Union中被解放出来了,可是他付出的代价也实在是太过于沉重了。
可是,在此期间,有些事依然困扰着他。M-21说不清“有些事”到底是些什么事,不过一旦他头部的抽痛完全停止后,他就会好好想想这个问题的。可那种“有些事不对劲“的感觉随着一些小事,一些完全无法解释的小事不断地加深。有一次他从自己的手臂上感到了正在
进行静脉滴注的感觉,他在接受实验的过程中积累的经验足以让他认出那种感觉。可当他看向那条手臂时,上面却没有针头,甚至也一点皮肤破损的痕迹都没有。
还有几次,他听到有人在用他十分熟悉的声音交谈着;可即便如此,他却无法辨别出他们在说些什么,或者是谁在讲话。如果不是他的同志们还很镇静,他可能会再次陷入恐慌之中。但是,就像这样,把所有这些无法解释的事件全部归咎于药物还残留在他的体内的缘故还是很容易的。他不想去想这种事。某些时候无知才更好,这能保障你的安全。
于是M-21打算把这种情况稍微告诉M-24一下,结果他却在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停住了,转而望向自己的右手。又开始了,感觉就像是有谁碰上了他的手,甚至还握住了它。不,就像是有谁在一直握着他的手!这太叫人毛骨悚了,他不经常用这个词,不过也只有这个词才能精确描述出他此时的感受。他的头疼越是减轻,那种感觉就越是强烈。
“一切都还好吧?”
“没、没错,我觉得是。”
M-24严厉地瞪了他一眼,然后长长地叹一口气。M-21只好说出了事实。令他惊讶的是,他的同志没有表现出慌张或是迷惑,只是了然地点了点头。
“我想是时候了。”
“时候?什么时候?”
“你离开这个空间的时候。”
离开这个地方?M-21哼了声。这是一所有着高度安全级别的实验室。他们是不可能有办法离开这里,走到蓝天下面的——在M-21冲房间挥了挥手,想要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却发现这里已经不再是实验室了。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他们已经换了个地方,M-21只能瞪大双眼望着周围的新环境。这里有开满鲜花的草地,其上是温暖的太阳,它散发出来的光芒和那些冰冷的氖光灯截然不同。他能感觉到垫在自己头部和手部下面的是青草,而非实验室里坚硬刺骨的铁制长椅。而他所有的同伴都站在了他的面前。重点是,“所有的”,也包括那些在他能和他们说上哪怕一句话之前就已经死去了的那些同伴。
“这是什……”
“M-21,听我说,你不能再在这里继续逗留下去了。你恢复了头部的伤口是很好,但是你现在必须回去。他们还在等着你。”
“这是个梦,对吗?”M-21小声问。他不清楚自己是这么想的。是应该为他离开了Union,得到了新的朋友,几乎收获了新的家人而感到释怀?还是要为他要再去失去自己的同志们而彻底地崩溃。他的头脑明白这些都不过是一个幻觉,并非真实,那些无法解释的声音和碰触也佐证了这一点。可是,他的心却不愿意这么想。M-21对此再也清楚不过了,他感到自己的双眼灼烧了起来,泪水在眼眶里开始打转。
M-24只是露出了一个悲伤的微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这记轻触似乎把他的头脑从禁锢了他的回忆的那个咒语中解放了出来,所有事情在刹那间回归鲜明。他和信友还有允儿一起走在
回家的路上,他是在途中遇到了他们的。一伙Union的人攻击了他。他们大概是隶属于某个暗杀小组。不管克伦贝尔还是其他的科学家下达的命令,M-21都无从知晓了,因为袭击者一直保持着沉默。他只知道他们非常强大。他没办法再保护孩子们的同时阻止那些Union的家伙的攻击打在自己的身上。一记打在他头上的重拳带着及强的力量,换做是几个星期或是几个月前的他早就就必死无疑了,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在他即将失去意识的那个时刻,他看到一名袭击者冲向了信友,他正站在哭泣的允儿面前保护着她。M-21想要救他们,但是他的视野已经渐渐变成了黑色……
“我必须走了……那些孩子。”他跳了起来,此刻急切地想要回去。考虑到他还没有死掉的事实,肯定是有人过来救了他,所以信友和允儿还是很有可能会平安无事的。他必须确认这一点。M-24对他的突然起身点了点头,再次露出了微笑。这一次比上次还要暖心。M-21急冲冲地迈出了几步——他不清楚出口在哪里,但他无论如何要找到出口——却又停下脚,犹豫地回头望向他的同志。M-24依然在对着他微笑,笑容里的暖意几乎化作了慈爱。
“我好想你啊,我想念你们所有人。”
“我们也很想你啊,但你得保证让自己至少活上个100年后再来加入我们吧。我们可以再多等会儿你的。”
在他能够回答之前,M-21周围的一切都模糊了起来,他失去了他最亲爱的朋友的踪影。

在他睁开眼后,迎接他的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弗兰克斯坦的实验室的天花板。他觉得即舒适,又温暖。他正躺在一张松软的床上,身体上没有丝毫疼痛的痕迹。他在心里审视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决定丢掉所有的小心谨慎,以几乎算得上流畅的动作坐起身来。他的举动把陪在他床边那个男人吓了一跳。塔基奥立刻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手中拿着的那份枪械杂志被他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在对方开口说些什么前,M-21先发问了,他的声音因为有段时间没有开口而变得嘶哑。“孩子们呢?”
困惑的表情在塔基奥的脸上停留了片刻,但他马上就回答了他的问题。“他们没事。塞伊拉和莱基斯及时赶到,救了你们所有人……不过你真是吓到我们了。你的伤口已经好了,然而你就是醒不过来。”
M-21把眼睛闭上了一会儿,感到了无限的欣慰,身体终于不再崩得紧紧的了。信友和允儿已经安然无恙了。只是,那些孩子在他心中的重要程度依然让他感到了惊讶。
“你确定你想要站起来吗?”
在M-21试着把脚放到地上的时候,塔基奥的声音听上去有一点担心。他真是躺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不是吗?他的身体非常僵硬。尽管如此,但除了有些轻微的头痛以外,他似乎真的没什么事了。
“我很好,我觉得我已经躺床躺的足够久了。”M-21说,撇了一眼塔基奥,以防对方说出更多担忧的言辞。手臂上的一阵抻拉感让他想起自己的手上还插着点滴的针头。所以在他失去意识时所感觉到的事情是发生在真实世界里的吗?在他专心致志地拆掉急救带和卸下针头的时候,他补上了一句“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你应该对莱基斯道歉。我觉得你真的吓到他了。每当他觉得没人会看到他的时候,他都会坐在这里露出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
电梯门打开了,于是M-21没能就那件事发表评论。
“你醒了耶!这真是太好啦。”塔奥欢呼着,毫不犹豫地一屁股坐到M-21身边,整张脸上都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觉得你已经恢复到足以上楼的地步了吗?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说塔基奥刚刚把你从医院接回来,你出了点小事故,但是没什么大碍。”塔奥详细地解释着,等来了M-21一记短促而困惑的点头作为回应,然后就从床上蹦了下来。
“塔奥,让他多休息一下吧。没有必要这么着急去……”
“我想他应该去起居室看看,信友正和老板吵着呢,挺大声的。”
“为什么会这样?”在M-21意识到之前,这个问题就从他的嘴里冒出来了。令他惊讶的是他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已经恢复了正常,不再像几分钟前那样带着嘶哑的声调。慢慢地,他们走到了电梯里。塔基奥和塔奥分别站到了M-21的身体两侧。他们觉得他需要人照顾吗?
“啊,是莱基斯说漏嘴了。他没直接说你受了伤,但孩子们发现了有什么事不对劲。”
“然后这小子,”塔基奥指着塔奥,对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壳。“他非得编出一套说辞,说你出了个不大的事故,正在医院康复。”
“你就不能说点我出门度假了或者之类的话?”M-21怒视着黑客。那些孩子当然会担心了。他们为每一件不相干的小事都会担心个没完。他靠在电梯间的内墙上,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尽管这样,他的感觉还算不错。他注意到自己确实已经躺了很长时间了,从塔基奥和塔奥所说的话来看,自从他被Union的人攻击以来,应该有两天甚至两天以上的时间过去了。那些袭击者。这是另一件他不得不问的事情,所以他一有机会就开了口。在他从塔奥的口中没有得到回答的时候,他抬起了头,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相交,M-21哼了一声。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没事,快回答我的问题。”
“为什么我要告诉那些孩子们?也许我就是想说出来呢?你可是让我们也同样担心死了,你知道的。”塔奥转过身,按下了楼层按钮,施加的力道比必要的要大上了那么一点点。看上去就像是连塔奥当时也有点心烦意乱似的。
“在我们等着你能发发慈悲,赶快醒过来的时候,你至少还做了个好梦是吗?”
没错,塔奥真的是心烦意乱了。M-21感到了一阵愧疚感。可就算这样,他也无法改变过去。此外,他此时无法自控地想到了他在昏迷期间做的那个奇怪的梦,塔奥方才提到了那个词。一丝微笑爬上了他的唇边。可即使如此,他还是有点悲伤。那真是件怪事啊。他盯这住对面的电梯墙,试图想起梦中的细节。关于那场梦的记忆已经开始消退,但是他会尽可能多地把它们都给记下来。他是真的希望那些家伙现在正处在一个更美好的地方。虽然这听上去有些陈词滥调。
当电梯停下后,M-21把注意力从逝者转移到他的新战友身上。他们耐心地等着他重新回过神来,而对于塔奥来说,他则是沉默着,焦躁地把身体中重心从一只脚换到另一只脚上去。
“让我先去告诉他们你马上就到了……免得让信友进一步和老板吵下去了。”塔奥急匆匆地跑向了起居室。M-21能够听到孩子们的激动的声音,以及弗兰克斯坦那种过分冷静而礼貌的声调。在缓缓跟上塔奥之前,M-21和塔基奥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不知为何,他们两人都微笑了起来。

————

我是真的很爱这个故事。不论它是好坏,这都取决于你。但是这还是无法改变当我在写这篇时真的很享受剧情的这个事实 ^^
我很惊讶这篇文来的非常思若泉涌,而不是我平时那样的“东写一小段,西写一小段”的写作方式。这就是为什么我会给我第四篇“娱乐性质”的故事写了这么多段,不过还是和第二篇有一些差距的。我今晚会回去搞那个的,那么现在吗……
无论如何,感谢你读了这个故事!

END


译后感:
啊,前半段哪怕是个梦,对于21来说也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啊,重新见到24,重新被自己的同志们包围着,关怀着……后半段塔奥的那个反应微妙地戳中了我,看着21一次又一次地身受重伤,就算他再怎么乐天派也……唉,21你呀。


喜欢的话请回个复,不管多短也好,原作者很希望能看到译文版的反响。

评论(8)
热度(40)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