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授权翻译】Some nights(莱杰罗xM-21)

作者为hauntedpoem。一句话简介:这车开的真是又含蓄又美味呀~~~


翻译声明:
Some nights是一篇Noblesse的同人小说,原作者是hauntedpoem。这篇翻译得到了作者的授权允许,本人没有任何从翻译这篇同人创作的过程中获利的意味。
Disclaimer: "
Some nights" is a Noblesse Fanfiction which written by hauntedpoem. This translation has the authority of it's author. No profit is meant from the translating of this fanfiction.

作者的AO3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hauntedpoem/pseuds/hauntedpoem

————————————


原作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371384(需要注册后才能看)
授权书如下:



Some nights   by hauntedpoem
某些夜晚



[这几天来,有件事令他非常难以入眠。好像只要他闭上双眼,开始做梦,他就会不断思念起那位世界之王。]

————

自从M-21发现和他们住在一起其实挺舒服后,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虽然他的思绪依旧被某种迫切的需求感所促使着,想让他把这些平静的日子当成纯粹的幻觉。这是一种令人不适的舒服,此刻他们都聚在起居室内,互相交谈,亲密无间,可M-21仍然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外人。他可以看着他们,专注地倾听他们,并说出他心中的想法,但他的举止……还是有些不合群。
看着另外两个人——塔基奥和塔奥的时候,他更加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了。也许是他的狼人习性使他变成这样的,或者也许现在的情况正是那些数也数不清楚,多多少少算是成功了的实验所引起的后果。然而,尽管如此,M-21的不足之处就是他太过于擅长在人类,甚至是在他的改造人同伴面前隐藏自己的不安。
有时候,这让他感觉很难受。有时候他觉得这就像是他被判了缓刑。死亡无处不在,在黑暗中四下徘徊。他并不后悔,他很明白这一点,但是……某种抑郁的感觉还是不知不觉间钻进了他的心底,让他想起了他朋友的死,或者是被克伦贝尔博士那样的疯狂科学家当成试验体的人们所要面临的那种悲惨的处境。
可是,M-21依然无法允许自己如此轻易地享受起弗兰克斯坦和莱提供给他的这种生活。他觉得亏欠他们某种比他的性命更重要的东西,而且让他感到悲伤的是,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来回报他们,他至今也没有想到。
有些时候,就比如现在的这个时刻,他想要试着从塔奥和塔基奥身上学到如何表现出随和,亲切和积极的样子。他试了好几次,但总是在最后一步时失败。那些欢声笑语和青少年们的大笑声被他的耳膜捕捉到,听上去就像是一道咒语,里面包含着他永远无法拥有的东西——纯真无辜。他仍然可以为他人的幸福感到高兴,尽管其中并没有他的那份。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考虑幸福那种事了,他几乎每天都这样告诉自己。他应该变得更加无私一些。至少这就是他每次都特别投入地做着家务活时所想的。可以说,他几乎是在享受做家务的过程,或者是不会对这些事太过于烦心,只要他觉得自己正干着某种算是回报的活儿。
在把最后一个盘子放上烘干机的时候,M-21认真地考虑起弗兰克斯坦其实能很容易地买台洗碗机回来的,他用他是出于别的原因,某些更重要的原因。他喜欢在心中强调那一点,特备是“用”的部分。这让他觉得自己是被需要的,而那样就很足够了。他有了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尽管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待上多久。他有了一份工作以及新的伙伴;在游戏里有了个角色账号。更重要的是,他被人像样地对待了,甚至还被感谢了。他还有了份工资,那可是身为组织里的低级特工的他从未允许得到过的东西。他会说他几乎感觉到了幸福,这一点,他很不愿意去承认。他无法抗拒那些那些向他展现出的善意。
随着钟针毫不停歇地走动,含糊的笑声和欢乐的气氛似乎渐渐地消退了。时间非常晚了,而孩子们——弗兰克斯坦喜欢这样称呼他们——必须要回家去了,当然,对于M-21而言,随后以来的会是一种危险的宁静。
他提醒自己(他每天都会这样来一次),这只是暂时的,只是另一个稍纵即逝的瞬间。
这已经成了他喜欢的一种习惯。他露出那身洁白如雪的衬衫,收好那身围裙,向起居室走了过去,打算加入他们,并向他们道声晚安。他停了一下,仔细地看着他们,好让这幅场景永远地留在他的脑海里:信友的举动还是那么傻里傻气的,翼汉一直很宅男,他的身高看起来很是和谐,因为莱基斯也在那里,依然带着高傲而优雅的模样;赛伊拉娴静地坐在沙发上,身边是另外的两个女孩,允儿和秀伊。
然后,他把视线转向他的新伙伴,塔奥和塔基奥。塔奥在开怀大笑着,享受着屋内的氛围,而塔基奥呢,尽管他天生是个内敛和安静的人,现在却正用一些无心却大胆的言论害的女孩子们一次又一次地脸红起来。
是的,他能习惯这个的。
然而,弗兰克斯坦,他的老板,对着自己周围的这团混乱正在微微地皱着眉,尽管他的唇边还挂着一丝微笑。而莱,那位Noblesse在全神贯注地喝着他的茶。真是一派宁静的景象。
他喜欢这样,他无法再继续否定了。这种……感觉。
就在他走过来的时候,女孩们转过身来看向了他,特别是允儿,每次当她和他的目光相遇之际,她的面颊上都似乎会染上玫瑰般的红色,他礼貌而冷静地回应了她的问好,接着走到另外的两个改造人中间——他们是一伙的,他会这么说。弗兰克斯坦在看到他后,呼出了一口气(他显然是忘了他一直憋着这口气了),而莱基斯一如既往的给了他一个同样严肃的表情,这再一次地让M-21想起了对方毕竟是位199岁的贵族,而不仅仅是个孩子。
他们聊着天,吹着牛,像往常那样,信友是负责娱乐大家的那位。
他没有看到那个暗示,无法成功地集中起自己的注意力,随后他将目光落到莱的身上,对方正驾驭着沉默,驻足了不到一秒。突然间,他觉得自己冷静多了,感觉也变得更好,更舒服了,是啊,他应该一直看着莱的,毕竟,他是Noblesse,其力量和优雅以及风度远远超过所有其他的贵族。
再次转过身后,他发现允儿正在看着他,她的面颊再次因为不明原因而烧了起来。他静静地向她打了个招呼,但没有去打扰她。他再次想起来他身为一个失败的试验体的缺陷,以及像他这样的人必须做出的牺牲。他也许对她是怎么回事有了些头绪,然而这个想法刚一出现在他脑子里的时候,他就驱散了它。毕竟,他不能允许自己这样。
但这不是他为什么在这儿的理由。他不能让自己变成这种情况下的受害者。
孩子们离开了,屋子里安静下来。弗兰克斯坦提醒他们明天早上还有工作要做,莱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不过对于在他周围发生的事还是一清二楚的。赛伊拉则成了第一个告辞离去的人。
莱基斯看起来已经清理好了孩子们留下的那团脏乱,现在正要加入到塔奥和塔基奥给RK-4制定训练计划的行列当中去。
至于M-21本人,他躲到了阳台上,望着那轮明月。不知为何,它总是能让他平静下来。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思考任何事,于是他试着让自己回想起彻底动摇了他的身体构造的那些时刻。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的?他怎么会变得……几乎像是个人类了?
他再次回忆起那天,那记他按在面颊上的冰冷的碰触,那种令他浑身血脉都开始觉醒的血红的凝视,那个告诉他不要轻视自己的力量的声音。
那个承认。是的,它一定意味着什么,但是M-21不太确定其中真正的含义。
***
这个夜晚很长,他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好几次。这些日子对他而言简直甜蜜到可悲,仅仅想到他会失去这些的那种噩梦般的景象,他就再也无法入睡了。他的身体状况很好,变得更为强壮,也更为稳定和平衡了,可他的感觉和从前并没有什么不同。这几天来,有件事令他非常难以入眠。好像只要他闭上双眼,开始做梦,他就会不断思念起那位世界之王。
他的思潮重新开始泛滥,这看起来是一次绝好的机会,从在那种正吞噬着他周围一切的混乱之中,去整理出一些头绪来。

当他睁开眼睛后,已经是早晨了,他准备好去加入塔奥和塔基奥,开始他们的工作,只是有一副鲜明的图像,让他沉着冷静的自我产生了严重的动摇。不论什么时候他闭上眼睛,他都能看到他所梦到的最后一件东西,这让他感到了少许的不安。
那是莱,那位Noblesse。
这天剩下的时间非常没有波澜。当然啦,他们有他们找乐子的方法,即便这意味着要听上一堆塔奥愚蠢的笑话和塔基奥关于他的头发的毫不爷们的担心以及枪支打磨的心得。知道那些孩子不会出事,并且会平平安安地度过新的一天——除非Union的间谍和克伦贝尔的追随者的邪恶想法再次威胁而来——总会令M-21感到很欣慰。于是M-21呼了口气,准备结束他的轮班。像往常那样,当允儿再次脸红起来,并甜甜地对他说晚上好,双目中带着某些可以被形容成渴望的东西的时候,他有礼貌地接受了,保持住了自己一贯的冷静。
每次她叫他大叔的时候,塔奥都会无声地窃笑起来,但是塔基奥却注意到了她的窘迫,然后他忽然把他全部的注意力转到了秀伊和赛伊拉的身上,对她们彬彬有礼地微笑了起来。
男孩子们随后也跟了进来,信友和翼汉走在莱和莱基斯的中间,还是那么的吵闹,并且朝这边还看了几眼。
在莱走过来的时候,M-21能够再次体会到那种感觉,那种空灵的气韵爬上了他的身体。他想要无视它,但却是不可能的,因为莱的目光穿透了他的目光,一抹深红的闪光令他浑身都打起了寒颤,让他颤抖起来,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们的目光交汇的时间短到无法想象,可即便如此,M-21依然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体受到的那股冲击。
在他转过身跟上对方离去的影子时,M-21无法否定自己被那种感觉吸引了,他突然想到了当莱在那个夜晚碰触他的面颊,将他真正的力量稍微释放来之时说过的那些话。
M-21无可避免地感到了头疼。
***
这个夜晚和前一个夜晚也没什么不同,M-21希望自己可以找到某种爱好,有效地利用上夜晚的时间。那些想法开始侵袭向他,这个世界充满了残酷,理论上的推测和半真半假的事实混在一起,使得M-21变成了现在这幅荒谬的样子。他再次梦到了那一位,而这一次,他带着满身的冷汗醒了过来,耳朵里也嗡嗡作响,看起来M-21的冷静恐怕要崩溃的比他预想的还要快一些了。
当那件事终于发生的时候,M-21正重新面朝着他屋里有窗户的那面墙,数着在他作为试验体的失败的一生里究竟进行了多少次战斗。某只看不见的手解开了他的衣服,使得他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僵在了床上。他觉得自己好像正置身于梦中,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他让那股高贵的力量渗进他的身体,把他打开,令他接受。再一次地,那只无形而冰凉的手摸上了他的那道伤疤,M-21想要把它挣开,但却失败了。他驱散了关于精神控制的想法,嘲笑着自己无法集中精神。他试着摇了摇头,而在他成功之后,那种感觉又回来了。那些冰冷的接触留下了火焰般的热度。在短短的几分钟内,M-21就开始气喘连连,被迫闭上了双眼,因为他无法给自己找到合理的解释。
有什么人,正在对他做着这种事,让他喘息,颤抖和呻吟,对方将他的双腿分开,充满欲望地掠夺着他的脖子。
不,这不过是他那猖獗的,发烧般的,神智不清的想象罢了。也许他永远都会是一个失败的试验体。他身上的副作用太多了。
那个看不见的存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此刻似乎已经在M-21身上跨坐就位,用甜美到可怕的亲吻折磨着他。随着快[和谐]感的增加,M-21感觉到一只灵巧的手温柔地抚弄起他的下体,快乐的感觉压倒了一切,逼着他伸出了爪子,想要抓住什么,好让自己不在痛苦难耐的情欲中失声尖叫。他无法承受这种感觉,在无形的陌生人的身下化成了一滩春水。那些在他性[和谐]器上的触弄攻势变得越来越强烈,他盲目地耗尽了自己的体力,完全丧失了自身的矜持,之后,随着一声粗重的吐息,他迎来了自己的高潮,发出了近似哀号的声音。
接着睡意就立刻压倒了他。
***
到了早上,当他坐到桌子旁边的时候,塔奥朝他投去了奇怪的目光,而塔基奥只是吃着自己的煎蛋卷。哪里都看不到老板的身影,同样他也没看到莱。
莱基斯和赛伊拉都在,但是双双都很沉默,优雅地闭着他们的嘴巴。
终于,塔奥打破了沉默,面对面地问了他。
他所听到的东西简直令他难以置信。
噩梦?
也许就是噩梦吧,尽管他没有向其他人解释,主要是因为他觉得把他现有的性行为的细节说出来是很不得体的。那是一个错误。也许他应该接受塔基奥的建议,每周在浴室里“照顾”自己一回,那应该能让他的梦境和欲望冷静下来。但是,他并不想分析那种陌生的感觉总会在每一次莱的眼睛对上他的眼睛的时候卷土重来的原因——当然,他们的目光相遇纯粹只是个偶然。
***
这个晚上那件事又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他感知到了对方强大的气韵,由于他是那么的寂寞,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欢迎了它。这会是谁呢?可这个想法刚一在他脑子里冒出来,就立刻消失不见了,因为他的衣服被毫不优雅地扯开了。他看不见的爱人掌控了他们之间的情事,M-21忘记了他周围的一切,释放出心中的野兽,忘记了弗兰克斯坦是多么以他的财产为傲,尤其是M-21房里的那套红木床具和豪华床垫,这两件东西现在正不断地遭受着他的抓挠攻击,因为他不想在那种美妙的感觉中完全迷失自己。
当然,随着夜晚的流逝,对方的行为愈发的大胆,M-21开始把他当做一个魅魔(雄性)了,因为那毫无疑问是一个男人,这是个在前一晚就被证明了的事实。他被对方占有了,而他很享受这种感觉,没有用爪子做出任何反抗,也没有咬住嘴唇压抑住自己充满情欲的声音。
在夜晚就要被太阳驱散的时候,M-21已是精疲力尽,身心满足,怀里抱着的只是一个枕头,他目光呆滞,身体软的就像一滩果冻。他可以厚着脸皮地承认他的喉咙感到有点累了,因为他过度使用了他那条通常都在休眠状态的声带。
***
这个早晨正好是一个漫长周末的开始,M-21洗了个痛快的热水澡,一个小时后,他以一种艰难的脚步迈进了起居室,残留着少许润湿的头发贴在他光滑的脸蛋上。
第一个看向他的人是塞伊拉,她礼貌地向他问了声早安,他也同样礼貌的回答了,努力不让自己去过份留意她绯红色的脸颊。他已经相当习惯了在他面前浮起红晕的女性,但是像她这样的人还是第一次。塔奥和塔基奥双双沉默着,一个假装正在他的笔记本电脑上忙活着,另一个在读着某本无聊的杂志,同时莱基斯亲切地无视了他。
弗兰克斯坦同样也没在看他,他正忙着复查他的一份关于如何泡茶的报告书,的的确确地在忙着。屋内的沉默开始变得很尴尬了。每个人似乎都知道点什么,M-21决定勇敢地忍过这一切,尽可能地圆滑地混过去,这是他从贵族们的行为表现中学到的东西。
在桌子的最远端坐着的是莱,像往常那样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优雅而端庄,看起来完美而宁静。想到对方的样子还是那么平常,M-21便暂时地安下了心。
就在M-21转身想要从柜台里为自己取些食物的时候,一声微弱的抽气声从他的口中漏出,一种极其可怕的疼痛漫过他的腰臀。当然啦,这种事肯定会发生的。他又不会习惯当下面的那个,至少,现在还没,这个下流的想法不知不觉地爬上他的心头。他万分羞耻地走向椅子,是的,在他尽力坐下来时更是疼的要死。他的全身都在酸痛不已。
随着每一分每一秒的流逝,弗兰克斯坦房子里的其他住户落在他身上的眼光就越发明显,他的理智告诉他只要喝他的茶就好了,然而,坐在他左边位置的塔奥的嘴里发出的一句牢骚却让他僵在了座位上。
“啊呀,我昨天晚上基本没睡着。我们似乎有一个非常会出声的邻居啊!”
实际上,M-21本应该冷汗直流并羞愧致死的,如果他还剩下些羞耻心的话,但是他忍下了给蠢事添油加醋的冲动。
时间又过去了几分钟,从始至终,塔奥都在默默地折磨着他的神经。
“M-21,为什么你走路的样子那么可笑?”
当然了,没人是可以阻止塔奥的。M-21专注地盯着自己的茶杯,乞求着它能变成一片汪洋,当场让他溺死在里面。
每个人都停了下来,盯向了他,甚至连弗兰克斯坦也放下了他那及其重要的研究,朝他投来质疑的目光,看起来他准备在自己的脑子里为M-21之所以步履蹒跚穿过房间的原因换上一个新的说法了。
“嘿,是不是昨晚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塔奥招惹他的同时,其他人都屏住了自己的呼吸,等待起他的反应。
M-21抬起头,对于这个下流的暗示恼火地皱起了眉,痛恨自己没能早点掌控住情况。
这简直“棒”得就像是打输了一场战斗那样。
而且敌人还那么机智且无耻。
就在这种沉默变得极其不适,令人透不过气,等等等等的时候,一声瓷杯发出的微弱而清脆的声响支配了这间没有声音的屋子。
莱优雅地把杯子放在一个小小的托盘上,脸上出现了表情,并且看起来有些沮丧。在这个人
罕见地开了口,打破了屋内的沉默之时,每个人都从自己的想入非非中清醒了过来。
“塔奥,我的茶喝完了。”

END


译后感:
我的内心充满了波动只想大喊Y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啊这个莱总,这个莱总简直——!!!这个21也!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喂),比起用词生猛描述直白的车我还真是更喜欢这种调调的www……啊,“一滩春水”的这个翻译我很满意。
[删]……好想听21“非常会出声”的实况啊不知道塔奥录下来没有[删]

喜欢的话请回个复,不管多短也好,原作者很希望能看到译文版的反响。

评论(12)
热度(94)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