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授权翻译】NJP 9: I am the World's Greatest Dad(弗+三人组)

oOTinaOo的作品翻译第十七弹。
正太!塔奥 + 正太!塔基奥 + 正太!21。

翻译声明同Noblesse Joint projects第一章。
Disclaimer is the same as "Noblesse Joint projects, chapter 1".


————————————

原作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8511438/9/Noblesse-Joint-projects
授权书同第十三弹

Noblesse Joint projects  by oOTinaOo with Fleeting Vapor
Chapter 9  I am the World's Greatest Dad!
Noblesse合写工程 第九章:我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爹地!其一



如果你感到困惑的话,请一直读到最后吧 ;)

————

随着弹簧锁被扒拉开的声音,球形的门把手也被扭开了,一道狭窄的光束慢慢地透进了我的房间里,最后照上了我的脸。我把毯子拉过自己的头部,遮住了那道光,希望这动作足以把入侵者给吓跑了。可对方继续走向我的床边,地板在他脚下嘎吱作响,而且比起把我叫醒,他更像是在等着我和他说话,我没有动。我太累了,现在除了睡觉什么也不想做。
“你醒了吗?”
那个声调里带着恐惧,于是我抛开了所有的睡意,他一定有重要的事情找我。我把手从毯子下伸了出来,摸索着打开了床头柜上的台灯。拉下开关后,屋子里充满了令人不爽的光亮。
我用手落回床头柜,寻找起那副似乎想要从我手里溜走的眼镜。最终,最终找到了眼镜,在毯子下把那双镜片架上了鼻梁。之后我才把毯子掀开了足够的高度,从下面探出头来,开始诅咒起自己的自私——因为他看上去马上就要哭了。
“爹地。”塔奥撅着嘴唇,一双眼睛盈满了泪水。“我做了一个噩梦。”
我叹了口气。这不是塔奥第一次站到我的床前,说自己被噩梦给吓醒了,而且我肯定这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塔奥经常会出现在我的床边,说句实话,我怀疑他每次半夜醒来后都会过来一趟。但是这一回,他是真的很害怕,我可以从他的眼神和动作里看出来。不过我不再多想,因为现在这已经成了一套例行公事,把毯子稍微扯开了一些,那个孩子就立刻飞一般地扑倒在我的胸口上。
“放轻松点,塔奥。”
“家里有个怪物!我梦到它就在我的床底下,它想要吃了我,而且……”
我没有回应塔奥的喋喋不休,只是关注着这孩子有没有完全被毯子给盖住。不出五分钟,他就会把自己给累趴下,然后睡过去了。接着我也就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它看上去就像是一条绿色的虫子,可以击——”
“我相信那一定非常吓人,但是你现在不用再担心了。”我翻了个身,背对向他,心想要不要把我的脑袋埋在枕头下面以屏蔽他的吵闹。“睡觉吧。”
“爹地?”
“什么?”
“你的床底下有没有住着什么怪物啊?”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完全是出于兴奋,而不是恐惧。我咧嘴一笑,装出一副恐吓的样子。“它们不敢。”
“你能检查一下吗?”
看来我是没办法快些回去睡觉了。塔奥现在正跪在我的身后,大半个身子都趴在我的肩头。我很惊讶他怎么还没有从床垫上摔下去……目前为止。
“我会去检查一下有没有怪物的,不过之后你就必须要躺下睡觉。”
塔奥欢快地点了点头,看起来对他编给自己听的冒险故事很是乐在其中。当然,我是可以严厉地对他说,别再乱蹦乱跳了,回去好好睡觉。可是我又告诉自己,我至少应该把那副眼镜留在床头柜上的,因为看着这个孩子脸上灿烂的笑容,我根本就无可奈何。
我俯身坐在地板上,把床单拉高,以探查床底下的情况。“毫无疑问,这里是没有怪——”一种低沉的呻吟声从某个黑暗的角落里传了过来。
“那是什么?”塔奥从床边上探出头来,然后他翻了下床,打算和我一起研究个究竟。两颗蓝色的眼珠朝我们两个回望过来,然后眼珠的主人缓缓地朝这边爬了过来。塔奥尖叫起来,爬到了我的背上,敲打起我的肚子。
“从我身上下来”。
“有怪物!”他在我耳边喊道,扭动着身体想要找到一个更好的视角。我的头发此时被他压在了膝盖下面,而且他还把一只手挤到我的脸旁,在地板上使劲地拍打着,指着那个生物。“看到了吗!”
“那是你哥哥。”我用这种姿势下能做到的最优雅的语调开了口。“现在从我身上下来。”
塔奥立刻就遵守了这个命令,不过他只是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对塔基奥咧嘴笑了一笑。
“你在我床底下干什么?”我看着那个男孩,丝毫没有提高自己的音调,把“你在这里已经躺了多久”的问题咽在了肚里。实话说,有了这些孩子,再也没有什么事能让我吃惊了。
“我醒来后很害怕,我想叫醒你来着,但是门开着,我就藏起来了……我能在这儿睡吗?”
我再次为自己的命运叹息起来。今晚有两个小孩要睡在我的床上了。我站了起来,把并不存在的灰尘从我的睡衣上拍了下来。
塔基奥从床底下爬了出来,学着我的样子也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他的身上倒真的全都是灰,即便他是我的小孩,我也因为想到允许他钻进我的毯子里而畏缩了一下。塔奥已经占据了床上的正中间,而塔基奥也在我有机会抗议之前跳到了床上。所以,我这条干净的床单就算是到此为止了。
我叹了口气,随后也躺了上去,不过我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才能忍受的了这种肮脏。他们是我的小孩,我对自己说。每一个父亲都能受的住这样的事的,而我也不能输给他们。我凭借着这种不切实际的对抗意识,才没让自己在塔基奥朝我挪近了几英寸的时候从他身边逃开。
“给我们讲个故事吧。”塔基奥睁大着眼睛说,他的小脸上满是尘土。
“现在可是半夜。”我严肃地训了他一句,不过还是伸手仔细地抹起了塔基奥脸上的脏东西。
好像没能抹去多少,于是塔奥也凑了过来,推开我的手,试着自己来清理塔基奥的脸。结果两个孩子却扭打在了一起,塔奥打算用自己的睡衣袖子给塔基奥擦擦脸,另一个男孩则打算阻止他这么做。
“停手,两个人都停手。”我厉声到,两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塔奥还撅起了嘴巴。“我和你们都必须要睡了,现在。”我命令说。
“可如果你能讲个故事的话,塔奥就会比现在安分多啦。”
“然后我们就可以早点睡着了。”
五秒钟前他们俩差点就打起架来,现在倒站到了同一条战线上面。我家奸诈的小孩子们双双向我露出了期待的笑容,于是我再次妥协了。“好吧,你们听个什么样的故事?”
“我要听恐龙的故事!”塔奥马上喊了出来,身子扭来扭去,把床都给晃动了。
“一条吓人的恐龙以及——”
塔奥迟疑地拽了下我的胳膊。“我想要条善良的恐龙。”
好吧,噩梦的关系。我安慰地点了点头。“一条善良的恐龙,那你想要什么呢,塔基奥?
“我要一条吓人的恐龙!”
怪不得他们会打起来。“没有吓人的恐龙,我不想你们做噩梦。选点别的,塔基奥。”
“那就……那就……一个机器人!”
我好不容易才压下怒视塔基奥的冲动。一个故事里既要有恐龙,还要有机器人,而且还必须要我临时发挥?塔奥热切地点了好几次头,同时塔基奥也慢慢地靠到了他兄弟的身边,躺成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准备好听这个故事了。我叹了口气。
“很久很久之前,有一条年轻的恐龙,他失去了自己家人的行踪,一直在孤独的流浪着。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遇到了一个机器人,他就问他‘你愿意帮我找到我的家……’”
一阵轻柔的敲门声让我停了下来。等我抬头看去时,门缓缓地开了。“睡不着吗?”
“他把我弄醒了。”我最年长的儿子说,他正吃力地抱着我最小的儿子。他看上去很不高兴,但是那副表情在M-21的脸上还挺常见的。这孩子很少会笑。
“好吧,把他给我。”
M-21用胳膊环住莱基斯的肚子,努力把他抱向床边。这对他来说还挺难的,我得说,因为莱基斯足有他的一半那么高,但是他实在是太顽固了,就是不肯开口求助。最后他成功地把莱基斯带到了我的床边,我伸手把这个还在学走路的小孩子迎到了自己的怀里。
“莱基斯,你想听个故事吗?”塔奥爬到我的身上,在我的膝盖上坐了下来,好让自己能和莱基斯来个面对面。“你想听什么样的故事?”
“要个吓人的。”塔基奥边笑边故意刺激塔奥。“因为塔奥是个胆小鬼!”
“我不是!”
“你就是!”
“我不是!”塔奥推了他一下。
“爹地,塔奥打我!”塔奥反过来也推了他一下。
“不,我才没打。是塔基奥打的我!”
“我没打!”
“你打了!”
“别再闹了。”我分开他们,抱着莱基斯躺在了中间,把两人一边塞了一个。“如果你们两个不能和平共处的话,我就不会给你们讲故事了。”
“讲吗!”两个男孩马上用四肢缠住了我的胳膊。
“你要讲什么样的故事?”M-21轻轻地问到,目光紧盯在地板上。
“你也想过来睡吗?”我费力地把自己从塔基奥和塔奥的手里挣脱出来,同时还得稳住坐在我膝盖上的莱基斯的平衡。
“没地方了。”他瞥了我一眼,然后看回地板。“我的个头也太大了。”
他想和我们一起睡,在那短短的抬头一瞥中,我能从他的眼神中看的出来。就算我没看到,
其实他的想法还是很明显,因为M-21并没有离开。如果他想走的话,在莱基斯安稳地躺在我的毯子下的那时候他就会走了。
“这里还有地儿啊。”在我能开口说点什么之前,塔基奥先插了句嘴。塔奥甚至推了推我的肩膀,让我给他的大哥腾出点地方来,留意着不让我压到已经半睡半醒的莱基斯。头一次,我为自家孩子的个性是如此的外向而感到很高兴。想要哄M-21做什么事可是很难的。
当我再次掀开毯子的时候,M-21愣了一下,然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勉强的微笑。
“进来吗,这样好冷的!而且我还想听故事呢。”塔奥边说边把他的哥哥拽上了床,塞进了毯子里。我调整了一会儿位置,找到了一个即舒服,同时也能保持睡着了的莱基斯的安全的姿势。在这样坐稳后,我便开始讲起了故事,洗后没过多久,我们都睡着了。


我孤独地醒了过来。孩子们都不在了,我躺在床上,听着他们属于成年人的声音从走廊上传来。他们不是孩子。他们从来都不曾是孩子。我难以置信地摇了摇自己的头。我可不像是会做出这么生动的梦境的人,也许我应该停止管他们叫“我的孩子”了。

END


译后感:

梦境里的弗兰的洁癖和父爱互相角力的好辛苦啊2333,双塔这两个超级无敌熊孩子啊翻着我都替弗兰感到心累……
但是这里的M-21好懂事,真的好懂事!有他一个我就觉得这梦就回本了?


喜欢的话请回个复,不管多短也好,原作者很希望能看到译文版的反响。

评论
热度(29)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