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授权翻译】Their Worst Day(弗兰克斯坦+三人组)

Noblesse00的作品翻译第一弹。
三人组你们好惨啊2333333

翻译声明:
Their Worst Day是一篇Noblesse的同人小说,原作者是Noblesse00。这篇翻译得到了作者的授权允许,本人没有任何从翻译这篇同人创作的过程中获利的意味。
Disclaimer: "Their Worst Day" is a Noblesse Fanfiction which written by Noblesse00. This translation has the authority of it's author. No profit is meant from the translating of this fanfiction.

作者的FF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u/8420561/

————————————

原作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12213851/1/Their-Worst-Day
授权书如下


Their Worst Day   by Noblesse00
最倒霉的一天



[斜]超级感谢了不起的madameazzure帮我预览了这篇文,使得它确定了最终的样子。此文是写给mayumi-ako举办的Noblese万圣节活动的。[斜]

————

“弗兰肯斯坦。”M-21犹豫着开了口。“如果我告诉你,我不小心划坏了厨房的墙面,而且还打破了几个盘子,是因为塔奥绊了下我……”
他的话说到一半消失了,因为他抬头偷看了一眼弗兰克斯坦;弗兰克斯坦盯着他看的样子很不对劲儿。这是种疯狂又熟悉的目光,M-21不太明白其中的含义,然而那也肯定让他足以不安到无法继续说下去了。“那些盘子,”他想为自己辩解一下,那些正在凝望着他的目光实在是太强烈了。
“别管你盘子或墙面的事了,先管管你的[斜]衣着[斜]吧。”回答他的声音又平淡又冷静,配上弗兰克斯坦那种错乱的神情就显的更加古怪了。
“我的……什么?”[斜]啊[斜]?
“听着,M-21,”弗兰克斯坦叹了口气,用一只手按上了自己的鼻梁。“因为你的父母没有教过你最基本的礼貌,于是这个重任就不很幸地落在我的身上了。”
“……抱歉?”M-21被他的这种腔调给惊呆了,感到怒火已经窜了上来。
“我们[斜]女人[斜]中的某些人对[斜]某些事[斜]是很容易绷紧神经的。”
“哈啊?”M-21眨了眨眼;他听错了吗?等等,弗兰克斯坦刚才对他忽闪了一下眼睫毛?他一定是产生了幻觉。
“如果你想抓住[斜]一切[斜]机会来[斜]炫耀[斜]你这具健康的身体,以及那些非常完美的腹肌的话,”弗兰克斯坦粗暴地冲着他赤裸的胸膛和腹部挥了下手,并且还忽快忽慢地踱起了步子。“我下次可就没办法拒绝对你出手了。你是[斜]打算[斜]要勾引我吗?”在这通音调高亢到古怪的言论之后,弗兰克斯坦似乎显得很是恼火,看上去一副很是委屈的样子。
“……”通常很能尖酸刻薄的某个人此刻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弗兰克斯坦似乎对他的这种反应完全不为所动。
“好,好的,”M-21挤出了几个音节,避开了对方的眼睛,愤怒已经化作了惊愕的茫然。他的狼人本能开始注意到弗兰克斯坦的气韵比平时更加明显,更加黑暗了。于是,M-21知道是时候逃跑了——要不然也他活不到今天。
“这场谈话让我觉得不太舒服。”他试图离开自己的座位,弗兰克斯坦实在是靠的太近了。
“[斜]坐,下[斜]。”
M-21脸都白了,不过在暴露出更多的软弱之前,他及时控制住了他自己,乖乖地遵从了这两个字的指示。尽管他的心中正在酝酿着一场微型的恐慌风暴,但是M-21也不是白白当上Union的特工的。他那双训练有素的眼睛没有看错弗兰克斯坦正以一种——他敢断言说他敢断言说是一种[斜]女性化[斜]的姿势站着:身体斜向一边,用一只手撑在臀部上。       
在这种已经非常离奇的情况中,最离奇的就是,弗兰肯斯坦看上去越来越可怜了。M-21才是那个应该忧伤的人,所以为什么会是弗兰克斯坦啊?
“呃,”M-21清了清自己的嗓子,想要甩开喉咙中那种因紧张而造成的哽咽感,缓缓地挪向了某个唯一可以挽救他的东西:一件被丢在旁边的白色衬衫。他一把抓住那件衬衫,迅速地将它套在了身上,而在整个过程中,弗兰克斯坦只是死死盯着他,看上去就要哭了。
让弗兰克斯坦为了他没穿衬衫的样子而泪流满面可是M-21这辈子都不想看到的场景,所以连他的话都全部变得前言不搭后语的了:
“我明白了。让我离开这里,找件上衣穿上成吗。看啊,我已经把那件衬衫给换上了。”他重重地拍了下胸口,将衬衣的扣子一直系到喉咙上。M-21不在乎最上面的那颗按钮会不会让把他差点憋死。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只想把自己从头到脚都给扣起来。
“那么,我就要走出这扇门了,”他慢慢地站了起来,“回到我的房间里,”接着向后迈了一小下,“打开我的衣柜,把所有能放的东西都放到里面去。”他向后退了大大的一步,站到了实验室的门边。“那样就可以了吧,是不是?”他小心翼翼地将双手举在身前,似乎想要做好准备,以免遭到弗兰克斯坦的突然袭击。
弗兰克斯坦站在原地,用充满偏见的目光打量着他这些可笑的举动。

[斜]谢谢他妈的老天爷。这一次他并没有叫住他。[斜]

M-21所做的只是又迈了一步,然后在看起来委屈不已的金发人面前转过身,待到实验室的大门在他背后一关上,就飞一般地逃离了现场。

‘[斜]这究竟是怎么个要他妈的命的状况?[斜]'

“哦,嘿,21,你为什么跑成这样?”塔奥在走廊中途截住了他。“看上去就像老板冲着你把他的暗魂矛枪给放出来了似得,哈哈哈。”他笑了起来。
“没错!”M-21回答到,试图让自己能重新喘上口气。
“什么?”随后走过来的塔基奥惊讶地问到。
“暗魂矛枪,它出来了,“M-21急冲冲地说着。“它占据了主控权。”
“哈啊?”
“它还是个女的。”
“好吧,老板不总是叫它是‘他的疯狂情人’吗。”塔奥半开玩笑地表示。
“我觉得它[斜]看上[斜]我了。”M-21痛苦无比地说完了这句话,不禁呻吟了一声,用一只手恼火地捂住了双眼,想要藏住这种荒唐的事情在他心里造成的那份窘迫。
“哦~ M-21~”弗兰肯斯坦吟唱般的声音从他们背后响了起来。
仅仅在心脏跳动一次的瞬间内,M-21就已经逃到了走廊的另一头上,塔奥和塔基奥甚至都没来得及弄情况。他们从来都不知道这家伙的速度已经提升了这么多了。
“啊,塔基奥,”科学家注意到了他们二人。
“是,先生?”塔基奥小心地回答到,发现房主走路和说话的方式和他们熟知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
“哦,叫我女士,你难道不懂礼貌吗!?“弗兰克斯坦非难地呵斥到,随后又很是轻蔑地挥了下手。“我想要问问你,你是做了什么才能让你的头发能如此柔软和柔滑的?我们从来就没有在你的头皮上做过什么实验么?麻烦和我来趟实验室吧。”他侧身一转,让出了一条路来,邀请着塔基奥进入那扇望上去突然就变得令人生畏的实验室大门。
塔基奥看起来就要被吓死了。
然后一根手指指向了电脑天才,“哦,塔奥,还有你。”
“[斜]呃[斜],”塔奥应了一声,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你来告诉我最新最近的所有流行趋势。自从我上次出来已经过了有段时间了,那些封印可真是[斜]恶劣[斜]!”弗兰克斯坦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同时还不耐烦地摆弄着自己的头发造型,那样子简直就像是某些60年代的超级明星。
塔奥和塔基奥交换了一个震惊的表情。
这可[斜]不是[斜]他们想象中的暗魂矛枪的样子。
“嗯——,”塔奥清了清嗓子,试着找回了自己的部分理智。“当然了……[斜]女士[斜]。”他有点噎住了。“请您走这边。”他领着暗魂矛枪小姐去了实验室,同时对塔基奥做了个【去请莱杰罗大人,越快越好】的手势。
而在弗兰克斯坦的躯壳之下,弗兰克斯坦的本尊则呻吟了一声。
找谁不好,非要找主人吗!

‘[斜]把我的身体还给我,你这个婊子。[斜]’

END


译后感:
哈哈哈哈哈哈弗兰克斯坦你、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暗魂矛枪小姐哈哈哈哈哈哈!!!!!
双塔你们要惨了,而21你好他汪的惨啊哈哈哈哈哈哈!!!!!!!暗矛x21 is rio(


喜欢的话请回个复,不管多短也好,原作者很希望能看到译文版的反响。

评论(11)
热度(63)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