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Fate Grand/Order】最完美男友及其他(阿拉什x奥兹曼迪亚斯)

一个脑洞的扩展。人设和相关事件经不起逻辑性的推敲,反正我只有这种程度……绝非是持有什么不好的意思,而是觉得“她应该是他搭档”而写到了某位角色的。

————

阿拉什·卡曼戈是最完美的男朋友。

第一次他们相遇在一间新开的画廊。奥兹曼迪亚斯隐瞒了自己作为资助方的身份,独自前去观赏。在一副有关星空的抽象画前,他见到了穿着套头衫的黑发青年。对方的几句感叹暴露了他完全是个外行,但感知力和洞察力却敏锐得惊人。俩人相谈甚欢,尽兴而散。
第二次他们相遇在中央公园,将尼托克丽丝和她的女伴送去机场的年轻总裁想要顺便散散心,却在游乐区瞥到了似曾相识的影子。青年拉开弓弦的姿势专业,神态严肃,仿佛对面不是气球而是敌人的头颅;为女孩送上玩具时露出的笑容却衬得早春的空气也温柔了起来。
第十五次他们相遇在约好的酒吧里,暧昧的灯光掩饰不住弓箭教师因酒精泛红的面颊,棕发人看着他那副想要接近却犹豫着的神情,吻了上去。
奥兹曼迪亚斯始终对那个吻非常得意,说那是他亲过的最迷人的嘴唇。但阿拉什身上有哪点是不迷人的呢?他有着无可挑剔的高贵品德,兼容并包的善良心肠,体魄强健到宛如复活成血肉的古典塑像,对弓箭的操控也对得起他那个承自神话的名字。浓黑的头发又细又软,而盛满了夜色的眼睛就像是能看透奥兹曼迪亚斯的每个想法似的,总是能用最合适的话语和行动让他心满意足——就连那些由于两人个性差异所致的,会有摩擦的部分,其实也很符合人的心意。
余正是从这片夜色里摘下了你这颗最完美的星星啊。
某日的缠绵后,奥兹曼迪亚斯捧着阿拉什的脸如是说,这不是他第一次赞美自己的恋人,也不是最后一次。被夸奖的人只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低下头再次亲吻那沾了汗珠的挺拔鼻尖。

第二天阿拉什赖了床,奥兹曼迪亚斯按照昨晚的约定做起了早饭。在培根的香气飘来前,阿拉什的手机就亮了,他点开短信,眼睛瞪大了一瞬,随后翻身下了床。他来到厨房,靠近毫无防备的奥兹曼迪亚斯的后背,用左手挽住衬衫下的腰,用牙齿和嘴唇在褐色的脖颈上慢慢磨蹭。
奥兹曼迪亚斯转头看他,挑起嘴角。“你终于……
“接到要杀掉余的命令了吗?”
阿拉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外,却并不惊讶。“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他叹了口气,藏着小刀的右手依然藏在身后。


阿拉什·卡曼戈是最完美的处理人。

他十三岁被人带离了祖国,十八岁已经在业界取得了名号,二十三岁退出了战场,迈入了另一个弹轨更为隐秘的地方。他不重视金钱,也不追求名誉,只是依据自身的信念决定应当接受的委托,从找回一只失踪的宠物,到摧毁一个帮派的脉络。
这个男人是这个跨国集团的继承人,红发的中介人对他说明着,虽然现在只运营着一个子公司,不过不出三年他必定会进入集团高层,再过几年,就能接过其父亲的位置,将集团彻底变成垄断的帝国,手握数百万人甚至诸多小国的命脉。所以,得益者倒是会很多……只是,现在就动手也未免太早?她有些疑惑。
阿拉什只是笑笑,放下手里的资料。不仅是兽群之间的争夺和角力。他从字里行间还看到了雇主更为隐秘的欲望。你的眼睛能看透人心,赐予了他一切的女性对他说过。这不是夸大也不是幻想,人类的本心隐藏在最微小的表情和言语之下,能捕捉到一瞬,就能抓住真实。
不过雇主的私欲无关紧要。他只是决定去阻止太阳的升起。
那一天,他用左眼品味着那幅画,右眼看着目标走近……友人也罢,恋人也好,那颗璀璨的恒星按照预想的轨迹坠入了黑色的引力场。


“余开始的确被你骗到了。”金瞳里毫无惧色。
“但余的眼睛能看到的事情也不会少。你以为余为何喜欢叫你勇者?”一只手握住阿拉什搂在他腰上的手,用指尖肆意磨蹭过那只手上的箭茧。“你是踏着火与血也要完成自己应尽之事的人,余看中你不是因为你那些有意的迎合,而是因为你就是这样的人。你能装成山羊,骨子里还是狮子。”
阿拉什再次叹了口气,沉重地。他把对方搂得更紧,右手挪到了身侧。“你总是让我很意外,也很为难啊……拉,美,斯。”
棕发人看着他那副毫无犹豫的神情,吻了上去。
他的舌尖侵入他的口腔。
他的刀尖刺入他的内脏。

……
……

阿拉什·卡曼戈是最完美的邻家哥哥。

他个性爽朗,为人亲和,不拘泥礼数,也不会让任何人觉得彼此间的距离太过冒犯。每当有人遇到困难时,他都会及时伸出援手。男性夸他能干,女性夸他帅气。老年人总是用最和蔼的目光注视着他,用茶点答谢他的帮忙。小孩子们喜欢围着他转,向他赠送他们喜欢的糖果和丝带。就连嘴上从不啃饶人的高中女生也会被他的笑脸击败,面颊通红却发不出一点坏脾气来。
在他第五次帮对面的女孩救下那只猫的时候,眼前出现了意外的故人。
我已经不干那边的事了,艾尔莎。他给红发的女子倒上冰好的啤酒,是两人都喜欢的牌子,还有一盘香酥鹰嘴豆。
曾经的中介人豪气地饮掉半杯啤酒,然后将一张小纸条推到他眼前,去看看吧,她对他认真地说,我觉得这次可能不是什么坏事。

纸条上的地址是家疗养院。出门前阿拉什本来选了套正规的衣服,定了束漂亮的花。只是在推开那扇房门时,他还是穿着那件朴素的套头衫,双手空空。
卧床上的人有着他熟悉的褐肤金瞳,深棕色的头发留长了一些,整个人瘦了许多——两年前他看着这具身体倒在血泊里,拽起了身体主人五分钟前还握着锅柄的左手,按下了紧急呼救的按钮。之后他向雇主报告说因为遭到突发的干扰,无法确认目标的死亡,推掉了一半的补款;第二天看到对方陷入昏迷的消息。
“你来了啊,勇者。”男人血气虚弱,但仪态未变。
“我来了。”阿拉什走到病床边,在床沿上坐下,捧起他的手指细细亲吻过去,自然地仿佛那个早上的亲密的延续,中间丝毫没有隔着741天的时光和一把雪亮的小刀。
奥兹曼迪亚斯等着他吻完小拇指的最后一节。“决定成为余的人了?”语气带着问号,口吻却是毫无质疑的肯定。
“啊呀,”阿拉什笑了。“从你说破我的心的那一天,从我放开你的手的那一刻,我不就已经彻底是你的人了吗。”好看的黑眼睛眯了起来,却挡不住眼皮下流露出的感情。“我现在任你差遣了,我的,法老。”


——END——


一点额外的说明:
两年前的阿拉什在攻略拉二对拉二产生了爱意。他总是看破别人,在换做他自己被看破的那一刻,就更加确认了自己的心意……但不论爱还是被爱,他都会履行自己的责任。两人对此都心知肚明:拉二知道自己必定会挨下那一刀,阿拉什会认真地去杀他,他的生死纯粹看运气。
那一刀之后,阿拉什的任务完成,他和那个雇主就再无关联。他将会属于他。
拉二被捅后昏迷了一年X个月才醒来没多久。之后就是情侣复合(哎不对他们根本就没分手)联手再起商业大战blahblah

评论(2)
热度(125)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