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Fate】阿拉什先生,去相亲吧(阿拉什x奥兹曼迪亚斯,ALTER版)

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鬼。
比起FGO更像苍银。可能带点弓剑弓。 

————

“阿拉什先生,去相亲吧。”沙条爱歌说。
此时Archer已经成型了有一段时间,这是他在这里第一次听到她叫他的名字。
【一段时间】有多久并不重要,可能是十个小时,是十天,或者是十个月。【这里】是哪里也不重要,圣杯的底部,黑泥的深处,此刻也只是所普通的少女心泛滥的房间:墙壁上贴着骑士王的大幅照片,电视屏幕上映着的都是透过他人之眼所见的苍银之骑士的作战风采。
而【他的名字】就更加无关紧要了。
只有【她】是最重要的,是唯一的,是不可抗拒的。
于是弓兵明知故问地接了话。“为什么?”
白皙的脸蛋上顿时泛起一片兴奋的红晕。“因为你一生都没有恋爱过啊?肉体崩毁时的滋味怎能和心脏被撕开的甜美相比……”少女垫着脚在床上转了两圈,染着血的翠色裙子飘飘忽忽。“无论人有着怎么样的光芒,也应当成为爱情的俘虏。何况你已经是落下的流星了。”是注定了未来的石头。“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去相亲。”她说的如此中肯,好像她的出发点确实和此时屏幕上骑士王朝某位弓兵同盟者投来的诚恳视线毫无关系似的。
Archer点点头。他其实没有否决权,但总要配合喰世女神的小小嗜好。

所以下一秒他坐进了一间和室,和室中间是张桌子,桌子的对面是紫发的女武神,女武神的面前是茶杯。“相亲吗……真是,十分令人困扰啊。”Lancer轻轻地歪过头,脖上小瓶中的药液是污秽的,紫色而美丽的眼睛是空洞的。“我该怎么做呢,齐格鲁德?”
Archer同样感到了困扰。两个Saber的“关心者”的碰面,这是一石二鸟吗?然而他和她们还是有点不同的。她的眼睛只能看到齐格鲁德,她的眼睛只能看到白马王子,他的眼睛见过的是亚瑟·潘德拉贡。然而这点不同对现况并无助力。他只得去回忆自己,不,过去的他,最近一次同女性相处的场面。他想起清澈的啤酒,还有清澈的笑容。“先喝茶吧。”这是个笨拙到足以放进搞笑电影里的回答,在这张桌上却成了暂时的最佳结论。
二人喝空了两壶茶水,第三壶被一只带着手套的手续上了新的液体。黑色的手套。不是所有金发碧眼的英国男人都能叫亚瑟的,也不是所有Berserker都能这么安静的。“味道怎么样?”桌子对面的人无比绅士地问他。Archer抿了一口,酒水比茶水更中他的意,同样的,杀戮渴望比相视无语更适合此处的空气。光靠眼镜是没办法伪装成别人的。在对方掏出刀前,Archer先用箭头将那个意图发出狂笑的喉咙扎了个通透,粉碎了那根会很烦人的声带,望着黑泥无声无息的渗进榻榻米的缝隙……和身材娇小的女性的投影融在了一起。
吸收了黑泥的影子迅速地扩大了,吞没了浅色的榻榻米和墙壁,将一切染成了黑和灰,每一平方厘米上都泛着致死的剧毒。“Master叫我来的。”Assassin看着他,褐色的肌肤上映着不知从何处照进来的微光。“她说你在寻求伴侣。”
“我没有寻求的东西。”Archer将杯中最后的那点毒液一饮而尽。
“Master是不会骗人的。”Assassin推开隔扇,外面是日式的庭院,天空的月亮是纱条爱歌的眼睛。“如果你寻求的不是我们,”她领着他来到水池边。“那么……”
“……也许有别的什么更适合你。一只手撩了下落在肩头的黑色长发,Caster将池子最中心的那朵睡莲指给他看。“你将他人对自己的欲望总是看的一清二楚,了然于心,却很少凝视自己的私欲。但是现在你已经不属于你自己,你属于我们的新主人。她决定把热烈的爱情恩赐予你,你就应该欣然接受。”
睡莲在黑水的中间浮起来,Archer看到一双握住花茎的手,接着是手臂,头部,其余的躯体。此刻月亮下又只有他一人了。他涉水走了过去,将那具身体捞进了怀里。空洞的眼睛,安静的声带。褐色的肌肤,黑色的长发。
“Rider.”Archer说。
他怀里的东西一动不动。
“Rider.”他再次叫他,用双眼肆无忌惮地将那个的内在全部扫了一遍,他看到难以描述的折辱和折磨,庞大的痛苦足以将沙漠烤成玻璃之海,但那不过是些遗留。这里唯有一具泥塑的空壳,里面的光辉和热量都被抽走了,仅剩下纯粹的破坏性的力量。只要往里面注入一点点需求,哪怕是忽略私欲如阿拉什·卡曼戈这样的人的一点点需求,就能溢满对方的全部。“看我。”
暗金色的眼珠向他转过来,眨了眨眼皮。
“是我,Archer.”
“Archer……”男人回应他的同时,那朵指缝间的睡莲迅速枯萎地了下去;另外的花朵在Archer心中绽开了。他感到喜悦,期盼,激动和其他不可细说的欲望从心脏流动到周身的血脉。根源皇女说的没错,无论人有着怎么样的光芒,也应当成为爱情的俘虏。何况那个人已经是漆黑的太阳了。是丧失了过去的火焰。

“阿拉什先生,去相亲吧。”沙条爱歌说。
被叫到名字的人将视线从未来挪到现在,凝视着那从火焰的一瞬也是永久,他的视网膜几乎被烤的火热。
Archer点点头。他笑了。


——END——

这玩意的码字动机是:我不就只会写谁谁谁的黑眼睛谁谁的肤色发色吗,都是空壳子,那就写个空壳子好了(

评论(4)
热度(72)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