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放点冷或者其实不是太冷的东西好啦

【Fate/Grand Order】但那个可不是铁人啊!(阿拉什x奥兹曼迪亚斯)

前言:
那双眼睛有时也不会有奇妙的预见的某位弓兵祸从口出的故事。
是篇蠢文,自迦系列,御主阿宅警告。OOC不可免。

————————

正文:

阿拉什·卡曼戈有个不太为人知的固执点,那就是他对许多现代的事物都习惯冠上自己习惯的称呼,比如把摩托称为铁马,将列车唤做铁龙。这有一种古朴的可爱,于是除了少数几个认真的家伙以外,没人想要费心去指正他的口癖。
但是就在那一天,他路过了公共休息区,看着从活动摸鱼回来歇息的御主神情微妙地盯着大屏幕,屏幕上的飞行器在呼啸间变成了巨大的人形。“啊,Master,”他随口打了个招呼。“你又在看那个铁人的预告片啊。”令他意外的是,御主打了个颤,然后站起身,径直朝他走来。
“你,刚才,说了什么。”她的脸黑得堪比时代晚于他数百年的那位波斯之主。
“预告片?这个词我应该没发错音吧。”阿拉什眨了眨眼。
“不不不不不,你刚才说了铁人,是铁人吧!”御主指向大屏幕。“那个是变○金刚好吗!虽然的确是金属的,也有人形,但那个可不是铁人啊!NOT IRON MAN!DEFINITELY NOT!!!”她甚至飙出了两句纯正的英文。
这种突发的气愤让弓兵楞了一愣。趁着这个短暂的空隙,御主从手机上翻出一张图举到了他的面前。“这个是什么?”
阿拉什看着那个红白蓝的物体。“……变○金刚?”
红发人哼了一声。“不对,是高○。”她拽上那条比她结实上好几倍的胳膊,拉着人就往管制室的方向走去。“啊,真是要命,我们得在秋叶原好好谈谈,我绝对要给你明确一下战甲,萝卜,机械生命体这三者之间的区别,我最受不了那些随便乱喊铁人和高○的家伙了……”
“哎?可我还要去周回……”
“周什么回啦,你羁绊早满了。就让英雄王在外面尽情地锻炼肺活量吧!”
随着声音的淡去,休息室里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真是不幸啊~”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花之魔术师轻快地喝了口水果茶。“正好在御主嘟囔着‘红书记组织的午餐就这么泡汤了’时撞到了枪口上……嗯,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他笑着看向接过新的任务布置的紫发女孩。
玛修摇了摇头。“不是,只是御主说了也叫您去加班……”

###

亚瑟关怀地端来一杯水。“后来怎么样了?”
阿拉什靠在椅背上,一副心很累的模样。“Master带着我跑了九家店,指着每一个塑料小人,讲了六个小时,从铁人28号——啊此铁人非彼铁人,托她的福我这里多了不少词。”他指了指脑袋。“讲到超级○器人大战,从孩○宝讲到漫○。然后还趴在反○克装甲的橱窗外眼泪汪汪地表示如果不是她的钱被法老小哥和你骗光光的话她早就能买回来一个了……最后被达芬奇强叫回来时还在和店主论战机娘的重点是机还是娘。”
“我一个字也听不懂。”亚瑟坦率地说。“听来你这是祸从口出啊,对你来说这可真是难得。”
“我也没神奇到能猜到每个人的心思。”阿拉什喝干半杯水。“比如刚才看着这边的这位Caster的姐姐在想些什么,我可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哦。”
“啊啦,果然被你注意到了,不愧是千里眼的弓兵。”角落里的美狄亚掀开罩袍,不紧不慢地来到两人身边。“男性的Saber啊,真是无趣。”在经过苍银的骑士时,她略带嫌弃说了一句,金发的帅哥只能回以苦笑。
“我对御主带你去的地方很感兴趣呢,那里有很多好东西吧?”她问到。
“对啊,魔女的姐姐也喜欢那些小人呢。”
“那叫模型。”
“御主带我看了很多她中意的机器人,挺帅气的,不过做着各种姿势的漂亮女孩的模型更多一些。”
“那叫Figure。”
“有一个很像阿尔托莉雅小姐的Figure,不过没有上色……”
“那个是GARAGE KIT。”
阿拉什面对眼神越发犀利起来的美狄亚,叹了声气。“抱歉。”
“唉,真是的,你完全没有从御主那里学到任何东西啊。”希腊魔女叹了更深的一口气。“你明天有空吗?”面对波斯勇者的眼神,她翘起了一点嘴角。“难道你觉得我的工房还不如现世的娱乐之地?或者是你是想拒绝一位女士的邀请?除非你和法老王有约在先。不过我记得他还在活动特异点没回来?”
在得到满意的答案后,美狄亚最终欣然离去了。
亚瑟拍了拍阿拉什的肩膀,对方的身体比几分钟前沉得更低了些。“加油啊。”

###

“听说你对美少女手办感兴趣?”
在被御主拉去秋叶原的第92个小时后,一位Rider堂而皇之地坐到了他的身边。
阿拉什差点要把嘴里的麦片粥喷出来,对面的比利小子见状飞快地端着碗闪了人。但他最终还是平安地咽下了布狄卡和玉藻猫精心酿造的早餐,把头稍稍偏向了和他不算太熟悉的海盗船长所在位置的相反方向。“我不是,我没有。”
“别装了哦?在下可是听说美狄亚把她的收藏都给你看过了。”黑胡子对他挤眉弄眼。“那可是那个美狄亚哦~!在下无数次虚心向她求教却被拒之门外的小气鬼美狄亚哦~!她能给你看,就说明你一定是她认同的美少女手办同好了。”
阿拉什摇起头来。“不。”他坚定地说。“我还是更欣赏活生生的女性。”
黑胡子白了他一眼。“但是你和法老不是早就热烈出柜了吗。”
阿拉什的语气更为坚定。“如果法老小哥变成女性我也一样会爱她的。”
黑胡子重重拍上他的后背。“你真的很有潜质啊,卡曼戈氏!竟然无师自通了女体化的好处!在下跟你讲,最近那个新番XXXXXXXX里的XX酱啊长得真像性转后的你家那位……的减了五岁的版本,是个黑皮小甜心呢~ 哎呀,很有希望成为在下的新老婆呢呼呼呼……”
“我倒是觉得XXX亲更适合当老婆呢,美乳万岁。”御主突然出现在俩人背后,同时用熟练地将嚷着“安珍大人清姬才是你的妻子呀”贴过来的和服女子安置在另一张饭桌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她嘴里塞了一根长条面包,再将另一根递给桌角边蹲着的静谧哈桑,再坐到了黑胡子旁边的椅子上。“要来论破下吗?”
“哦呀哦呀,御主如此干劲十足,那在下岂能轻易认输啊!”黑胡子的目标马上转移了。
趁着这个功夫,黑发青年飞快地扒光了剩余的早餐,悄然脱了身——他立刻就注意到了御主在背后对他做出的手势,以及眼神中散发出的那份【既然一起逛了秋叶原,那我们就是战友了,我来替你掩护!】的热烈情谊。
不过说起来,拉他下水的第一人不也正是她吗(

###

“不过轻易被拉下水也是不太像话啊。”阿拉什走在走廊上,抓着头发,半是反省。倒不是因为他无法抗拒御主和美狄亚的邀请。他有很多拒绝的法子,但要说答应的理由……那就是,这几天,总是需要他拿出时间陪伴的那个人,暂时不在的缘故吧?
事实上,奥兹曼迪亚斯在前一日已经回到了伽勒底,毕竟御主也只想带了同样满绊的他去“告诉茨木酱到底谁的笑声比较好听!”,打了几次高伤害就罢了手。不过,他却罕见地没有在第一时间出现在弓兵的面前,只是叫尼托克丽丝传了句话,说是在忙……阿拉什抬起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奥兹曼迪亚斯的房前,但门后的魔力波动表示此处没有连着大神殿的模拟器,他要找的人并不在。“还在忙吗?”既然如此,就先去找点别的事干吧。
在帮玉藻猫搅拌好了今天所需的所有鸡蛋并成功地劝阻高文搅拌出一周内也吃不完的土豆泥后,青年打开了自己的房门,然后,僵在了原地。
俊朗的面容,威严的气场,英武的坐姿,在人造光线下依然映照出太阳光芒的完美躯干,头戴着上下埃及的王冠,手握着试行神权的权杖,穿戴着彰显地位的胡须。这就是第十八代王朝的第三任法老,神王·拉美西斯二世的……等身雕像?不,准确说是一点五比一。
“怎么样?”神王本人坐在他的床上,姿态远比英武两字少去许多正形。“余的杰作如何?”
“你是怎么……”阿拉什停下来。【法老在大地上没有不可能!】这句语音自动在他脑子里播放了三遍,完美地解释了有关搬运工作的一切原理。“这是法老小哥你自己做的?”一双好耳朵助他敏锐地捕捉到了对方在某个物主代词上的重音。
“哈哈哈哈!正是如此!”奥兹曼迪亚斯跳起来,绕着自己的塑像走了半圈,站到了阿拉什的身边。“余可是建筑王,虽然生前未曾亲手触及过泥灰和土石,但是这根本算不得什么问题!余的手艺如此完美,恐怕连黄金的看了都会起了将其收入囊中之心吧——余是不会给他机会的。”金色双眼含着笑望向弓箭手。“因为这是余赠给你的啊!勇者!”
“给我的啊。”第一眼的预感果然成了真。阿拉什走近两步仔细端详。塑像的脸和他熟悉的奥兹曼迪亚斯不似却又相似,他摸过挺拔的鼻梁和深邃的眼窝,触摸着那些被封锁在石头里的成熟与稳重,但同时,却又少了些什么“说起来为什么要给我这个啊?最近有什么节日么?”
法老王啧了一声。“你最近不是对所谓的模型挺感兴趣吗?”
波斯人顿时做出了举手求饶的姿势。“放过我吧,法老小哥!我真的只是被御主和魔女的姐姐拉去看了些新鲜的东西而已!”
“这点余当然清楚。”奥兹曼迪亚斯凑到他跟前,玩味地盯着他。“但是比起那些铁块人和美少女,余的作品绝对是最棒的吧?因为原型可是这个余,万王之王本身啊!而且材料的持久性更好,制作的精细度更高……尺寸也更大,”他顿了顿。“可是一点五比一啊。”
看着那张脸上的神情,阿拉什轻轻地笑了。“是啊,非常棒呢!这下我就有了自己专属的法老小哥啦,改天或许可以炫耀给御主和魔女的姐姐看……不过啊,我倒不觉得这个是最棒的啊。”
奥兹曼迪亚斯皱起眉。“你莫非真看上了哪个塑料美少女?”
“怎么会呢,”黑发人伸手按上棕色发丝下的额头,对方默许了他抚平那双眼眉的“不敬”动作。“我只是想起来,魔女的姐姐其实说过,再好的模型也没办法百分百还原角色原本的可爱之处……所以对我来说,最棒的就只能是法老小哥你本人了啊。”
“不愧是余的勇者!石头的造物怎么能比得过法老本人的光辉啊!!!”奥兹曼迪亚斯回应得坦然而干脆,但是在阿拉什指尖触摸下的皮肤却微热了几分。阿拉什顺势弯下腰,迎着他的法老期待的目光,将两人的嘴唇越靠越近。
“……”
“……”
“……被小哥你的雕像盯着看接吻的感觉有点怪啊。”
“嗯姆,这么说来能天天被一屋子假人围观的家伙也是勇气可嘉吧。”

###

又一天,亚瑟·潘德拉贡,路过了公共休息区,看到御主夹在他熟悉的弓兵和骑兵之间,神情愉快地盯着大屏幕,屏幕上穿着奇特装备的主角一脚踢倒了一个凶神恶煞的敌人。“哎呀。Rider竟然也爱看来○啊。”他打趣到。
令他意外的是,御主打了个颤,然后……并没有站起身,而是看着他笑了。幸灾乐祸的那种。
“圣剑使,你刚才说了什么。”发话的是奥兹曼迪亚斯。
“……说你在看假○骑士?”剑兵立刻改口成了更专业的词汇,但他也很清楚,自己已经是祸从口出了。这个判断随即在听到御主于一边煽风点火地说着“那个是手里剑○队忍忍者,○队和来○是不一样的,和来○!”时得到了彻底的印证。
“啊,好的……我会加油的。”看着阿拉什朝自己投来的激励的目光,亚瑟沉痛地说。


——END——



后记:
红书记那段懂得的小伙伴自然会懂的(
拉二看战队是因为日服万圣三期揭露这位法老喜欢上了ニチアサ(日朝),也就是朝日电视台周日早晨放映的动画片和特摄番组。而六章舞台剧的阿拉什的演员西村出演过手里剑战队于是就拿来用了(不过手里剑的TV版15年已经完结了)

有关女体(并不)那段:
友:哈哈哈哈说得好像黑胡子见过(拉二女体)一样。
我:黑胡子,一个在脑内自动给所有男性从者做好了女体人设的了不起的男人。

评论(12)
热度(145)

© 1109的1109 | Powered by LOFTER